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絕小區強制人臉識別 我也不用百度(組圖)

2020-09-28 07:11 作者: 張依依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人臉識別
北京東城區崇外街道,受訪者所在小區門口(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看中國2020年9月28日訊】7月,一臺機器突然出現在趙稻(化名)每天出入的社區門口,方方正正像一個電話機。靠近時,電子屏上會顯示出他的臉。這讓他不安,每次經過時都盡量離得遠遠的,還要把口罩往上拉一拉。

機器的用途很快揭曉。8月4日,關於安裝新門禁的告示貼出,通知全體居民,小區將開始進行封閉式管理,實名記錄居民出入信息。新的門禁IC卡與人臉信息關聯在一起。這張小電子屏不僅會照出他的臉,還能進行識別,顯示是「住戶」還是「陌生人」。

自此,趙稻開始了一場長達一個多月的交涉,試圖讓物業取消對業主臉部信息的強制錄入。

社區人臉識別,用面部信息代替傳統的鑰匙或門禁卡,作為住宅出入的憑證,這樣的裝置正在北京全面鋪開。沒有公開數據顯示多少小區被囊括其中,但它顯然已經從零星試點變為大範圍覆蓋。

工人日報報導,早在去年7月,北京就已經有59個投入運營的公租房項目完成人臉識別系統覆蓋。今年7月,北京住建委規定,要求所有新建公租房項目都需同步建設人臉識別系統。

技術逐漸滲入日常,對於信息安全的法規也在快速迭代。新版《個人信息安全規範》規定,不得強制收集個人生物識別信息,採集前需徵得信息主體的明示同意。然而現實中,許多人面臨的卻是沒有選擇的變相強制。

我拒絕小區強制人臉識別我也不用百度
北京三里屯地區,一個小區拉出推行人臉識別系統的橫幅(圖片來源:豆瓣用戶PE拍攝並提供)

趙稻所住的小區位於東城區,是2003年建成的回遷房。社區大門處有一個控制機動車出入的伸縮閘,平日會留出一個兩臂寬的空隙,供行人自由通行。如今這個空隙上安裝了一道門,人臉識別設備被安裝在門的內外兩側,出入都需要驗證才能開門。趙稻發現,周邊其他小區門口也出現類似的門禁設備。

從8月初到9月中旬,趙稻和12345(政府服務熱線)進行過17次通話,與街道社區人員反覆交涉無果,又不得不通過市長信箱網上信訪。

最終,趙稻發現事情也許並不複雜,因為即便不錄入人臉信息,這套設備仍能給他做出一張完全可通行的,普通的門禁卡,他需要的似乎只是一個不錄入許可。雖然一開始,沒人認為收集他的面部信息需要獲得他的許可。

以下是他的口述:

我朋友溫雯(化名)也住這個小區,8月9號那天,她房東來了,拿著房本帶她去樓下辦卡。回來的時候她和我說,你知道嗎?這個竟然強制要求刷臉。她覺得挺可怕,挺瘮人的。登記處的人說,物業只能登記不能拿信息,不用擔心隱私泄露的問題。

辦門禁卡的通知最早是8月初貼的。我當時查了一下,小區物業到底有沒有權力安裝門禁。然後發現,事實上,是需要小區業主委員會統一通過決議,才能授予物業公司這個權力的。如果像我們一樣,沒有業主委員會,那麼就要看和物業簽訂的物業管理合同,如果上面沒有寫,它需要重新跟業主簽新合同,你再決定同不同意。

但我後來考慮不能和物業發生矛盾,因為它離我生活太近了,就在我樓下。另外,其實很多別的小區也有正常的門禁卡,登記身份證或者手機,在一定程度上我也享受到便利,覺得還是可以接受的。

直到它說,要強制人臉識別,那我就不理解了。我就給12345打了個電話。12345的處理方式是,接線員會把你的事情整理成一個小型的報告,幫你去找負責的部門,也會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你得到反饋。我之前打12345解決的事情特別多,所以這次也很有信心。

