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雙姣奇緣》瑣談(圖)

2020-05-23 16:00 作者: 園丁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京劇大師梅蘭芳的塑像。
京劇大師梅蘭芳的塑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京劇《雙姣奇緣》是一齣傳統老戲,包括《拾玉鐲》和《法門寺》。其中《拾玉鐲》也叫《孫家莊》。《法門寺》,也叫《硃砂井》或《郿鄔縣》。據傳說京劇《雙姣奇緣》已經有200多年演出歷史。據我所知,早在1904年,喜連成科班就在北京演過。此後,京劇界許多名演員都演過此戲。例如齊崧先生就有文記載,早年梅蘭芳等在天津義演,陣容空前,當時演出此戲,梅蘭芳演宋巧姣,候喜瑞演劉瑾,肖長華演賈桂,諸茹香演劉媒婆,張春彥演宋國士,王瑤卿演趙廉。1922年至1933年程硯秋、候喜瑞等演過《法門寺》。1930年馬連良、金少山、姜妙香、肖長華、馬富錄同臺在上海演出。1949年以前,姜妙香、筱翠花、馬富錄、裘盛戎、馬崇仁、張君秋、楊寳森、劉斌崑等都演過《拾玉鐲》和《法門寺》折子戲。

此戲在不同歷史時期,劇情有所刪減。據說最早的京劇《雙姣奇緣》劇本一共有23場戲,《拾玉鐲》這個折子戲也僅僅是其中的第三場和第四場。雖說此戲演出歷史有一、二百年了,但是現在仍然在京劇舞臺演出。不過,現在很少有人能看過完整演出的《雙姣奇緣》。現在網路上有2017年尚長榮、王艷、李軍、朱世慧等演出的《法門寺》視頻,這應當是化繁為簡的、現代版本的《雙姣奇緣》。

京劇《雙姣奇緣》這齣戲的故事背景是明朝,劇情大意是:年輕女孩孫玉姣的母親去寺廟敬香還願,她獨自在家。玉姣打開自家家門,放餵雞群、做針線。書生傅朋出外遊玩,路過孫玉姣門前,見玉姣可愛,故意丟下一隻玉鐲。孫玉姣拾玉鐲時被劉媒婆看到,媒婆向玉姣索要繡花鞋,她答應為玉姣、傅朋撮合。

劉媒婆將繡鞋拿回家,被她的兒子劉彪拿去。劉彪帶著這隻繡鞋,在大街上,訛詐傅朋。二人糾紛時,地保劉公道勸解,劉公道將劉彪趕走。劉彪因此對劉公道懷恨在心。

玉姣的舅父母走親戚,留宿孫家。劉彪吃醉酒後,夜入孫家,劉彪攜刀入室,聽見床上有動靜,誤以為是傅朋與孫玉姣在苟合,他誤殺孫玉姣的舅父母,並割下一個人頭,丟進劉公道家的後院。劉公道聽見後院有動靜,起來查看,見人頭,劉公道躭心招禍,就將人頭丟入枯井(硃砂井)掩埋。被雇工宋興兒看見。劉公道誆騙宋興兒,到井口看,趁其不備,用工具打死宋興兒,殺人滅口。劉公道又將落入枯井中的宋興兒掩埋。

次日晨,孫玉姣的母親發現玉姣的舅父母被人殺害,就到郿鄔縣衙報案。縣令趙廉審案,孫玉姣供出傅朋遺玉鐲,她撿拾玉鐲的事。趙廉懷疑傅朋因姦殺人,又將傅朋捉審,傅朋被屈打成招,下獄。劉公道為逃脫罪責,誣告宋興兒竊物潛逃。在縣衙公堂,宋興兒的父親宋國士,辯解無效,也被收監。

在獄中,宋國士之女宋巧姣與孫玉姣言及案情,斷定真凶是劉彪。宋巧姣願為傅朋及孫玉姣具狀鳴冤。傅朋感恩其德,以另一隻玉鐲相贈。

宋巧姣為救人,勸酒灌醉劉媒婆,得知實情。趁大太監劉瑾伺候皇太后到法門寺降香之機,持狀紙上告。皇太后令劉瑾審案,劉瑾令趙廉複查。抓來劉媒婆、劉公道、劉彪對質,於是真相大白,劉瑾令斬劉彪、劉公道。奉皇太后旨意,劉瑾撮合,將孫、宋二姣賜婚傅朋。

