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委彻底收权 人大常委会修订武警法(图)


2020年4月26日,中国武警部队司令王宁向中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作《人民武装警察法》修订草案说明。
2020年4月26日,中国武警部队司令王宁向中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作《人民武装警察法》修订草案说明。(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0年4月27日讯】中共人大最新一次常委会议于4月26日至29日举行。在首日会上,有关武警部队的新法草案获得审议。鉴于疫情影响,中共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以现场加视频方式举行。26日,中共武警部队司令王宁向会议作《人民武装警察法》修订草案说明。中共武警部队因涉政变,被指是习近平心腹之患。

王宁说,现行涉及武警的法律自2009年8月27日颁布以来,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需要重新修订完善。而需要重新修订的直接原因是武警已完成改革,2017年12月,中共决定调整武警领导指挥体制,划归中共中央、中共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共军委-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归中共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

这一改革的直接后果是中共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各级公安部门均无权调动武警

2018年1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向武警授旗。同年3月,中共在机构改革中要求,海警队伍全部转隶武警,黄金、森林、水电等部队移交其他部门等。6月,海警划归武警,成立海警总队,统称中国海警局。

中共官方披露,此次法律修订增加“组织和指挥”一章,将“任务和职责”一章调整为“任务”和“职权”两章。

草案总则规定武警担负执勤、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海上维权执法、抢险救援和防卫作战任务,并单设“任务”一章,细化执勤任务范围规定,增加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和抢险救援的任务范围规定,对海上维权执法任务和防卫作战任务作援引性规定。

草案还强化了对武警权力运行的监督,明确中共军委监察委员会、武警各级监察委员会是法定监督机关。

简而言之,修法一是落实所谓“中共军委集中统一领导”的改革要求;二是明确上述“六位一体”使命任务;三是对武警的组成、指挥关系、与地方党委和政府之间的兵力需求对接、指挥协调机构、业务指导关系作规定;四是对武警的职责权限做规定;五是相关保障和监督检查。

武警部队曾卷入政变令习忌惮 修订武警法一拖再拖

江泽民亲信周永康执掌政法委时代,地方政府以维稳名义随意调动武警部队。武警部队更被称为江泽民的“私家军”,势力坐大,成为“第二权力中央”,并曾卷入“政变”传闻。

在2012年的王立军事件中,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派重庆市长黄奇帆以及一队武警,追捕逃到美国领事馆的王立军。触发了数十年来中共最大的政治丑闻。薄熙来随后倒台。

而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长期控制武警系统,2003年周永康还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据报,2012年3月19日,周永康在北京动用武警部队发动“政变”未遂,武警系统因而被认为可能是习最不放心的部队。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投入监狱。

港媒《南华早报》2016年3月10日曾刊发文章分析称,现行的武警指挥体系可能引发许多问题。当政权领导和军队机关领导发生冲突时,有可能引发危机。

江西南昌工程学院军事法专家曾志平说,王立军事件以及“319”政变传闻,都涉及到武警,这确实会使国家元首不安。

据说习近平上台之际就已下令修改“武警法”,但直到2016年,才由时任武警政委孙思敬提案正式修改。

2016年两会期间,3月8日的中共军报曾报导:“3月7日,军队人大代表、武警部队政委孙思敬向记者介绍,这次大会将正式提交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武装警察法》的议案。”

但有关提案随后没有下文。直至四年后才获审议。

《看中国》评论员郑中原曾分析说,导致“武警法”迟迟未进入审议。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腐败将军现在抱团对抗,暗流汹涌,习还是要提防政变,有些投鼠忌器。

公开报导显示,此前反腐中落马的武警系将官包括有前武警司令王建平、原武警副司令员牛志忠、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司令员刘占琪、原政委王信、原副司令员瞿木田、原总工程师缪贵荣等人。另外,武警副司令戴肃军也被带走调查,副司令潘昌杰遭免职。上一届武警高层几乎被“一锅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