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東尼專欄】話說手卷(組圖)

2020-07-04 18:30 作者: 戴東尼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蘇軾《枯木怪石圖卷》(局部)(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佳士得拍賣公司)

手卷是中國繪畫史上至為重要的一種表現形式,有著悠久的歷史。存世的古代書畫作品中以手卷為形式的名作有顧愷之的《洛神賦圖》、董源的《瀟湘圖卷》、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蘇軾的《枯木怪石圖卷》、宋徽宗的《草書千字文》等,均是以手卷的方式來表達創作意念,在中國繪畫史上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這不只是因為手卷的裝潢格式輔合這樣的形式要求,更重要的是這種形式更能充分體現出傳統文人的書香氣息。

手卷又稱長卷,是由春秋及西漢竹木卷冊的形式演化而來的。手卷的高度一般在三十厘米左右,橫寬則可長可短,長的可達幾十米。其格式是由天頭、副隔水、隔水、引首、隔水、畫心、隔水、托尾所組成,包首多以華麗典雅的宋錦等作為材料,裝裱形式又分為撞邊式手卷、包邊式手卷、轉邊式手卷三種。

藏家購買到一件橫長形的的畫心,多願裝裱成手卷,便於陸續請名家題跋。題跋的部位,一般在「引首」、「托尾」兩處,「引首」指在手卷繪畫部分之前的一段紙,多題四字詩句,如「江山覽勝」,字形盈尺,或題圖名,如「長江萬里圖」,或隱括作品的意境,如「漢宮春曉」。「托尾」指在手卷繪畫部分之後的一段紙,上面的題跋可長可短,字形亦可大可小。因「托尾」一般都非常長,可長達十幾米,所以可以請諸多的名家一題再題。一件名家書畫手卷,經過眾多名人題跋,猶如眾星捧月,萬綠叢中一點紅。許多傳世手卷名作,從內容上看,有讚辭,有詩詞,有散文,或鑒其真,或論其美,或考其事,精彩絕倫;從形式上看,有盈尺的大字,有方寸的中字,有蠅頭般大的小字,或楷或隸,再加上歷朝歷代的鈐印,可謂琳琅滿目。


蘇軾《枯木怪石圖卷》(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佳士得拍賣公司)

手卷以橫幅展示的形式,以散點透視的多視點、移動式的藝術處理手法,表現無限豐富的天地萬象,也正因為手卷橫長的特點,可以容納更豐富的描寫對象,甚至將不同時間發生的景象,在同一卷中表現出來,或深山大壑、古松老樹、懸瀑飛泉、或樓臺亭閣、飛禽走獸、人物往來,四時風物而盡於一卷,披圖幽對,可望可行,可居可游,「咫尺之圖,寫千里之景;方寸之內,納環宇之姿」,一卷展開,尺幅乾坤,更富戲劇化的效果,倍增柳暗花明的絕妙情趣。

手卷大跨度的空間布局給畫家帶來了處理表現上的極大自由和挑戰。善作手卷者,通常要比一般畫家在文化修養和藝術功力上高出一籌,因手卷畫幅橫大於縱,畫家的佈景構思極其重要,尤其要注重左右的橫向關係。傳統的手卷,往往採取「散點透視」構圖,即焦點分布在畫面的上下左右,隨處皆有,沒有固定,這就使得畫面繁而不亂,長而不冗,緊湊嚴密,如一氣呵成。


董源《瀟湘圖卷》(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故宮博物院)

手卷由於裱件超長的特點,無法像立軸那樣懸掛於牆壁之上。手卷主要是在文人雅士聚會時於桌案上展賞之用。古人觀賞手卷時,並非像現在為了方便公開展示,把全卷悉數攤平。昔日多採取「左舒、右卷」的方式,也就是用左手邊展開、邊欣賞、邊用右手捲攏,每回展開的段落,長度總在雙手能控制的範圍內,逐段地移動瀏覽。這種持續性的觀賞方式,與觀看立軸、冊頁的一覽無餘、盡收眼底,迥然不同。全卷從引首開始,到畫心,再到題跋,一段一段地展現在觀賞者的眼前,又一段一段地從眼底消失,就像看電影一樣,一個一個鏡頭接連出現,引人入勝。觀賞畫心,研讀題跋,二者相互印證,相映增輝,賞畫之樂,莫過於此。

但正是由於手卷的前後部分均有名家的題跋,一些作偽者將中間的書畫真跡拿掉,換上贗品重新裝裱,這種偷梁換柱的作品比較容易讓人上當,收藏者在購買時也要多加提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