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傳良:監獄高官指揮在職官員太可怕 大陸反共潮暗流湧動(圖)

2020-09-15 07:13 作者: 邢亞男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李傳良:監獄高官指揮在職官員太可怕,大陸反共潮暗流湧動。
李傳良:監獄高官指揮在職官員太可怕,大陸反共潮暗流湧動。(攝影:Lotus Xing/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9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邢亞男採訪報導)日前,黑龍江省鷄西市前副市長李傳良在接受《看中國》專訪時表示,自己曾經作為體制內的人,恐懼感很大,不敢説話是一方面,高官是高危職業是另一方面。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他從對共產黨不信任,到放棄任何一點幻想,到堅決反對的轉變過程。他告訴記者,他站出來是想讓更多的中國人站出來,他説現在大陸反共暗流湧動,他也想對海外的華人手足,尤其是年輕人說,身在海外自由世界,希望大家都能重新學習普世價值,認真思考甚麽是對,甚麽是錯。

獄中官員能指揮現任官員太可怕

李傳良向《看中國》講述了鷄西市委書記許兆君貪腐等事件的典型案例,他說這些事情在全國各地相當普遍。最後許兆君出事被抓,但處理太簡單,「最後處理他,輕輕寥寥的,說他有1000多萬不明財產,他家得有幾十個億。所以我感覺這才是中共最可怕的一面。他被處理了,在監獄裏還能指揮外面,可以指揮在職人員,這多麽可怕。」

不同流合污面臨被抓、被殺現狀

記者:你在這個位置不同流合污,可能會面臨甚麽樣的情況?

李傳良:查他的,都是許兆君書記的學生,他上面有高官,比如說原黑龍江省省委書記王憲魁保護他,例如原政治局常委賈慶林,這都是保護傘,所以這件事給個處分就完事了。我們舉報十幾個事件,都是認真按程序向上報告的,最後雖然他也出問題了,也被查了,但那都是蜻蜓點水的事啊。

而我們這些舉報人,共同提供證據的人,陸續都被抓了。而反過來我們被打擊報復,現在都是他的徒子徒孫啊。他有餘威啊,他兒子是原來刑警隊長,以黑打黑,黑社會這一套的,平時都帶著槍。我們在國內每天都害怕他僱兇把我們殺了。

被逼梁山 對共產黨不信任到徹底反對
放棄了對中共的任何一點點幻想

記者:您剛才講了,您舉報當地市委書記貪污腐敗,我感覺您當時還是寄希望於這個體制,希望上級能夠查。那您覺得他那個保護傘為甚麽會保護他,您現在還寄希望於這個體制嗎?

李傳良:我不寄希望了,利益群體。利益群體,上下利益都勾結。因為現在的做法都證實了,他現在還在指揮,還在採取行動。現在不都是對我的打擊報復嗎?我當時舉報就兩點,一是出發於正義感,確實是直言,一個礦工的兒子,我感覺容忍不下去了,實在無可奈何。有些人都勸我,一件事、兩件事何必呢?再一個已經開始受到他的打擊和恐嚇,你總得反擊啊,這些原因。但是我沒想到,這些不了了之,現在餘威還在採取行動,那你説我怎麽想啊?

我只有對這個黨,更加更加的不信任,徹底的反對了。我只有放棄了任何一點點的幻想,所以甚麽叫被逼梁山,當然我說的不一定形象,我就這麽比喻,那你怎麽辦呢?

大陸爭取自由的人很多

記者:您剛才說您周圍有很多和您持一樣觀點的人,在您的環境中,是不是有一部分人還是覺得願意維持現狀,有一部分人是像您一樣要爭取自由、有正義,您能説一下比例嗎?

李傳良:爭取自由的人多,還是多。身不由己的人,沒有辦法。純粹獨權的,是它那個利益集團的,腐敗的,還是少。誰不想體現點個人價值,做一點事呢?我只是敢説出來,很多人不敢說,越來越不敢説。

與其被黨嚇死、害死不如站出來
希望大陸人知道真相更多人能夠起來

記者:您剛才在聲明中提到為了下一代,很多人覺得把子女送到海外這樣自由的環境就是為下一代負責,您為甚麽選擇公開聲明這樣比較來説要承擔更大壓力的一種方式?

李傳良:你説到實質的點上了。一是我以前說的,沒有辦法了。甚麽叫沒有辦法了,我說這話甚麽意思呢?那我這些戰友,親朋好友,他們陸續被打擊啊,我不再發聲,不再聲援,誰去發聲去聲援啊?

