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國人民一起改變共產中國 蓬佩奧演說全文(圖)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的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華演講。(圖片來源:David McNew/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25日訊】I.引言

各位午安。

謝謝威爾森州長如此客氣的引言。

謝謝空軍下士Kayla Highsmith將我們的國歌詮釋得這麼美,請大家給她掌聲。

謝謝尼克松基金會及基金會執行長休.修伊邀請我來這個重要的美國機構演講。

今天能到Yorba Linda,來到尼克松總統之父所建的尼克松總統出生和成長的故居,實為榮幸。

謝謝尼克松中心董事會及所有員工致力保存這個深具歷史意義的地標,也感謝你們在非比尋常的疫情期間還能讓我們在此集會。我們很高興現場還有幾位非常特別的來賓,包括剛才致詞的尼克松總統孫兒Christopher Nixon Cox。我也要謝謝Tricia Nixon Cox和Julie Nixon Eisenhower支持此次的拜訪。我也要向幾位遠道前來的勇敢的中國異議人士致意。

歡迎各位貴賓。

也謝謝各位在在線收看直播的朋友。

最後,我在Santa Ana長大,今天也有幾位親人在現場。我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我會以國務卿的身份回到加州。我相信他們也和我一樣意外。

今天的演講是國家安全顧問伯特.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與我同席發表的關於中國問題系列演講的第四部分。我們的使命是解釋美中關係的不同面向、數十年來美中關係累積的重大不平衡,以及中國共產黨對於霸權的設計。我們的目的是釐清川普(特朗普)總統對中政策所要解決的中國對美威脅和美國捍衛自由的策略。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講述意識形態。調查局長雷談到間諜問題。司法部長巴爾談經濟問題。今天,輪到我把這一切整理給美國人民知道,讓美國人民瞭解中國的威脅對我們的經濟、我們的自由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意義。

明年是亨利.基辛格秘密出訪中國的五十週年,再不久,2022年將是尼克松總統訪問中國五十週年。尼克松時代的世界與今日大不相同。

當年我們以為與中國的接觸能創造光明的未來,能有友誼與合作的的承諾。但今日,我們坐在此,人人戴著口罩,看著因為中共未能信守對世界的承諾,全球疫情死亡人數節節升高……看到新聞頭條報導中共對香港和對新疆的壓迫……看到驚人統計數據顯示,中國貿易不當手段導致美國工作機會流失與對我們的企業造成損失……看中國不斷強化其軍備,升高其威脅性。

我要重複不論是在加州、在我的故鄉肯薩斯州,在各地美國人民心中盤旋的疑問:美國人民和中國來往五十年有什麼成果?我們的領導人所提倡的,中國將朝著自由與民主邁進演化的理論是否為真?這是中國定義裡的「雙贏」局面嗎?美國是否變得更安全?

各位朋友,如果我們想要有自由的廿一世紀,而不是中國的習近平所夢想的中國世紀,那麼我們今天必須承認應在未來數年、數十年引導我們走向的一個事實:

與中國盲目掛鉤的舊典範已經失敗了。我們不能再繼續下去。我們不能再重回這條路。川普總統說得很清楚,我們需要能保護美國經濟與美國生活方式的策略。自由世界必須戰勝新的暴政。

二、尼克松當年與中國建交有其理由......

在我看似要拆解尼克松總統所留下的成就之前,我要先說明,尼克松總統做的是他當時認為對美國人民最有利的事情。尼克松總統是中國問題的聰明學生、是個勇猛的冷戰時期戰士,也是中國人民的仰慕者。他與北京打交道時眼睛睜得雪亮。我們要認可他很明白中國非常重要,不容忽視,哪怕當時中國因一己的共產暴政導致國力衰弱。

尼克松總統在1967年發表於《外交事務》的知名投書中解釋了他未來的策略:「長遠來看,我們就是不能把中國永遠排除於世界各國之外…直到中國有所改變,全球才能安全。因此,就影響事件而言,我們的目標應該是‘誘發(中國產生)變化。’」