果然,第二天街道就有個人打電話給我,說他們可以去物業打個招呼,幫我專門開闢一個不需要錄臉的通道。但我不願意。我是覺得,不應該按「鬧」分配,如果這個事情確實是違規的,就應該給所有人都這樣辦。

他說行,那您方便說一下您具體住哪兒麼?我說我不方便。而且我還有很多朋友都沒有辦這個卡,都在等結果,即使知道我住哪裡也沒有意義。

當天我就和溫雯說,街道回電了,說會給我答覆。我倆當時還很開心,暢想了一下不用人臉識別的未來,沒想到後來過了一個月都還沒搞定。

接下來這件事暫時就沒有聲音了,直到8月14號,又有人打電話過來,一個聽著很慈祥的阿姨的聲音,說她是崇外街道劉主任。她跟我講,他們也沒有辦法,規定要求就必須要錄人臉。因為咱們小區日租房比較多,人員比較混雜,這是為了方便管理。如果簽的是租房合同,這個卡還會有一個有效期。她跟我講,這個是北京市政府推行的一個事情,旁邊那個小區也打算安裝。

總之,她就一直在試圖說服我接受這件事。基本邏輯就是別人都同意了,別的小區也要裝。很像我爸老經常和我說的,大家都沒問題,咋就你有問題呢?

後來我發現,還真的不只是我有問題。我在網上查到,人民網領導留言板上有一堆對於小區強制安裝人臉識別的投訴,其中有兩個的處理結果還是成功的。我心裏就有底了,知道法律是站在我這邊的,這的確是違規的行為。

其中一個是北京市房山區長陽鎮的,那人估計是個律師,列了很多法律法規,後來我的上訪信有一部分就是抄他的;還有一個是朝陽區的,乾脆就說,你這是不尊重我們選擇權,我就是不同意。

我拒絕小區強制人臉識別我也不用百度
受訪者小區人臉識別門禁。(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以前我看過一句話,戰國時期的一個人講的,我深以為然,大概就是說如果拔我一根頭髮對全天下都有益,我也可以不拔,因為我有選擇權。

(編者註: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不與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出自《列子.楊朱》。)

我就決定去信訪。這時候已經是8月27號了,期間我去了幾次外地,這件事一直耽擱著。27號的時候,我發現樓下閘門已經安好,還給關上了。旁邊有兩個人,應該是安防公司的工程師,正在調試。

這之前還有另一件事,8月中旬的時候我就打12345,把投訴轉給了崇文門派出所。我這時想起來了,就打電話回去問處理結果。接線員說,系統裡回覆了,是根據京公人口基層字[2020]260號文件,然後是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的規定。總之就列了一些上級部門,一堆紅頭文件,表示他們是合規辦事。

這一下子好像就把路給堵死了,無處申訴。當時還坐在出租車裡,我就很生氣,讓接線員說慢一點,他一邊報我一邊在手機裡把文件名給記下來,回去查。後來都沒查到,可能不是公開的文件。

就是在那個時候,我搜到了人民網上的那幾個處理結果,長陽鎮的那個人給我指了一條明路,我可以用法律法規來應對它。我的訴求很簡單,跟12345也是這麼說的,我同意用身份證,但不同意用人臉識別,我拒絕登記我的任何生物信息,因為我的臉長不出第二幅來了。

9月5號當天我就在市長信箱上投了網上信訪,信我都提前寫好了,我也想過如果這樣也無法解決,那麼就可能要走行政訴訟。

信訪內容片段:

我認為派出所或者物業均無權強制我在小區辦理門禁時錄入面部信息(物業和派出所從未在文字中明示「強制」,但在明示不同意的情況下依然被迫錄入面部信息否則不予辦理門禁卡我認為已經等同於實際意義上的「強制」。)這類行為與國家層面的法規《信息安全技術個人信息安全規範》相左,《規範》5.3(a)款中明確規定:「收集個人信息前…並獲得個人信息主體的授權同意」,且有關內容已更新修改,新版《規範》即將於今年10月1日實施,其中對於收集個人信息者提出了「單獨告知」及「取得明示同意」的雙重更嚴格要求。