第二我的脾氣秉性,很多人說我不適合從政,就是脾氣秉性問題,就因為這些發言致使這個狀態嘛,我現在還要堅持我的秉性。

第三,我也是得癌症的人,我快60歲了,我不管活幾年,我能怎麽的?說白了,我被它嚇死了,被它打擊死了,被它害死了和我病死了,沒甚麽區別。所以我剛說了,我能發點聲發點聲,能讓世界的人民,特別中國大陸知道真相,能號召更多人起來,我知道我這點聲音哪到哪啊,非常綿薄,但是我就想啊,中國現在這個體制爛透了,是個暴政體制,是個腐敗體制,能否將來達到民主自由,真正的一個法治國家,可能是我的下一代,後下一代他們了。所以為啥聲援香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活動我都去參加,我覺得香港是中國一個多好的世界窗口,何必這麽去做呢?這就我真實理念。所以剛才問我為甚麽這麽做,我就沒辦法,東北話,我豁出來了,就這麽做了。

支持、聲援、贊同香港人

記者:您是今年8月出來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去年6月開始的,您當時在國內聽到的消息和來到海外看到的一樣嗎?您周圍的人對香港人的精神怎麽看?

李傳良:國內的消息都是反面的,暴動,港獨都這些。但是瞭解真情都知道,他就是一個民主的要求,他沒要求別的,你就執行中英聯合聲明,執行好香港特別法,要求並不高,沒有任何人說他港獨的狀態呀。

為啥我說為了孩子,那都是年輕人,那都是孩子啊,我是非常支持他們,聲援他們,贊同他們,而且我認為他們也不過分,他也沒做別的。

而且我認為作為將來全球貿易,她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窗口,是很好,應該保護她的特殊地位,而且我認為應該發揚光大,逐漸用她的體制、機制、制度,去帶領中國的沿海城市,甚至大灣經濟,這才是好的嘛。你説現在做到現在這樣,很多香港的特殊政策都被取消了,這不中國的窗口沒了,何必這麽去做呢?那這個背後,你就為了一個專權,為了一個專政,為了維護不垮臺,沒必要啊,所以我看法很簡單,就這麽個看法。

中國最大的問題是教育
海外華人應認真思考甚麽是對甚麽是錯

記者:您是體制內人,現在出來公開對抗中共暴政。但海外一些華人,比如您剛說到的下一代,留學生們,他們不知是不是國家意識,認為不能說中共不好。7月份美國關閉了中共休斯頓領館,一些讀者朋友不去拿報了,原因是他們認為這是美國在欺負中國。您想對我們海外的華人朋友説些甚麽?

李傳良:我認為他不瞭解真相,而且被洗腦非常嚴重,當然年輕人,不是說嘛,中國最大的問題是教育問題,我説句公正的話,人各有志,各自有各自的志向。

第二呢,他們都有家屬親屬在國內,都會國內通過各種方式去要求他們,他們也不敢去做。現在也一樣,有出來反對的,當然也有贊同的嘛,這是正常現象。

我是想對他們說呀,年輕人,真正尤其在海外,要多自己好好分析分析,多動動腦筋,多學習學習這種普世價值,然後呢認真自己去思考甚麽是錯的,甚麽是對的。尤其中國大陸出來的年輕留學生,應該為他們自己未來著想,他們應該真身看看,身在這個民主的國家,自由的國家,法制的國家,但我想說他們還是很年輕。

打壓讓共產黨越走越完蛋、越走越滅亡

記者:您從前是體制內人士,在個副市長這個職位都管不了這個事情,是不是體制內幾乎每一個人都是無能為力。現在包括中央,也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上級也沒有辦法。體制內人人都有職務,為甚麽人人都無能為力?

李傳良:你現在就等於説到一個真真正正的原因了,那不就是共產黨執政的不是理念了,是制度、是政策、是策略得改了,這麽下去不是整個中國經濟跨了,經濟完了。這不一針見血的説到了嘛,從上到下都這個狀態,那該怎麽做啊?所以現在海外都在呼籲嘛,這才出現了很多人發聲呼籲,他親身看到了不行了,得說呀,雖然位卑言輕,起不到甚麽作用,但説完了得變成政策制度去做呀,但它不這麽去做呀,它打壓壓制啊,那不越走越完蛋嘛,越走越滅亡嘛。

改革不通應走徹底民主化道路

記者:大陸和臺灣同宗同種,臺灣走民主道路很成功,特別是最近的防疫在國際社會獲得很高的讚譽,而大陸是相反的情況。您從前是體制內人士,您認為是該走改革道路還是徹底的民主化道路?

李傳良:我認為必須得徹底走民主、法制。改革呀,今天改過去了,明天又改回來了,總在個人的統治下不行,必須得靠法制,必須得提倡自由,必須得推進民主,只有這樣,中國的民族未來才能發展下去。

國內反共潮流暗流湧動

記者:您感覺現在反共是一種潮流嗎?

李傳良:暗流湧動,我說的暗流是國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