關鍵字就在:「誘發變化」。

因此,尼克松總統的歷史性訪華之旅展開了我們與中國的交往策略。尼克松總統立意高尚,期望尋求更安全、更自由的世界。隨著時間過去,美國的決策者益發相信,隨著中國日益繁榮,美國也將更加自由,國際間更友善。一切看來都是在所難免的走勢。

三、然而在雙方交往中,北京受惠遠比美國來得多

但各位朋友,時至今日,這個在所難免的走勢已到了盡頭。多年來我們與中國打交道的作法並沒有給中國帶來尼克松總統希望能引發的改變。

事實是,我們的政策–和其它自由國家的政策–振興了中國搖搖欲墜的經濟,卻只看到北京政權反咬了協助它重振的國際社會一口。我們張開雙臂歡迎中國公民來美,卻看到中共利用我們自由和開放的社會。中國把統戰分子送到我們的記者會、我們的研究中心、我們的高中和大學校園,甚至把他們送進我們學校的家長教師聯席會議。

我們把在臺灣的盟友邊緣化,而臺灣在後來成為充滿活力的民主國家。我們給中國共產政權特別經濟待遇…結果中共依然堅持,西方企業要進入中國就必須對中國侵犯人權的作為默不做聲。

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前幾天提過幾個例子:萬豪酒店集團、美國航空、達美航空和聯合航空都在其公司網站刪除了提及臺灣的文字,以免觸怒北京。作為美國自由創作中心與自封為社會正義仲裁者的好萊塢,卻在面對關於中國的任何輕微批評時,進行自我審查。

這種企業默許中共行為的做法舉世四處可見。而大企業向中共輸誠、討好,換回什麼好處?如同司法部長巴爾在他上週演講所說,「中國統治者的終極野心並不是要與美國做貿易,而是要打劫美國」。

中國竊取了我們寶貴的知識產權與貿易機密。中國把供應鏈從美國吸走,還奴役勞工。中國導致全球主要水道對國際貿易的安全性降低。

尼克松總統曾說過,他深怕讓世界接觸中國共產黨的舉動創造出個「科學怪人」。這真是一語成讖。立意良善的人或許要問,為什麼自由國家會允許這些壞事和林林總總的更多壞事發生。或許我們對中國共產主義之毒素、或冷戰後的勝利主義、或貪婪的資本家,或被北京「和平興起」的話語太過天真。

不論原因為何,今日的中國對內益發專制,對國外自由的敵意益發濃厚。川普總統已經說:夠了。

四、中共不會自發改革。我們不信任,還要驗證。

我相信民主黨、共和黨兩黨都不會有太多人駁斥這些事實。但即使到今日,還有些人堅持我們要為了能持續與中國對話而保持交流互動的方式。

各位別誤會,我們還會持續與中國對話。但是這些日子的美中對話不一樣了。我最近飛到夏威夷與中國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會面。老樣子–他說了很多,卻完全不提中國要改變作為。楊的承諾,就像他之前的許多中共官員的承諾一樣,都是空口說白話。他希望我能屈服於他的要求,因為那是我們前任政府的作法。我沒有,川普總統也不會屈服。

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解釋得很清楚,中共政權是馬克思-列寧思想政權。

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深信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他的意識形態支持他數十年來對建立於中國共產主義之上的世界霸權的渴望。我們無法再漠視美國與中國之間政治與意識型態的基本差異,正如同中共從未忽略過此差異。我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經驗,我擔任中情局局長的經驗,和我擔任國務卿兩年多的經驗讓我形成這個中心理解:

唯一能夠真正的改變共產中國的方式是看中國領導人的行為去採取行動,而不是光聽他們說的話。里根總統當年與蘇聯打交道的策略是根據「信任但要驗證」的基礎。當我們與中共打交道時,我認為,要採取「不信任,還要驗證」的作法。

我們,世界上的自由國家,必須採取更有創造性、更果敢的方式去促成中共改變行為,因為北京的行動威脅到我們的人民與我們的繁榮。

五、我們必須改變世界各國對中國的看法與對待中國及其代理人的方式,並採取相應的行動。

我們必須要先改變我們的人民與我們的夥伴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我們不能把中國的政權看作是像他國一樣的正常國家。