如果是為了轄區的治安狀況就不加甄別、一刀切地強制所有人提供個人生物信息,且不論日後可能出現的風險,至少公民和業主的選擇權和同意權均沒有被尊重,同時也與依法治國的理念不符。

過了三天,9月8號早上十點多,我接到一個電話,說是街道的書記,來解決問題的。他說他們跟物業溝通了一下,現在這個系統也不是非得人臉識別,總之我現在可以去辦理,不會再強制錄入人臉信息。我特別激動,上訪成功了。

最後算下來,因為都有通話記錄,我和12345一共打了17次電話。我發現,在對非實權部門的投訴上12345特別有效,當時投訴街道的時候,它會每天給我打電話,問我滿不滿意處理結果,不滿意就會繼續打下去。街道也會受到這個壓力。

在這時候,新的門禁其實已經開始施行。每次出入我就只能等,很煩躁,有些人確實也就刷臉刷開了,我再跟著進去。每次反正我都惡狠狠地推一下那個門,也沒什麼其他辦法,只期待多推一推那個門就壞了。

溫雯其實也是,不明就里地被房東挾著錄了臉,回來之後細想,覺得有問題,所以她就沒讓她男朋友辦,想一起等到可以不刷臉的那一天。

那個機器是進出都要刷的。上面有一個攝像頭和顯示屏,中間是刷卡的地方,最下面是一排數字按鍵。但我後來發現,它做的其實很狡猾,你刷卡的時候,不可避免地會被照到臉。所以我現在都遠遠地把拿著卡的手伸過去,臉別在一邊,摸索著開那個門。而且還戴口罩,我的口罩不是為了防疫,主要是防它。

我那陣子就很煩躁,覺得這種行為竟然還強制實施了,實在是令人憤怒。我也確實怕他們一直拖著不解決,就會造成很大不便。最後有一天甚至都有點動搖,想說乾脆不成讓我爸來辦一張。但也許這就是他們的策略,慢慢耗盡你的耐心。

而且我發現,10月1號個人信息安全規範的新規就實施了,它湊到9月1日上,甚至讓我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各種不爽的情緒累積到一起,我就每天都給12345打電話。

(編者註:上述新版《規範》規定在收集個人生物識別信息前,應單獨向個人信息主體告知收集、使用個人生物識別信息的目的、方式和範圍,以及存儲時間等規則,並徵得個人信息主體的明示同意。)

我拒絕小區強制人臉識別我也不用百度
朝陽區三里屯地區,一小區門口安裝了人臉識別門禁,尚未投入使用。(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所謂的安全,真正的效果也很有限。之前,我為了表示不滿,把所有來裝修的做保潔的都推到了9月1號,那天我家一共來了三撥人。第一個上來的保潔阿姨跟我說,你們小區那個門禁好過分哦,非得讓我登記,還讓我辦卡,我才不辦嘞,我也沒有登記。我問那你怎麼上來的啊,她說我跟保安吵了一架。

後來兩撥也都是和保安吵架進來的。我發現其實勞動人民普遍都是這樣,因為他們真的要跑很多小區,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如果每一個地方都辦卡的話,他們也沒那個錢。我們那個順豐有一次跟我還套近乎,讓我幫他辦張卡,因為他們辦卡要100塊錢,押金50。

接下來又發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說深夜醉漢沒帶卡要回去,保安非得讓他登記,他就打算打保安之類的。到9月14號,我終於拿著身份證和房本去辦卡了,又聽見他們說那個人臉識別壞了,檢測不出來,要拆下來拿去修。保安也被搞得很煩,來來往往人很多,他就會在早晚高峰的時候,把機動車道的伸縮閘打開一個口子,現在乾脆10點也開,11點也開,大家也都自由進出。片警轉過來的時候,再把它關起來。

我就很不喜歡李彥宏那句話,中國人願意為了便利讓渡隱私,所以我都不用百度。我就要告訴你,我們是願意為了隱私去犧牲一些便利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全現在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