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星人綁架的離奇經歷(組圖)


有人聲稱自己看到了巨大的銀色太空船。
有人聲稱自己看到了巨大的銀色太空船。(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攝影師史蒂文•赫希採訪並記錄了一些曾被外星人綁架的過程,這些被綁架者用自己的語言講述離奇的故事。

巴西青年被帶進UFO

在巴西明那斯喬萊斯州的農村,有一個叫聖法斯柯的小村落,這個村子裡有個名叫安尼歐·布斯保斯的青年。不知何時,這個年輕人竟被外星人盯上而惹來了一場風波。

安尼歐身旁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事是在1957年10月初。此時南半球的巴西正值盛暑,天氣潮濕而悶熱。不管是人群的聚集還是農田的工作,都是在日落以後才開始的。

10月5日晚上11點左右,安尼歐和弟弟一起從舞會歸來,正要上床睡覺時,透過窗戶,他看到空中有會發光的東西,而且就在一瞬間,它逐漸靠近並通過屋頂的上空,在通過的那一剎那從屋頂縫隙中投下強烈的光芒,然後又恢復了原先的黑暗。

過了9天,即10月14日,他終於看清這個發光物的真面目了,大約在晚上9點半左右,他和弟弟正在耕田,冷不防這個東西又出現了。

四周圍突然就明亮了起來,他們看到了一個直徑90米,「刺眼且巨大的圓形物體」,好像故意戲弄他們似的,在田裡四處游移,不久,就消失了蹤影。

隔天夜裡,安尼歐獨自在田裡幹活。這次,有一個很大的橘紅色星星落到田裡來,這是一個圓形的UFO,有3根著陸支柱。UFO的光芒將四周照射得猶如白天一樣明亮,在離耕耘機約15米的地方降落。

這個裝著巨大頭燈的龐然大物,上部會旋轉,並從其下部一個個窗子中,射出紫色的光,安尼歐嚇得就要開耕耘機逃跑。可是,不知為什麼引擎卻發動不了。然後他跳下耕耘機要逃跑時,又因這犁過的土太過鬆軟,一腳深陷下去,難以拔出而走不動了。

這時,有人攫住了他的肩膀,他奮力將對方用力擲出。但此時又出現3個人來抓他,他只好束手就擒。

抓到安尼歐的3個外星人都很矮,大概只到安尼歐的肩膀高,他們說的話像狗在叫,一點都不像人。每當他一發出抗議的叫嚷,他們就停下腳步,很仔細地專注地傾聽。

就這樣,被帶往UFO內部的安尼歐,在一個四周都是金屬壁的小房間裡被放下來。他一回頭,看到了5個外星人,其中兩個人將安尼歐緊緊地捉住,他們身上全部穿著緊緊繃繃的灰色連身工作服,且戴著手套。頭上罩著一個很大的頭盔,只有中間一部分是透明的。

安尼歐被帶到隔壁,一個更大的圓形的房間,全身的衣服都被剝掉,接著一種黏稠的液體涂遍他的全身。後來,他又被帶到另一房間,這個房間的門上寫著不知其意的紅色文字。

之後,讓安尼歐降落到地面上之後,UFO就將著陸腳收回,以極快的速度旋轉起來,並且在看起來就快要倒下來的時候,卻在一瞬間像子彈般往前飛走了。當他再度回過神來時,已是隔天早上5點30分了。

因為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所以有好幾年的時間,安尼歐並未向外公開這件事。另一方面,在醫生和陸軍調查官仔細的審問下,安尼歐所說的話完全沒有一點矛盾的地方。

附近認識他的人,都說安尼歐是個正直老實的年輕農夫,不可能說謊的。而且根據醫生的診察結果,在安尼歐的身體上,的確殘留有放射儀器照射過的痕跡。

我記得爸爸曾對我講過,他在上世紀50年代的時候也曾被外星人綁架。
父親說,他在上世紀50年代的時候也曾被外星人綁架。(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以下是一些被外星人綁架的人的自述:

辛西婭:我見過無數種生物

在我30多歲的時候,父親才告訴我有關我的來歷。他說我是一項政府實驗的產物,他們用外星人的DNA創造了我。我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飛船上度過的……我坐過很多種飛船,也見過無數種生物。

這些生物包括火蜥蜴人、小灰人(外星人的一種)、藍色大角星人、仙女星人、亞述人的光戰士、天狼星上的貓人。他們都有著自己的個性和目標。我還曾親眼看到過有人從人形變成爬行動物。

在被綁架的過程中,他們向我展示了各種各樣的飛船,也給我解釋了外星人和地球人混血兒、地球上星際種子、他們存在的原因,以及如何幫助人類的情況。

傑弗裡:他們拿走了我的記憶

當時,我正在密蘇里州聖路易斯一間頗具異國情調的酒吧裡喝酒。突然,有個傢伙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走了過來。他有著黑色皮膚和非常怪異的聲音。他知道很多有關我的事情,而這些情況酒吧裡的其他人並不知道。

然後,他告訴我他此行的目的是綁架我,以便替換我體內的49片芯片。這項手術的操作者是地球人同小灰人的混血兒萊溫斯基博士。在此之後的3個小時,我的記憶被他們抹去了,他們也果真做了之前對我說的事情。

我記得爸爸曾對我講過,他在上世紀50年代的時候也曾被外星人綁架。

珍妮:他們在我右側卵巢上畫圓圈

那天晚上非常特別,天上出現滿月,而且海爾波普彗星非常明亮。當我半夜醒來時,能感到一些細長的、骨瘦如柴的手指在我右邊的卵巢上畫圓圈,我覺得癱軟無力。我不確定我是怎麼看到他們的。我從小養成的習慣就是開著燈睡覺,但當天晚上我房間裡卻非常昏暗。

當我意識到他們在我旁邊的時候,我非常緊張,我能看到一個稍微矮點的小灰人站在我右側,一個瘦高個兒站在我左側,我記得自己用心靈感應告訴他們:「別這樣,我不想讓你們碰我。」我一共說了3次,但他們並沒有停下來。我注意到這兩個小灰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後我就想:「天啊!他們又要用白光把我打暈了!」

在其他接受赫希採訪的對象中,有人聲稱自己看到了巨大的銀色太空船,有人稱看到外星人長著白色腦袋,有人說外星人長得像醜陋版的「海綿寶寶」,還有人表示自己曾被外星人帶上太空,近距離觀看了月亮和土星。

可以看出的是,儘管以上這些人的經歷千奇百怪、各有不同,但他們的共同點是都被外星人綁架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