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伊結伴抱團取暖還是為了給美國添堵?(圖)


2016年1月23日,伊朗總統魯哈尼在首都德黑蘭歡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
2016年1月23日,伊朗總統魯哈尼在首都德黑蘭歡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19日訊】中國伊朗正在達成一份長達25年的全面合作協議,以加強兩國在經濟和軍事領域的合作。分析人士認為,協議最初並非與反美有關,但是惡化的美中關係可能會讓中國在伊朗問題上不再受中美關係牽制。另一方面,他們認為,一旦協議達成,美國對伊朗「極限施壓」的計畫將會前功盡棄,從而導致美國對中國的新的懲罰。

協議早在2016年提出,最初並非為了反美

伊朗外交部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裡夫(Mohammad Javad Zarif)7月5日向議會承認,伊朗政府正在與中國政府談判。7月14日,扎裡夫在會晤伊斯蘭議會工業和礦業委員會成員後說,中伊全面合作計畫的談判還在繼續。

《紐約時報》7月13日報導,他們獲得了泄露出的協議版本,內容長達18頁,標題為「最終版本……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之間的全球合作計畫」。根據這項計畫,中國將在接下來25年內對伊朗進行價值4000億美元的投資,其中2800億美元用於石油和天然氣行業,1200億美元將投入到公路網、鐵路、機場和技術領域。

伊朗宣布中伊協議的談判正值美中關係惡化以及美國對伊朗的極限施壓還在繼續之時。這令很多人不得不聯想,中國和伊朗試圖聯手挑戰美國。

但是,華盛頓美國中東研究所的中東安全問題專家艾利克斯·維坦卡( Alex Vatanka)認為,協議早就在談,是中國對歐亞大陸野心的一部分。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我不認為協議最初的目的是為了反美。你知道,這是在2016年就提出的協議。我認為,這是中國對歐亞大陸廣泛野心的一部分。你去看一看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伊朗在其中佔據突出地位。我認為,就伊朗而言,中國希望將伊朗打造成經濟夥伴、戰略夥伴以及未來的安全夥伴。中國對伊朗的野心已經有好多年了。」

2016年1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伊朗。正是在這次訪問期間,中伊發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關於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這份合作計畫的基礎應該就是這份聯合聲明。

據伊朗媒體報導,它的最終草案在6月21日的內閣會議上獲得通過,目前在等待議會批准。不過,已經有議會成員表示反對協議。另外,伊朗重要政治人物,包括保守派人物、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以及伊朗巴列維王朝(Pahlavi dynasty)前王儲禮薩·巴列維都表示反對。

協議的曝光也引發了伊朗民眾對加深與中國關係的辯論。不過,有分析說,協議最終是否達成將取決於伊朗最高領袖。而伊朗外長扎裡夫表示,協議已經得到了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支持。

中東研究所的維坦卡認為,伊朗政府現在宣布協議的存在不排除伊朗利用美中關係惡化希望進一步推進協議的可能。他還說,伊朗政府還希望通過與中國的協議向國內民眾證實伊朗在國際上並非孤立。

他說: 「還有一個驅動因素。他們想向伊朗人民表明,他們在國際舞台上並不孤單,美國才是被孤立的那個。 ……這很大程度上是心理遊戲。伊朗領導人希望讓伊朗人相信,他們沒有讓國家陷入孤立。」

2018年,特朗普政府決定退出2015年達成的伊朗核協議,並對伊朗實施「極限施壓」 政策,在外交、能源、 金融和軍事等諸多領域對伊朗實施制裁。目前,對伊朗的制裁還在繼續。

美國智庫國防重點(Defense Priorities)的政策主任本杰明·弗裡德曼(Benjamin Friedma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雖然他不認為中國和伊朗會達成真正針對美國的盟友關係,但是正是美國的政策,把伊朗推向了中國人的懷抱。

他說:「美國愚蠢的政策鼓勵和促成這個協議,伊朗的經濟受到壓制……因為美國對伊朗實施了制裁,這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伊朗現在是絕望的,可能願意以更多的折扣出售其石油。否則,中國必須競標,因為這是急需的市場。」

他還認為,美國退出伊核協議會讓伊朗國內強硬派實力上升,魯哈尼政府受到壓力,魯哈尼政府急需證明,自己可以帶著伊朗走出困境。

歐洲重要智庫德國柏林歐洲外交關係協會7月17日的一篇題為「務實的夥伴關係,中國與伊朗為什麼合作」的文章說,伊朗人現在把中國看作是唯一可以挑戰美國的世界大國。

文章說:「確實,鑒於美國的二級制裁對伊朗與歐洲貿易產生的廣泛影響,伊朗領導人現在將中國視為可以挑戰美國經濟主導地位的唯一主要世界大國。在面臨美國不斷加劇的壓力時,可以向他們國家提供了經濟和政治保護,以免其不斷加劇美國壓力。」

美中關係惡化, 中國不再有顧忌?

