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余文生右手已無法寫字 妻子呼籲准保外就醫(圖)

2020-08-26 10:3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呼籲,當局應准許讓余文生保外就醫。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呼籲,當局應准許讓余文生保外就醫。(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8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尚被拘禁於獄中的維權律師余文生,他的右手已經喪失部分功能,目前無法寫字。他的妻子許豔呼籲當局准許讓余文生保外就醫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右手不能寫字 妻子呼籲准保外就醫

德國之聲中文網8月17日報導,維權律師余文生在被中國政府關押大約1千日之後,在8月14日第一次見到由妻子許豔所聘請的代表律師盧思位,兩人會面逾3小時。不過,雙方在會面後傳出余文生健康不佳的消息。

維權網資訊中心8月24日報道,余文生的妻子許豔通報說,自己在8月14日得知余文生的右手已經喪失部分功能,已經不能寫字了。許豔在得知此事後,在家裡痛哭。

許艷14日的推文表示,余文生的牙齒出現了問題,「他的右手現在不可以寫字了,他的上訴狀是左手寫的,右手發抖厲害,他的右手被關押前是健康的。」許艷當時才剛給徐州市看守所0516-68606415打過電話,要求徐州市看守所立刻調查余文生的右手問題,並立即給余文生進行治療。

許豔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余文生是使用左手在6月19日撰寫上訴狀的。盧思位律師也提到了余文生的右手在會面過程中抖得非常厲害,因此今年6月的上訴狀是他以左手撰寫的。

許艷強調,「在被中國當局逮捕關押前,余文生一直是用右手吃飯寫字,他的左手是不會寫字的。」她認為,這代表余文生右手的受傷情況很嚴重,但此現象也已經發生很長一段時間了。許艷還提及了余文生目前的牙齒也不好,「余文生左邊牙齒無法嚼東西,右邊則是掉了一顆牙。」

余文生在與代表律師盧思位會面的過程中還提到,自己在被關押期間與20多人同住一房,且長期處在饑餓狀態中。余文生還向盧思位提及,自2020年春節迄今,自己一次都不曾領到許豔特意儲存、要給他的錢。

許豔也表示:「我從春節至今,曾經多次透過郵寄的方式寄錢給他,但是都被退回。7月23日我到達現場存1千塊人民幣,但是余文生依然沒收到這筆錢。8月13日我再到徐州附近郵局寄了3千塊錢,但我也不知道他是否能收到。這個情況也讓我很擔憂,因為他跟律師說時常無法吃飽飯,如果看守所不讓他花錢的話,我想他的情況可能會更加不好。」

15日,許艷再度透過推文表示,余文生告訴盧思位律師,他新年過後沒有收到錢,要妻子給他存點錢。7月22日,許豔在現場存入的1000元,為什麼迄今沒有給余文生?8月14日,許豔再度前往郵局寄了3000元,工作人員卻說徐州市看守所昨日剛取過20多萬,約半個月再去取,但余文生現在沒錢花。許艷強調,「希望徐州市看守所儘快把4000元給到余文生律師手中。」

另外,雖然余文生已經在6月19日針對一審的判決結果提出上訴,不過許豔表示,要透過上訴改變北京當局做出的判決,機會幾乎是零。許豔向德國之聲表示,她認為依余文生目前的健康狀況已經不適合再被中國當局繼續關押,因此她於8月16日向江蘇省高院遞交了取保候審的申請書,盼能夠爭取讓余文生返家治療右手傷勢。

許豔也透過推特發文稱,要求中國江蘇省高級法院,「能遵從法律與人道,讓余文生取保候審回家治療」,不可以眼睜睜地看著余文生律師的右手殘廢。許艷疾呼,請求大家幫助,緊急救助余文生返家治療,以保住右手。

余文生小檔案

出生於1967年11月11日的余文生,北京市人,曾擔任北京市隆聚律師事務所主任、前北京市律師協會的青年委員會委員,原為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律師,是一名北京知名維權律師、中國在押政治犯。

2008年,余文生因在中國奧運的智慧財產權事宜方面付出巨大努力,因此榮獲由北京市律師協會頒發的「律師行業奧運工作突出貢獻獎」。

2014年,余文生曾被評選為北京市石景山律協律師代表;近年來,因為高度關注弱勢群體,擔任過多宗維權案件當事人的代理律師(例如基督徒徐彩虹、何斌案及王春豔姊妹敲詐政府案、浙江維權代表朱瑛娣案、拆遷上訪者趙勇案,以及著名律師王成訴律協與法制日報案等),並受到業界與維權群體的普遍好評及歡迎。

2014年9月17日,余文生因前往黑龍江省的牡丹江市看守所要求面見當事人(即遭到關押的法輪功信仰者),而遭警方非法抓入看守所。

同年9月30日,因為前往監獄迎接因為要求官員財產公示而遭判刑的維權公民袁冬出獄,引發當局的再次不滿。

同年10月8日,余文生因前往預約會見因為聲援香港占中事件而遭到羈押在北京市豐臺看守所內的維權公民張宗鋼,被拒絕後則將實情發佈至網上,遂又一次遭到當局的強烈不滿及惡意打擊,10月13日遭到北京市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抓捕及刑事拘留。

2014年11月20日,遭到北京市大興區檢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許艷曾先後委託八位律師要求會見余文生約近二十次,但當局均以「需要向市局彙報、案件涉及國家秘密」等作為理由,加以拒絕;2014年1月20日,余文生最後被取保候審釋放。

據悉,余文生獲釋之後,因為當局的刻意騷擾及暗示,令他一直不能夠正常地找到工作;因他在看守所期間患上小腸疝氣,同時又遭受獄警酷刑虐待及饑餓折磨。

2018年1月11日,余文生正式對北京市大興區檢察院提出了要求國家賠償申請,不料1月15日卻等來了一份來自北京市司法局註銷他的律師資格證的決定書。

數天後,也就是1月20日,余文生遭到北京市石景山警方以涉嫌「妨礙公務罪」再次刑事拘留。先被羈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後來其罪名又被更換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他也遭到徐州警方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18年4月,余文生被正式逮捕。辯護權也一直遭到剝奪。

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遭到北京當局秘密開庭後,又遭到秘密判決,隨後獲悉余文生律師獲刑4年,以及被剝奪政治權利3年。刑期到2022年1月19日。目前仍關押在徐州看守所內。

維權網表示,對於余文生律師的境況,將持續關注。

國際特赦組織發起寫信活動 救援被拘留被酷刑的余文生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網站近日發起「寫信救援拘留期間遭受酷刑的余文生」活動,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表示,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遭到當局拘留逾18個月,終於在8月14日這日獲准與委任律師見面。律師表示,余文生被拘留期間遭受酷刑,而他個人健康狀況也急速惡化。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強調,余文生因為和平行使言論自由而遭到監禁,他是一名良心犯,當局必須立即無條件將他釋放。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呼籲,隨手拿一張空白明信片或是信紙,以中文、英文或是熟悉的語言寫下對檢察長殷召明說的話,或是參考該分會提供的訴求範本信照著撰寫,並將聲援信在10月21日之前寄至「221112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蘇省徐州市徐州市看守所銅山區三堡鎮南206國道東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