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律師詳析拜登對「硬盤門」的回應(圖)

2020-10-17 07:27 作者: 肖然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拜登
身陷硬盤門醜聞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圖片來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

【看中国2020年10月17日讯】(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綜合報導)美國刑事辯護律師、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特里(Jonathan Turley)在福克斯網站撰文,從法律角度分析了拜登陣營對「硬盤門」醜聞的回應,令人對拜登的驚天醜聞越發好奇。

「法律用來確定真相,而政治常常用來掩蓋真相。」特里開篇寫道。「這就是為什麼在直視醜聞時很少能看到真相的原因,而需要外圍的視覺或分析,最具啟迪的往往不是一眼就能看到的。

這位律師引述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賽馬失蹤的探案手法,來說明拜登團隊對硬碟們的回應頗為奇怪。

當福爾摩斯向檢查員問尋「狗在夜間的奇怪事件」時,得到的回答是「狗在夜間沒有做任何事情,」

福爾摩斯說,「那是一個奇怪的事情。」

特里接著說,「當《紐約郵報》爆出驚天新聞時,拜登競選團隊面對數萬封電子郵件通通支持一個指控,即亨特.拜登能獲取數百萬美元,是利用他的父親、時任副總統拜登的影響力。」

「其實,有充分的理由懷疑是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將電腦留在商店,因為電腦店店主看不清幾英尺內的東西,而且事情被披露的時間點恰恰是大選前的幾週。」

問題就出在拜登團隊沒有「狗吠聲」。

電腦文件顯示了大量亨特拜登吸毒或其他尷尬照片,也包含與已確認記錄吻合的日期和地址。

三聲「狗吠」

如果這些都是捏造的,那麼在新聞發布後幾小時內我們應該聽到三聲「狗吠」。

一. 這不是亨特.拜登的電腦

拜登的第一反應明顯是否認這不是亨特.拜登的電腦。畢竟,法律上失明的電腦商店老闆艾薩克(John Paul Mac Isaac)說,他無法認定是誰丟下了筆記本電腦。

但是,事實上,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表示,「筆記本電腦是亨特.拜登遺留下來的,當時他處於重度酒醉狀態。」這與艾薩克所說不符。

然而,還有一個問題,如何解釋筆記本電腦上貼有「博.拜登基金會」(Beau Biden Foundation)的標籤,而電腦裡有高度犯罪的文件。(註:博.拜登是拜登的大兒子,已因患癌去世。死後有成立博.拜登基金會)

拜登團隊一定有人打電話給亨特,要求他必須說明這是否是他的電腦。

好幾天已經過去,拜登團隊沒有回應電腦所有權問題。

二. 這些不是亨特拜登的照片或電郵

即使拜登競選團隊不能否認電腦是亨特的,也可以否認這些照片和電郵不是他的。

請注意,如果這些郵件和照片是偽造的,將構成嚴重的聯邦犯罪,是採取法律行動的基礎。

特里說,拜登陣營不缺律師。他們已經簽約大量律師,為選舉挑戰做準備。

然而,在醜聞傳出幾天後,並沒有任何關於欺詐或捏造的指控。

三. 以誹謗起訴

也許這是最能說明問題的「狗吠」。如果這些電子郵件或圖片是捏造的,很明顯屬於誹謗和其他侵權行為。

然而,拜登(Biden)團隊的數百名律師中,還沒有一位提出「起訴意向書」。

真相是對誹謗的辯護,因此這封信可能以較早的樹皮開頭,並否認這是Hunter Biden的計算機,而這是Hunter Biden的文件。

法律界和政界的一個巨大區別是,在政界,正確的一方如果沈默就得不到任何保護。政治醜聞可以得到控制,但不能無聲無息。

然而,公眾不但沒有聽到這些明顯的狗吠聲,反而聽到了「嗚咽」聲,即競選活動在拜登副總統的正式日程安排上,找不到會見烏克蘭人的安排。

(注:拜登團隊後改口,稱可能拜登與烏克蘭人進行了非正式會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