美中關係目前呈「自由落體」式的惡化,從貿易、到科技、到香港、臺灣到南中國海,美中都在角力。惡化的美中關係是否會令中國在伊朗問題上加大努力?

中東研究所的維坦卡認為,鑒於現在只是伊朗方面在宣布協議的存在,而中國方面不願意對此作出任何評論,因此現在還不能判定中國是否會加速努力。

7月6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被問道能否證實伊中兩國正就一項25年期協議進行磋商時,他說:「中伊兩國傳統友好,雙方就雙邊關係發展一直保持著溝通。我們願同伊方共同努力,穩步推進務實合作。」

不過,維坦卡認為,美中關係業已糟糕的關係不會因為中伊協議而變得更加糟糕。

他說:「我的理解,中美之間的關係已經很緊張,這只是再加了一層而已。它不會改變任何東西。我認為,中美關係不會因為中國與伊朗的交易而更加惡化。」

他說,如果中國利用這個機會給美國一點顏色,他也不會感到吃驚。

國防重點的弗裡德曼也認同,美中關係已經很糟糕,不會因為伊朗變得愈加糟糕。他認為,中國一定會加快與伊朗的談判。

伊朗與中國的夥伴關係協議在2018年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前談的並不順利。歐洲外交關係協會的文章援引中國專家的話說,在伊朗核協議達成之後,伊朗人更希望吸引歐美公司,甚至犧牲中國公司的利益。只是在2018年美國退出核協議後,伊朗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問題。

但是,在美國對伊朗實施極限施壓後,中國企業不得不調整了他們與伊朗的生意。據報導,中國的一些國有銀行退出了大部分與伊朗的生意。中國開始向伊朗相關方面徵收沈重的佣金,以換取伊朗進入中國金融網路的權利。2019年,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撤出了在伊朗外海的價值50億美元的天然氣開發項目。

歐洲外交關係協會的文章說,看起來,只是從去年開始,中國和伊朗都與特朗普政府關係交惡後,雙方才加速了談判的進程。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教授範鴻達近日在中國媒體上發表評論文章說,鑒於美中關係的惡化,中國在考慮對伊外交時受美國因素的牽制越來越小。

他說:「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長期敵對的美國曾經是影響中伊關係發展的重要因素,因為在相當長時期內中美關係曾影響到中國決策者對其他國家的外交開展,其中也包括伊朗,筆者曾屢次聽到伊朗朋友關於中國此等外交的抱怨。隨著美國對中國近乎全面的打壓,中美關係遭遇冰點;另一方面中國外交也正在逐漸擺脫中美關係過度影響其他雙邊關係的狀況。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有了更多發展與伊朗關係的空間。」

歐洲外交關係協會的文章說,雖然中國和伊朗都可以從一個正式的長期的協議中獲利,但是,這樣的關係不太可能發展成全面的戰略同盟關係。第一,這會遭到伊朗國內的反對。第二,中國也需要謹慎權衡與中東其他重要貿易夥伴的關係。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以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是近年來中國在中東的重要貿易夥伴,但是這些國家視伊朗為威脅。

另外,文章說,中國公司和銀行在多大程度上願意承受來自美國的制裁也是中國是否要加速談判的因素。

美國的回應

但是,伊朗和中國達成協議對美國的「極限施壓」是全面否定, 一定會引發更多針對中國企業的懲罰性行動。

《紐約時報》7月13日的報導援引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的話說:「伊朗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義資助國,美國將繼續增加中國企業幫助伊朗的代價。」

這位發言人還說:「 通過允許或鼓勵中國企業與伊朗政權進行制裁範圍內的活動,中國政府正在破壞自己所聲稱的維護穩定與和平的目標。」

何天睦(Timothy Heath)是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問題高級研究員。他認為,美中關係最近分歧不斷,包括中國與伊朗正在進行協議談判,將導致兩國不斷採取升級行動,懲罰對方。

他說:「我們看到雙方的分歧不斷加劇,涉及香港、新疆、與新冠疫情有關的戰狼外交以及貿易。問題不斷堆積,關係不斷惡化。中國最近與伊朗達成協議,該協議本質上無視美國的所有制裁措施。中國要與伊朗建立夥伴關係,這是另一個令人不快的(原因)。雙方似乎都在採取逐步升級的行動來維護權威並懲罰對方,這應該被視為朝著這一廣泛趨勢邁出的又一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