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時代的最後一隻恐龍——盧卡申科(圖)


盧卡申科
盧卡申科(圖片來源:ALEXANDER ZEMLIANICHENKO/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7日訊】(法廣RFI)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正面臨著本國人民空前的抗議,作為蘇聯崩潰時期出現的一個強人,盧卡申科正在為自己免於消失而拚搏。

法國世界報勾勒了這位強人的肖像。這是一個無法不讓你感覺無處無在的巨大恐龍,可是現在當他出現在明斯克住所,黑軍裝,衝鋒槍在手,卻讓本應該顫抖的白俄羅斯止不住地發笑。這件事發生在8月23日。距離總統住宅幾百米遠,巨大的人群再次聚攏在獨立廣場,十萬人眾口一聲:盧卡,下臺吧! 忠誠於非暴力原則,示威者在總統府安全線止步,然而盧卡申科乘坐直升飛機,與武裝到牙齒的15歲的兒子空降總統府,他要鎮住他們。

盧卡申科難以立即明白的是,某種機制被破壞了。恐嚇已不起作用。為了贏取8月9號的總統大選,他精心組織了一場空前規模的舞弊,得票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只有少數幾個拒絕服從命令的投票站清點的結果顯示,他的對手斯維特拉娜·季哈諾夫斯卡婭極可能贏得了第一輪大選。以往作弊,次次成功,這一次難以過關。讓盧卡申科想不通的是,警察的大棒也難以驅散憤怒的示威人群。

當MZKT重型軍用汽車製造廠的工人,這些本來都是事先選好的歡迎他來訪的群眾,8月17號對著他喊「走開!」,盧卡申科滿臉大惑不解。連這些基本盤都要把他拋棄了,為什麼他還要戀棧?一個簡單的理由:莫斯科和忠誠於他的安全部隊暫時延遲了盧卡申科的垮臺。

盧卡申科贏得民意的手段,威脅和哄騙,再也不靈,連他本人近來甚至也忘記了頗有吸引力的高分貝發音。面對一群圍著他駕駛的拖拉機的核心的核心,他承諾他絕不會拋棄他們,甚至在他死後也絕不會拋棄。盧卡申科在俄羅斯與西方之間靈活穿越的身段驟然老化,再也引不起人們多少興趣,他指責警惕俄羅斯干預與他指責北約可能的入侵在聽眾席上只引起幾個人聳聳肩膀。

盧卡申科像唐吉珂德面對風車大戰,不過,如果說盧卡申科僅僅是這些就過於簡單。他代表著一個時代,他鍛造了一種模式,一個縮小了的蘇維埃主義與民粹主義的雜糅。官方對他的簡歷描述,這是一位來自土地,從基層成長的人民之子,事實上他很早就進入權力階層,1990年,已是白俄羅斯加盟共和國議會議員的他加入了「為民主的共產黨人」團體,他很快就獲得威信,1994年白俄羅斯總統大選前他樹立了一個與腐敗鬥爭奮不顧身的形象,他出行時一個皮箱隨身不離,他稱那裡面裝著官員貪腐的「證據」,投票前幾天傳出他成為暗殺對象的消息四傳,這一切構成了盧卡申科的全部神話。

盧卡申科獨裁的基石之一是行動神速,1996年,年輕的盧卡申科便推動有利於自己的修憲,把總統任期延長兩年。1999年-2000年,他的三位最強有力的政治對手先後失蹤,他們很可能遭到了暗殺。

盧卡申科的特殊之處在於,在其他前蘇聯衛星國總統向各自的人民至少在口頭上大力推銷現代化以及主張向外部世界開放的時候,盧卡申科懷舊、守舊,難忘蘇聯時代。1995年起,他確定俄語與白俄羅斯語共同為官方語言,新國旗參照蘇聯國旗設計。盧卡申科的白俄羅斯夢想擁有蘇聯時代巨大的工廠,它們的標誌就是拖拉機和煉鋼爐。在26年的統治時間裏,白俄羅斯官方電視無數次播出他訪問工人、農民的畫面,以此宣揚白俄羅斯所欣賞的某種模式,自願傳遞出一種「農民式」的大男子主義和隨機應變的智慧。

不過,盧卡申科拋棄了蘇維埃主義的誇張,針對工人階層,他採取了一系列社會保障措施,所有不盈利的工廠國家提供大量補助,保障就業和工資。鄉村和農業領域,盧卡申科力圖推行並部分實現了現代化,但是,白俄羅斯四分之三的經濟仍然控制在國家高層的少數人手中。

白俄羅斯是一個安全的國家,免受激烈變動的外部世界的干擾,維持著一成不變的秩序,包括死刑。公路狀態良好,精英階層的腐敗比鄰國烏克蘭要輕許多。白俄羅斯之所以能夠維持這種狀況,一方面來自俄羅斯的支持,俄國通過提供極廉價的原油補助白俄羅斯經濟,但也正是這一進程即將結束加速了盧卡申科的終局,他已無法維持白俄羅斯愈來愈沈重的財政需求。

盧卡申科模式也就是國家專權的模式,國家高層不透明,幹部不斷輪流,防止他們結夥或產生野心,而克格勃強大到控制著社會的各個角落,大眾傳媒被控制,反對派被邊緣化,大選大規模灌票等等,不一而足。2004年,盧卡申科正式廢除任期制,自許為白俄羅斯之父的他從此可以擔任終身總統。翌年,美國國務卿賴斯形容:盧卡申科是歐洲的最後一個獨裁者。

盧卡申科面對的第一個比較嚴重的危機發生在2010年,在明斯克,數萬民眾上街揭露選舉舞弊,但遭到武裝力量的野蠻鎮壓。另外一個轉折可能是 烏克蘭出現的橙色革命,盧卡申科警惕地觀察者,擔心俄羅斯侵佔克里米亞一類的事件會出現在白俄羅斯。為了避免白俄羅斯遭到被併吞的命運,盧卡申科早與俄羅斯於1999年簽署了結盟條約。

有意思的是,烏克蘭發生的動盪給盧卡申科帶來出其不意的運氣,在白俄羅斯人眼中,他的國家要穩定的主張似乎產生了實效。面對混亂,盧卡申科成了國家抵擋動盪的基石。在外交上,與俄羅斯拉開距離,在調節烏克蘭衝突中,在西方眼中他成為一個不可或缺的仲裁人。在釋放了最後一批政治犯之後,盧卡申科甚至獲得歐盟取消所有針對他的國家的經濟制裁。不過,他始終沒有等到可以拯救其國家免於破產境地的數百億巨款援助。

生活永遠在開始,面對本國民眾空前的抗議,歐盟可能的制裁,盧卡申科重新投向他並不情願的克里姆林宮手中,他不願意像他的烏克蘭同行亞努科維奇一樣,被本國人驅逐,最後流落在莫斯科郊外的一座別墅中。

在26年的統治中,這位傲氣十足,被奉承者包圍的人物,已把自己等同於國家。在遭遇民眾拋棄之前,甚至要準備把自己的兒子尼古拉培養成自己的繼承人,走到哪裡,他都把尼古拉帶到哪裡,穿著訂做的軍裝,現在,尼古拉時刻陪伴在父親的身旁。

在他的宮殿裡,他沒有想到白俄羅斯會突然發生這麼大的轉變,8月16日,盧卡申科執政以來首次,數萬名白俄羅斯人出現在街頭抗議,請他開路,他們奮力對抗安全力量粗暴的鎮壓。盧卡申科也許難以相信,這個國家竟然在沒有請示他的情況下發生了突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