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被開除文件曝光 清華大學指其「違規」發文(組圖)



7月15日,許章潤教授被被清華大學開除。(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0年7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許章潤教授被中共當局以「嫖娼」罪名拘捕6天後,已被北京清華大學開除。美國媒體披露了清華大學於7月15日向許章潤發出的開除處分文件,當中提及其「違規」發文。外界普遍認為,許章潤教授是因言獲罪。

據亞洲自由電臺報導,許章潤友人傳出這封《關於給許章潤開除處分的決定》的文件,內文指,「根據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下達的《行政處罰決定書》,許章潤因為嫖娼受到公安行政處罰的違法事實,同時,經查實,自2018年7月以來許章潤多次發表文章,嚴重違反《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有關規定。」

文件稱,許章潤如對處分決定不服,可以自接到處分決定之日起,三十日內向有關主管部門申請覆核。

《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其中一條就是:「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云云。

許章潤是在7月6日從北京寓所被四川公安帶走。之後他妻子接到自稱四川警方的人來電,說許章潤是因嫖娼遭扣查。許章潤在7月12日早上已順利回家。

現年57歲的許章潤出生於安徽省廬江縣,是西南政法學院學士、中國政法大學碩士和墨爾本大學法學院博士。他在回國後於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書20年,並曾於2005年被官方機構中國法學會評選為「全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之一。


網上傳出的這封《關於給許章潤開除處分的決定》的文件,是清華大學7月15日簽發的。(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許章潤朋友:中共無底線的「誣陷」

許章潤教授的友人和許多網友表示,敢言的許章潤教授是「因言獲罪」。許教授的朋友耿瀟男指,「這只是他們(中共)用來對付那些他們想令其噤聲的人的卑劣中傷。」

耿瀟男批中共當局毫無底線地「誣陷」許教授。她說,許章潤早就預料到自己會出事,在他家的前門一直掛著裝有衣服和牙刷的包,以確保自己被帶走時,不會沒有換洗衣服。

獨立記者高瑜7月18日在推特上發文:「許章潤先生向香港電臺提供清華大學週三對他發出開除處分後的照片,先生接受這一紙公文,特留影紀念,依然是坦盪開懷的大笑。慼慼的校方,你們給予許先生的,不過是你們當奴才和幫凶的罪證。」

而其他多位熟悉許章潤的朋友對BBC中文表示,相信許章潤「被嫖娼」是北京當局對其政治污名化。

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曾在推特上表示,嫖娼的罪名是拙劣的藉口,目的是為了政治迫害。「他們花了多少時間費了多少心思編出這麼拙劣的藉口進行政治迫害!用文字表達思想何罪之有?」

推特網友里瓦爾多認為,「嫖娼」或許已經變成了中國打擊異見人士的藉口,「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

無懼停職 續批評中共 

最近兩年,許章潤曾多次發表文章及公開演講,分析中國歷史及現狀,抨擊中共極權,批評北京當局的治國弊端,包括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度等,呼籲改革政治制度,許章潤於2019年3月便被清華大學停職與停課。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許章潤於今年2月發表題為《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一文,抨擊中共隱瞞武漢疫情,並譴責當局政治敗壞、政制潰敗,改革開放已死,稱中共敗像已現,倒計時開始。有媒體報導稱,他隨後被北京當局軟禁在家中。

5月21日,許章潤於發表文章《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全球體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觀與文明論》,分析了中國在疫情下暴露的種種問題,批評當下領導人將中國帶回文革,並呼籲制度改革。

上個月,許章潤面對北京近期強拆藝術家聚集區,發表題為《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檄文。文章斥責,北京繼驅逐「低端人口」後,又在歇斯底里到處強拆,名為「增加土地儲備」,實則為了「土地增值」、「倒騰牟利」、「權錢之間,勾肩搭背」,「苦的是萬千住戶。」

近日,BBC還引述許章潤的友人指,逮捕事件可能和他6月底在美國出版《戊戌六章》一書有關。該書是許教授近幾年發表的10篇文章合集,文章質疑了中共政權的合法性。

存疑的嫖娼案

過去數年,已有多名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微博「大V」或異議人士被中共當局指涉嫌嫖娼或存在經濟犯罪。但大量評論和政治分析人士質疑中共當局用非政治罪名「污名化」異議人士,並以圖扼殺反對聲音。

許章潤「被嫖娼」不禁令人想起最近的一個案例——鄭文傑案。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蘇格蘭國際發展局(SDI)僱員鄭文傑於2019年8月在前往中國大陸出差後失聯15天,中共官方媒體報導稱他「涉嫌嫖娼」被行政拘留。

但他在接受BBC訪問時表示,他被「國保人員」刑訊逼供,並指控他煽動香港的政治動亂。

目前已獲得英國政治庇護的鄭文傑表示,「他們想知道英國在香港示威活動中扮演了什麼角色——他們問我們向示威者提供了什麼支持、資金和裝備,」

而中共官媒在抓捕鄭文傑後,發布一段顯示鄭文傑出入「會所」並認罪的視頻,並否認對其指刑訊逼供。但當時即有網友認為,監控錄像所顯示的場所更像是一個按摩與洗浴會所,這並未能直接表明其參與嫖娼。

2013年,經常參與社會議題討論的微博名人薛蠻子在北京被捕,中共官方媒體指責他「嫖娼」和「聚眾淫亂」。之後中共官媒公布了薛蠻子的認罪視頻。不過當時有網友質疑,薛蠻子是當局近期加強網路控制的重點清理對象,是「被嫖娼」。

2015年,因監督政府公車私用走紅的網路名人區少坤涉嫌嫖娼在湖南長沙被警方拘留。但他對大陸媒體否認自己嫖娼,稱自己「委屈,冤枉」,中了圈套。區少坤的朋友、廣州維權人士王愛忠接受採訪時說,區少坤以公民身份長期監督腐敗行為,被當局「打擊報復」。

有評論說,像許章潤這樣知名人士用「嫖娼」罪名對其污名化,就是在名譽上搞臭你,讓你今後說話沒有可信度,目的就是讓其閉嘴。由於中共打擊異議人士程序不透明,信息不公開,誰也無法保證不會成為下一個「嫖娼被抓」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