京劇《雙姣奇緣》是一齣集生、旦、淨、丑角色俱全,念、唱、做都有精彩表演的戲。戲中人物趙廉、宋國士、老和尚是老生,太后是老旦,劉瑾、劉彪是淨,賈桂、劉彪、劉媒婆、班頭是醜,孫玉姣是花旦。

在唱腔上,馬連良所演的趙廉,在捉拿要犯回去的路上,唱的一大段西皮慢板「郿鄔縣在馬上信神不定」是這齣戲老生唱腔中的精華所在。

梅蘭芳所演的宋巧姣,他注重人物刻畫,在念白、做工唱腔上都有其特色。在佛堂告狀唱的西皮導板和西皮慢三眼「宋巧姣跪至在大佛寳殿,尊皇后與千歲細聽我言」,是這齣戲中旦角唱腔的精華所在。

當年,肖長華扮演的賈桂,也是通過念白和做工,把一個溜須拍馬的太監,表演的活靈活現,看過《法門寺》這齣戲的觀眾會記得,在劉瑾最後審案一場戲中,賈桂接受了趙廉賄賂,當劉瑾說趙廉有罪呀時,賈桂就為趙廉辯護說:老爺子,一命抵一命,一案抵一案,人家有什麼罪呀!劉瑾說,難道說一點兒罪也沒有了嗎?賈桂說,別說一點兒罪,一丟丟的罪也沒有哇!劉瑾問,你說沒罪就沒罪嗎?於是賈桂就躺在地上四腳朝天的耍賴,賈桂見主子和他較勁,他馬上改口說,趙廉有罪呀,掉在酒缸裡啦,連骨頭都「醉」啦。以此討好主子。

劉公道在被解差押送去法門寺途中,有段西皮流水:「千差萬差我的差,不該打死宋家娃,躺在地上裝啞巴,打死老子我也不走啦!」唱完他就躺在地上耍賴,這是這齣戲中丑角唱腔最滑稽的一段。

現在版本的《法門寺》,王艷演的孫玉姣,在胡琴曲牌「柳青娘」伴奏下,表演餵雞、刺繡、穿針引線,尤其是在餵雞時,灰塵迷了眼睛,她揉眼和眨眼,表演的很傳神。

以前我在介紹京劇音樂文章中,曾經提到,京劇曲牌有嗩吶吹奏的,還提到京劇也有聲樂合唱。在《法門寺》這齣折子戲中就有例子。就是:在太后一行起駕《法門寺》,途中人馬擁輦,眾隨從在嗩吶伴奏下一邊行進,一邊齊唱工曲《江風》。「工曲」是梨園行話,也叫「群曲」,通俗些說就是京劇中的聲樂合唱。《江風》是嗩吶曲牌名,這歌詞描繪的景色也很有詩意,很有趣,全文是:「一官遷,日下孤雲斷,古道長亭短。渡關山,回首迢迢,日近長安遠。輕車破曉煙,輕車破曉煙,行旌拂遠天,蕪沒徑路羊腸轉」。這裡「旌拂」二字的意思是飄揚的旌旗。有的劇本中將「沒」字寫成「什麼的「麼」字,我以為這裡應當是「沒」字,讀音(mo)。蕪沒徑路羊腸轉,意思是曲曲彎彎的羊腸小路被荒草掩沒。

看過新編《法門寺》視頻的京劇愛好者,不知你們注意到沒有,其實這齣戲中還是有一些疑問的。比如劉瑾是明朝武宗皇帝時的宦官,當時的京城在北京。可是法門寺地點是在今日陝西省扶風縣境內。在1981年法門寺佛塔倒塌前,和1988年11月重建竣工對外重新開放後,我都去過扶風縣的法門寺。北京與法門寺兩地相距兩千餘裡。我還推測,京劇《法門寺》中的皇太后,應當是京劇《二進宮》一戲中的李艷妃。且不說她這個太后到陝西法門寺降香有無此事,就按現在演出此戲的劇情分析,李皇太后怎麼可能到那麼遠的地方降香?當時又沒有現代化交通工具,那路程得花費多久時間?

