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不是別的 是一場大屠殺(圖)


六四
31年前的今天,中國軍隊向徒手的學生開槍,一場駭人聽聞的大屠殺在北京發生。(圖片來源: 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4日訊】六四31週年,香港媒體報導,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墓地戒備森嚴。胡耀邦之死引發一場震撼中外的北京之春,趙紫陽反對軍隊鎮壓未能阻止駭人聽聞的六四屠殺,他被軟禁直至離世。

中共黨內改革派領袖胡耀邦1987年被指縱容資產階級自由化黯然下臺,1989年4月15日他的突然離世引發無數人自發前來天安門廣場悼念,拉開一場偉大的民運的序幕;繼任總書記趙紫陽在那場中共建政以來罕見的政治風暴中主張採取和平、理性、對話的方式回應民間訴求,堅決反對鎮壓人民,他被罷免後北京開始戒嚴,6月3日晚4日晨,北京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六四大屠殺,數以千計的人倒在血泊中。學生和眾多的知識份子是那場民主運動的主體,但是兩位中共開明領袖與八九六四歷史性地難解難分。他們的墓地在這個時節看管嚴密,當局可能不希望看到任何一絲引起六四的回憶。

當局不光光害怕已經過世的中共開明領袖的某種影響力,他們害怕所有有關六四的記憶,因參與六四被常年關押,前後坐牢22年,2012年離奇死亡的民主人士李旺陽,他的妹妹李旺玲對中國人權民運信息表示,哥哥的墓地近日以來已被覆蓋一塊大型紅色塑膠布,誰靠近墓地,警察就會上前盤問。

香港這個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得以高度自治的特區,這個中國大陸人不曾享受過自由的自由城市,30年來,每年六四都要舉辦數萬人甚至數十萬人參加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但是,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香港的自由正在被侵蝕,今年的燭光晚會被警方下令禁止,他們的理由是防止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 31年過去了,港人對六四的看法還那麼堅持嗎?香港民意研究計畫2日公布的民調顯示,三分之二的港人認為在六四事件上,中國政府處理錯誤,認為學生做法正確的則有52%。

在北京,「天安門母親」群體被禁止集體去八九六四死於中國軍隊槍下的兒子們的墓地掃墓。六四,六四為什麼這樣殘酷?六四又為什麼值得人們紀念?六四後流亡美國的知識份子,曾經是海外民運領袖的嚴家祺撰文指出:「每年六四前夕,天安門母親發出她們痛苦的、沈重的、悲慘的呼聲,在天安門、在北京、在中國、在地球上空不停地逥轉。三十一年來,中國的當權者,對這一正義呼聲,置若罔聞。中國的‘非正義'、中國的黑暗,愈積愈深,中國成了一片黑暗的森林,到處佈滿了‘皇冠病毒'。」

這位學者認為:「中國災難的根源,就是當權者擁有了最高權力還不夠,還要把這種權力變為終身的獨裁權力,六四的災難、香港的災難和正在來臨的經濟危機,都是這種腐朽帝王思想的產物。「

六四過去了31年,北京政權洗腦堪稱成功,年輕一代許多人已對六四茫然不知,那麼,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的人要紀念六四,為什麼大家不能忘記?

在美國著名漢學家林培瑞看來:「我們記住六四,是因為它是一場大屠殺——不僅是一場鎮壓;不是一個事故、事件或風波;不是一次反革命暴亂,不是一個模糊的記憶;不是如同今天中國的一個孩子所能夠想起的,一片空白。不是別的,是一場大屠殺。」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在「紀念六四31週年」寫到:「六四是對和平的民主運動的血腥鎮壓,六四是對中國民主轉型進程的攔腰中斷。正是六四,世界上才出現了名叫'中國模式'的怪胎。在中國模式下,經濟的發展非但沒有促進政治的自由民主,反倒強化了中共的一黨專制,反倒使得中共政權對普世價值更蔑視更敵視,併進而對世界和平更具威脅」。

因此在他看來,「六四和今天很貼近。眼前的事再一次證明,中共專制制度不結束,中國人民就得不到自由,世界就得不到安全。」

六月三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華盛頓與包括王丹在內的四位當年的學生領袖會面。美國國務院隨後發表文告表示,「我們為1989六四死難者哭泣,我們永遠與那些嚮往著有一個能夠保護他們人權、自由和尊嚴的政府的中國人民站在一邊」。

(文章略刪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