中共軍委徹底收權 人大常委會修訂武警法(圖)


2020年4月26日,中國武警部隊司令王寧向中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作《人民武裝警察法》修訂草案說明。
2020年4月26日,中國武警部隊司令王寧向中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作《人民武裝警察法》修訂草案說明。(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0年4月27日訊】中共人大最新一次常委會議於4月26日至29日舉行。在首日會上,有關武警部隊的新法草案獲得審議。鑒於疫情影響,中共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以現場加視頻方式舉行。26日,中共武警部隊司令王寧向會議作《人民武裝警察法》修訂草案說明。中共武警部隊因涉政變,被指是習近平心腹之患。

王寧說,現行涉及武警的法律自2009年8月27日頒布以來,已不能適應形勢發展,需要重新修訂完善。而需要重新修訂的直接原因是武警已完成改革,2017年12月,中共決定調整武警領導指揮體制,劃歸中共中央、中共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實行「中共軍委-武警-部隊」領導指揮體制,歸中共軍委建制,不再列國務院序列。

這一改革的直接後果是中共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及各級公安部門均無權調動武警

2018年1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向武警授旗。同年3月,中共在機構改革中要求,海警隊伍全部轉隸武警,黃金、森林、水電等部隊移交其他部門等。6月,海警劃歸武警,成立海警總隊,統稱中國海警局。

中共官方披露,此次法律修訂增加「組織和指揮」一章,將「任務和職責」一章調整為「任務」和「職權」兩章。

草案總則規定武警擔負執勤、處置突發事件、反恐怖、海上維權執法、搶險救援和防衛作戰任務,並單設「任務」一章,細化執勤任務範圍規定,增加處置突發事件、反恐怖和搶險救援的任務範圍規定,對海上維權執法任務和防衛作戰任務作援引性規定。

草案還強化了對武警權力運行的監督,明確中共軍委監察委員會、武警各級監察委員會是法定監督機關。

簡而言之,修法一是落實所謂「中共軍委集中統一領導」的改革要求;二是明確上述「六位一體」使命任務;三是對武警的組成、指揮關係、與地方黨委和政府之間的兵力需求對接、指揮協調機構、業務指導關係作規定;四是對武警的職責許可權做規定;五是相關保障和監督檢查。

武警部隊曾捲入政變令習忌憚 修訂武警法一拖再拖

江澤民親信周永康執掌政法委時代,地方政府以維穩名義隨意調動武警部隊。武警部隊更被稱為江澤民的「私家軍」,勢力坐大,成為「第二權力中央」,並曾捲入「政變」傳聞。

在2012年的王立軍事件中,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派重慶市長黃奇帆以及一隊武警,追捕逃到美國領事館的王立軍。觸發了數十年來中共最大的政治醜聞。薄熙來隨後倒臺。

而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長期控制武警系統,2003年周永康還兼任武警部隊第一政委。據報,2012年3月19日,周永康在北京動用武警部隊發動「政變」未遂,武警系統因而被認為可能是習最不放心的部隊。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投入監獄。

港媒《南華早報》2016年3月10日曾刊發文章分析稱,現行的武警指揮體系可能引發許多問題。當政權領導和軍隊機關領導發生衝突時,有可能引發危機。

江西南昌工程學院軍事法專家曾志平說,王立軍事件以及「319」政變傳聞,都涉及到武警,這確實會使國家元首不安。

據說習近平上臺之際就已下令修改「武警法」,但直到2016年,才由時任武警政委孫思敬提案正式修改。

2016年兩會期間,3月8日的中共軍報曾報導:「3月7日,軍隊人大代表、武警部隊政委孫思敬向記者介紹,這次大會將正式提交關於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武裝警察法》的議案。」

但有關提案隨後沒有下文。直至四年後才獲審議。

《看中國》評論員鄭中原曾分析說,導致「武警法」遲遲未進入審議。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腐敗將軍現在抱團對抗,暗流洶湧,習還是要提防政變,有些投鼠忌器。

公開報導顯示,此前反腐中落馬的武警系將官包括有前武警司令王建平、原武警副司令員牛志忠、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司令員劉佔琪、原政委王信、原副司令員瞿木田、原總工程師繆貴榮等人。另外,武警副司令戴肅軍也被帶走調查,副司令潘昌傑遭免職。上一屆武警高層幾乎被「一鍋端」。

責任編輯:李一鳴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