清朝時八國聯軍進攻北京,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在1900年8月15日乘輦(坐轎子),從北京倉惶出逃,輾轉河北省懷來、山西省大同、太原,再逃到陝西省西安,前後就用了兩個多月時間。

我帶著這個問題做了一點考查,得到兩種解釋,一個說法是李皇后降香地點不是陝西省法門寺,而是北京郊外的法王寺。因為我曾經在北京居住超過半個世紀,且寫過關於北京廟宇的文章,我也略知這個法王寺情況,它位於在北京西直門外高粱河畔,這個廟宇建於元朝初,年久失修,在明朝嘉靖年間擴建,改名廣通寺。又在清朝雍正年間修繕過,但是中共掌權後,它已經被「文化大革命」徹底摧毀。它的遺址位於今海淀區高梁橋斜街,文革以後在它的地基建立的是北下關小學。明朝時,劉瑾曾經陪伴皇太后到過法王寺進香拜佛,確有此事。但明朝時的北京法王寺,根本就與陝西郿鄔縣不著邊兒。

另外一種解釋,來自民間故事傳說,在今年4月,在網上見鄭延寫的一篇叫做《法門寺的傳說》的文章,據他講,在今日河北省巨鹿、寧晉、新三河縣交界處有一個村莊,名字叫做「五縣長路」,現在屬於寧晉縣轄。在這個村的南面,有一個孫家莊,1982年改稱孫莊。在孫莊有一個池塘,名字叫五縣池。鄭延的文稱,京劇《法門寺》中的孫莊,就是長路村南面的孫莊,「郿鄔縣」就是由「奔五縣」諧音演變而來。我覺得這種解釋有些牽強附會。

前面提到齊崧先生,他是1912年生於北京的京劇愛好者,他寫有談京劇的文章,他說京劇《雙姣奇緣》,經過刪繁就簡一改,中間就刪去了許多故事情節的來龍去脈。確實如此,我看現代版本的《法門寺》就有此感。僅僅從戲中唱詞瞭解劇情,人們就不會知道孫玉姣是如何身入囹圄(ling yu)的;傅朋因何被執入獄的;趙廉如何對宋國士罰銀十兩;巧姣如何入獄與傅朋結為兄妹的;巧姣如何由傅朋母做主定為兒媳的;又如何計議到法門寺告狀的。

眾所周知,明朝時,有名的人禍,就是宦官專權,為非作歹,禍國殃民,劉瑾是其中一例。劉瑾的家鄉是陝西興平,是明朝正德年間太監,在弘治年間,其罪狀被揭發,最後被凌遲而死,也就是百姓俗語說的,被千刀萬剮了。在《法門寺》這齣戲中,他之所以能審理查明冤案,並不是他如何明智,而是迫於太后旨意。李太后信佛,以慈悲為懷,所以她能同情民女的不幸遭遇。

從這齣戲中我們還可以看出,為官的貪污腐敗,自古就有。不過隨著人們道德的普遍下滑,當今中國的貪官污吏貪心更大,索賄手段、數量更驚人。古時中國閉關鎖國,貪官的贓物也沒有轉移到國外的。古人曰,狡兔三窟。而今,中共那些貪官也學會了營造國外生存環境,他們把贓款,經過洗錢,存入美國、瑞士、澳洲、英國等他們認為安全的地方,把老婆、孩子送到國外留學鍍金,在外國買房產。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培養出來的那些官僚資本家,更用榨取人民血汗之錢,在國外買股票,投資產業,乃至在國際行賄,以謀取更大私利,真是貪得無厭。

此戲中,縣官審案,使用逼供的手段就是杖責,不招就打屁股。而當今中共刑訊逼供是使用酷刑折磨,更令人髮指的是活摘器官。據郭文貴爆料,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就換過三次腎臟,其活體來源,就是殺害法輪功學員。僅為給江綿恆移植腎臟,就殺害了多名無辜。

此戲中,由於縣官趙廉偏聽偏信,刑罰逼供而造成冤案。而中共統治中國大陸後,掌握最高權力的獨裁統治者,就直接製造冤假錯案。毛澤東在1957年發動的反右鬥爭,就使100多萬人蒙冤,其中55萬人被打成「右派」,23萬人被打成「中右」和反黨分子,27萬人失去工作。1989年「六四」是鄧小平製造的又一起巨大冤案,他在幕後指揮軍隊鎮壓和平請願的學生和民眾時,就曾揚言要殺20萬人,換取中共政權的穩固。坦克開進天安門廣場,國家軍隊明明屠殺了民眾,中共對外宣傳卻說「六四」北京沒有死一個人。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更猖狂,從1999年開始,居然隨意動國庫資金,調動公、檢、法系統,鎮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製造了使一億多民眾蒙冤的最大冤案。這場迫害,至今,仍然被習近平政權延續。到2020年5月20日,據《明慧網》統計,中共已經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4476人,這些被迫害致死的人,都有姓名、照片等記錄。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彌天大罪,簡直是天理難容。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