我們現在知道與中國做生意和與其他正常的、守法的國家做生意不一樣。北京把國際協議當建議,當作是獲得全球主導地位的渠道。美國貿易代表署通過堅持公平的貿易條件,達成了美中貿易協議,迫使中國承認重創美國勞工的盜竊知識產權行為與政策。

我們現在知道,與有中國撐腰的企業做生意和比方說一家加拿大公司做生意是完全不同的。中國企業不歸獨立董事會管理,也不追求利潤。華為就是個絕佳的例子。我們不再假裝以為華為是個無辜的電子通訊公司。我們現在就直截了當的說-–華為是國家安全威脅—而且我們也採取了因應措施。

我們現在知道,如果我們的企業在中國投資,他們可能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況下支持中共迫害人權的行徑。美國財務部和商務部都已因此將傷害美國與迫害人權的中國領導人及其產業加以懲處和列入黑名單。多個聯邦機構合力準備一份企業咨商建議,確保能給各位美國企業的執行長提供預警。

我們現在知道,並非所有的中國留學生和員工都是單純的留學生或員工,為了自己來美充實知識–他們當中有些人是為了中共或其代理人的利益,通過研究或竊盜獲得這些知識。美國司法部和其他機構已經積極地對這些犯罪尋求懲罰措施。

我們現在知道,中國人民解放軍不是一般的軍隊。人民解放軍的目的是要維護中國共產黨高層菁英的絕對統治,並擴張中國帝國,而不是要保護中國的人民。因此,美國國防部已經強化在南海與臺灣海峽的自由巡航行動。我們成立了美國太空軍,以助抵擋中國對最後一道邊境的侵略。

坦白說,現在與中國打交道的是新的國務院–推動川普總統公平和互惠目標的國務院:就在本週,我們關閉了休斯頓的中國領事館,因為那是包容間諜工作與盜竊知識產權的中心。

對於中國在南海不遵守國際法的行為,我們扭轉了先前八年處處挨打的局面。

我們呼籲中國遵照本世紀的戰略現實調整其核武能力。國務院各層級官員都與其對等中方官員對話,要求公平和互惠的措施。

六、我們必須採取正面措施與行為良好的成員交流,賦予他們能力;這些成員就是中國人民

但我們的措施不能光只著重於硬碰硬。我們也要和中國人民交流,賦予它們能力…生氣勃勃、愛好自由,與中國共產黨絕然不同的中國人民。

這,就從面對面的外交開始。不論我到何處,都遇到許多才華洋溢又努力的中國人。我還見過逃離新疆集中營的維吾爾族人和哈薩克斯坦人。我也和許多香港的民主領袖談話,從陳日君主教到媒體人黎智英都有。兩天前,我在倫敦和為香港民主奮鬥的青年羅冠聰會面。

上個月,我聽了天安門事件倖存者分享的故事。他們其中有一人今天也在現場。王丹是當時的學生領袖之一,多年來從未放棄過為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王先生,請站起來讓我們向你致意。今天和我們一同在此的還有中國民運之父魏京生先生。魏先生為了倡議民主,被囚禁在中國的勞改營數十年。魏先生請起立讓我們致意。

共產黨不老實,但最大的謊言就是中國共產黨聲稱為中國的十四億人民發聲。中國的人民受到監控、迫害,不敢挺身而出。這與中共的宣稱完全相反。中共對中國人民誠實意見的恐懼遠超過中共對外國批評的害怕。其原因不外乎是深怕自己喪失對權力的控制。各位試想,如果當初武漢的醫生能獲准發出對於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的疫情警訊,今日世界的狀況會好上多少?

