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策動大軍演 內心有何真實盤算?(圖)


分析指,相比之下,國內或黨內的反習勢力更是燃眉之急。
分析指,相比之下,國內或黨內的反習勢力更是燃眉之急。(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5月17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5月14日開始,北京當局策動的大規模海陸空實彈軍演在渤海灣登場,預計歷時兩個半月,至7月底收場。正當大瘟疫時期,中國經濟遭受空前重創,習當局耗費巨大人力、物力、財力、精力於大軍演,意欲何為?知名海外評論人士陳破空撰文表示,從演習地域和時間選擇來看,習近平策動大軍演一石四鳥或一箭四雕:威脅臺灣,叫板美國,防備俄羅斯和朝鮮,震懾黨內政敵。但震懾和對付黨內政敵,才是習近平大軍演的主要目標。

據陳破空發表在自由亞洲網站的分析文章認為,軍演更用於震懾黨內政敵。因為對習近平個人而言,他同時面臨國內和國際的反習勢力。相比之下,國內或黨內的反習勢力更是燃眉之急。

文章指出,這段時間,從公安部到司法部,從北京衛戍區到軍工部門,泄密、叛變、政變的風聲頻傳,習近平頻頻離京外出,充分顯露他的焦慮感和不安全感。搞大軍演,顯示習近平軍權在握,縱使在黨內已經人見人厭,卻暗示,他可以借用手中軍權壓制黨內政敵。而選擇渤海灣,扼控北京、天津、唐山、北戴河一帶,無論在北京還是北戴河,若黨內有變,政爭或政變,習近平恫嚇:他可以動用軍事手段,也就是政變手段,強行解決政治問題或權力之爭。

中共即將於5月下旬舉行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官方通報顯示,這次會期縮短近半的中共史上最短命的兩會,明顯氣氛緊張,不但大幅縮減記者名額,還以防疫為由,拒絕境外記者參與兩會採訪。

陳破空文章表示,對於代表或委員雲集,會不會出現串聯、起鬨、嘩變,讓他下不了臺?習近平心中沒底。但兩會舉行期間,操縱大軍在身邊軍演,製造心理震懾效應,或是習近平的盤算之一。

同時,大軍演尾聲則接近北戴河時間,甚或與北戴河會議重疊。這個每年一度由政治老人和現任中共高層齊集的會議,在最近幾年,往往成為「批習大會」或「斗習大會」,讓習近平坐臥不安。他需要就近布設軍隊向政敵示威,而大軍演,就成為一個就近布設軍隊的藉口。

今年一開始就是時局敏感期,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大疫爆發,令中共當局神經緊張,最緊張的不是疫情,而是政權危機,特別是習近平本人的危機。

從北京地產大亨任志強一篇批評習近平處理疫情的文章自3月份被傳出開始,隨後牽連中國國內政局的多封公開信和各種流言在網路頻頻出現,有些無法證實,真假難辨。

任志強失聯一段時間後,終在4月7日被中共北京西城區紀監委宣布:因「嚴重違法違紀」而接受調查。

與此同期,在中共內部,紅二代、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轉發一封要求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下臺問題的「逼宮信」(建議書)。

之後又有署名是習近平的弟弟習遠平的挺習信,甚至還有習的女兒習明澤名義寫的信,也有鄧小平長子鄧樸方寫的批評信。

其中,以鄧樸方的名義寫給兩會代表的公開信,提出15個疑問,矛頭直指習近平。

公開信中列出的15個疑問,包括對武漢肺炎、香港動盪、中美關係持續緊張惡化提出質疑,當中也提到,「臺灣與大陸為何會漸行漸遠?中央對此又該承擔什麼責任?」信中也對中國內部失業、民企倒閉等問題質疑,甚至質問,「中國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國家信用蕩然無存,這個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

目前多方分析認為信不一定出自鄧樸方之手,但顯見中共內部不同聲音。

在中共十九大後,中共內部反習勢力,似乎正以鄧小平為旗號得以集聚。近兩年中美貿易戰中,有消息指習近平與鄧小平後代為首的另一幫紅後代之間裂痕增大。2018年10月習近平完成了廣東考察之行,在講話中罕見不提鄧小平,被認為是中共內部異議浮現的表現。而網路上流傳著一份鄧小平長子鄧樸方的講話稿,則點名地提醒當權者要「實事求是」、「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的份量」。其講話中力挺「鄧小平理論」,但沒有提「習近平思想」。

美國知名避險基金大亨巴斯(Kyle Bass)4月12日曾在推特上爆料,稱根據內部情報,中共黨內鄧小平家族勢力想讓習近平「走人」。

據「新高地」官推發推說,「據可靠消息」,主力反對習近平的「紅二代」及前任委員以上的中共高官家屬都已被「特殊保護」,但習近平的處境已經相當被動。

而習近平當局顯然已提前動手。4月19日,中共國保頭子、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突然落馬,被傳可能涉及反習政變等,而孫的後邊還牽出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據傳孟已被抓。此外,還有司法部長傅政華下臺,習的親信唐一軍上位,賀榮新任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等人事調動。

習近平5月11日至12日又忽然去了山西,這期間京城人事也有異動。剛剛上任4個月的北京衛戍司令王春寧被免去北京市常委、委員職位。

陳破空之前在自媒體分析說:北京衛戍區司令這個位置很重要,因為北京衛戍區是御林軍,它扼守京城有三萬人之重,他有兩個師一個團。它比中央警衛局有更龐大的軍力。如果衛戍區司令使習近平不放心起了疑心、懷疑、不放心的話,習近平恐怕這次到山西也是遠走避禍。結合起來從去年到今年,我們看到習近平的模式都是北京有事他都往外走。走到外面避開幾天,看到北京安全之後才回到京城。

值得注意的是,原任空軍紀委書記兼監察委員會主任的王成男中將,5月15日證實已任中部戰區副政委兼中部戰區空軍政委。中部戰區掌管北京防務,這一異動也引人關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