數十年來,我們的領袖或無視、或輕描淡寫的處理勇敢中國異議份子揭發我們來往的中國政權真面目的舉動。如今我們不能再忽略中國人民了。他們和其他人一樣清楚,我們不能再重回過去,用維持現狀的方式按照中共的條件去打交道。

七、自由世界過去打倒過暴政,今日我們也可以

但改變中共的行為不能光靠中國人民。自由國家也有捍衛民主的任務。這做起來大不容易。

但我有信心我們辦得到。我有信心,因為我們曾經成功過。我有信心,因為中共重複了些蘇聯曾犯的錯誤--疏遠潛在盟友,破壞國內外信任,拒絕賦予人民財產權和可預測的法治社會。我有信心,因為我看到其他國家的覺醒,知道我們不能走回頭路。從布魯塞爾、悉尼,到河內,我都聽過。最重要的是,我有捍衛自由的信心,因為自由本身的甜美滋味如此美好。

看看昔日光輝的香港,香港民眾因著中共緊縮控制而爭相出走移民。中國和過去的蘇聯不同,中國已經深深地與全球經濟整合。但北京對我們的依賴遠超過我們對中國的依賴。

我不接受我們身處於在所難免的時代的說法.....那種說法以為某些陷阱是預定的....中共稱霸是未來必然的局面。我們的作法並不會注定失敗,因為美國並沒有在走下坡。就像我今年稍早在慕尼黑所說,自由世界依然佔上風。世界各地的人還是想到開放的社會來讀書、來工作和為家人打造生活。可沒有人急著到重慶去安家落戶。

現在是自由國家採取行動的時候。並非所有國家都將對這個中國挑戰採取一樣的處理方式,各國的措施也不應相同。每個國家必須要理解,在面對中共的觸角時如何保護其國家安全、經濟繁榮和其追求的理想。但我呼籲所有國家從效法美國的作法開始–堅持要中共及其並非同質的統治者能遵守互惠、保持透明和負責。

這些是很簡單卻很有力的標準。長久以來,我們都讓中共去定調雙方往來的條件。再也沒有這種事。自由國家必須設定一致基調,並且遵守相同的操作策略。我們必須畫下共同一致的界線,不因中國討價還價和花言巧語而退讓。沒錯,這就是美國最近的作法,我們乾脆的拒絕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非法宣稱…就像我們敦促各國在5G上成為「乾淨國度」。現在由我們來制定標準。

確實,有些國家沒勇氣站在我們的行列,至少目前如此。我們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盟國之一就不願為香港的自由挺身而出,因為他們怕北京政府會限制他們進入中國市場。古有名證,這種怯懦終將傷害其人民。讓我們不要重複過去的錯誤。中國所帶來的威脅需要民主政體一致的努力…不論是在歐洲、在非洲、在南美洲和特別是在印太區域的各國。

如果我們現在不採取行動,那麼有朝一日,中共將侵蝕我們的自由,顛覆自由社會建立的法治秩序。如果我們就此屈膝退讓,我們的後代子孫可能要看中共的臉色過日,而中共的行動正是自由世界的最大挑戰。習近平並不是注定要永遠統治中國海內外,除非我們把這權力拱手讓給他。

這不是圍堵策略。這是前所未有的、複雜的新挑戰:蘇聯當時自絕於自由世界以外。而共產中國已經在我們的世界裡,已經在我們的國境裡面。

所以面對這挑戰我們不能單打獨鬥。聯合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G7、G20,我們總結的經濟、外交,和軍事力量,如果支配妥當,絕對足以抵擋這挑戰。也許我們該成立新的志同道合的結盟......新的民主聯盟。我們有工具。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意願。讓我引聖經經文,難道「我們的精神願意,但我們的肉體虛弱」嗎?

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那麼共產中國將改變我們。我們不能光因為老方法舒適或方便就重新走上回頭路。

八、結論:美國處於幫助自由世界維護自由的有利地位——這也是我們的時代使命

捍衛我們的民主不受中共侵略是我們的時代使命,而美國因著我們的立國原則,處於絕佳的領導地位。上星期在費城,面對獨立紀念館,我解釋過,我們的國家的立國原則是所有人都具有一些不可剝奪的權利。

保護這些權利是政府的工作。如此簡單而有力的事實也是美國之所以能成為舉世人民心目中的自由燈塔,包括中國的人民。理查德.尼克松在他1967年的投書裡說得沒錯,「直到中國有所改變,全球才能安全」。現在,就要由我們來完成他的論點。

今天,危險很清楚。

今天,覺醒已經發生。

今天,自由世界必須有所反應。

我們不能再走回頭路。

願上帝保佑各位。

願上帝保佑中國人民。

願上帝保佑美國。

謝謝各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