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危男子自稱被「外星人」救活(圖)


「外星人」走後一個星期,邢志祥再也沒有昏迷,邢志祥一天突然清醒過來。
「外星人」走後一個星期,邢志祥再也沒有昏迷,邢志祥一天突然清醒過來。(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Stock)

1990年6月23日凌晨3時02分,一組龍蛇形狀的由眾多發光點組成的不明飛行物經過開封夜空,並落下不明殘片,成為轟動一時的開封6.23飛碟事件,這也是人類研究飛碟歷史中唯一有物證的事件。殘片墜落後,被砸斷樹枝的椿樹死亡,椿樹主人莫名生病病危,又自言獲外星人救治神奇康復。真相究竟如何?殘片是否為外星人的智慧結晶?

17年前的6月23日凌晨3時02分,當不明飛行物駕臨開封夜空的時候,徐曉進正躺在午朝門派出所的二樓樓頂酣睡。

不少夜行和乘涼的人見證了這一時刻:一個由許多發光點組成的龍蛇形不明飛行物突然從西南夜空出現,其發出的白色和橘紅色的光芒照亮了夜空。

該不明飛行物由一個籃球大小的發光球領隊,後面列隊尾隨許多拳頭般大的小發光球,發光球為實體,每個發光球後面都有一個尾巴。整個飛行物看上去有一二十米長,三四米寬,開始時呈斜向上姿勢,繼而轉為斜向下,最後向東北方水平狀消失,整個過程持續不過30多秒。

對講機莫名的「哧啦哧啦」聲驚醒了徐曉進,作為正在值班的副所長,他本能地坐起來,夜空橘紅色的光柱讓他目瞪口呆。隨後,對講機傳來巡防隊員的聲音:「磚塔街24號院落下不明物體。」

24號院離派出所不過二三百米,徐曉進匆匆跑過去,和正在等待的巡防隊員一起叫開大門,見房主邢志軍正拿著一個灰白色殘片觀看。

該殘片長約50厘米,寬8~11厘米,中間為兩三厘米厚的脊樑,兩側為薄邊,重六七斤,看上去像石棉瓦。「我哥剛喝完酒回來,紮下自行車要回屋睡覺,剛走兩步,這東西就『嗚嗚』叫著砸下來,砸斷了椿樹枝,也把自行車車把和大梁砸彎了。要是晚一點就砸著人了。」邢志軍說。

徐曉進順著電筒一看,果然發現樹枝在地上躺著,車把和車梁都已經變形。為了保全現場,他找來相機對樹枝、自行車等進行拍照;並把殘片拿回派出所,次日上交給市公安局。 

張衛民當時是河南大學化學系大三學生。不明飛行物飛過開封的次日,他從《開封日報》看到相關報導,作為中國UFO研究會會員的他立即跑到《開封日報》瞭解詳細情況。

他還瞭解到,6月23日,湖北的石首和河南的寳豐、長葛、鄭州、沁陽、駐馬店、洛陽等地,也看到了同樣的現象。

張衛民又找到市公安局瞭解情況,接待他的李科長說,他們起初以為是國家飛行物出了問題,就打電話向民航等相關部門調查,但經查當晚並沒有相關記錄。

張衛民拿著殘片進行了檢測。檢測結果顯示,該殘片重3.5公斤,長527毫米,寬80~116毫米,邊厚5毫米,中間為一脊樑,厚30毫米。

其結構呈層狀結構,具有高強度和極好的韌性,雖把自行車砸壞了,但它並沒有變形。其熔點也在3000攝氏度以上,連氧炔焰也不能將其熔化。但其表面有金屬熔化之後濺射附著凝固的痕跡,證明當時發生了爆炸事故。

由於學校放假無法做金屬樣品全分析,張衛民立即趕到洛陽,在中國UFO研究會洛陽分會會員的幫助下,找到洛陽725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徐國照,用當時日本生產的最先進的JSM—35C型掃瞄鏡進行了分析。

分析表明,該殘片無放射性,所含元素質量百分率為:鋁89.03%、鎂6.84%、硅3.83%、鋅0.30%等。徐國照認為,僅從分析結果上看,無法斷定該殘片是不是外星人製造。

張衛民又趕到開封空軍機場,請教了正在檢修飛機的機械師王福玉。王認為,該殘片不是飛機上的東西,它的材料要比飛機上的好。

張衛民敲下一小塊殘片寄給中國UFO研究會,通過該會跟俄羅斯和美國同行查詢當天航天器飛行記錄,但並沒有得到相關飛行器出事的記錄。 

第二年,張衛民得到消息,說被砸斷樹枝的椿樹並沒有發芽,幾個月後,椿樹已經乾枯。

往年一直枝繁葉茂的椿樹被砸之後怎麼突然枯死,是受到了輻射嗎?但檢測顯示殘片並無輻射功能。

一年後,一件更不可思議的事情讓張衛民相信殘片為天外來物。這年6月份,他又去磚塔街24號院調查,發現被砸自行車的車主邢志祥莫名其妙發病,並自述獲得奇遇。

邢志祥告訴張衛民,遇到不明飛行物第二年11月份的一天,身體一向很好的他突然感到渾身不得勁兒。他沒告訴家人,就自己趕緊坐車往鄭州趕。因為他是鄭州國棉五廠細紗車間的工人,回單位看病可報銷。在路上他就處於半昏迷狀態,忍著趕到廠門口才昏倒。

工友們發現昏倒的邢志祥後,立即將其抬到鄭州市中醫院。醫生檢查後發現他大面積腦出血,已經救治無望,當即就下了病危通知書。

邢志祥告訴張衛民,他當時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但有一天他突然清醒過來,看到兩個兩米多高的人,穿著白色衣服向他走過來,要把他帶走。他就回答他們說自己家裡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等處理完再說。兩個人沒再勉強他就走了。「他們臉是灰色的,眉目看不清楚,但一看就不是咱們人類。」邢志祥說。

「外星人」走後一個星期,邢志祥再也沒有昏迷,又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痊癒出院。邢志祥前年離開人世時60多歲。邢志祥的弟弟邢志軍向記者證實,在醫院裡,一直昏迷的哥哥在一天突然清醒過來。「我當時一直在醫院照顧他」。

據瞭解,邢志祥當年的住院病歷還在,當時他的確得的是腦溢血,也的確是在醫院治療好的。

張衛民說,中央電視臺曾經拿著殘片到中國運載火箭研究院進行檢測,專家通過電鏡掃瞄,發現其為普通的鋁合金材料,其中鋁含量比較高,其次是鎂,與洛陽方面的鑑定相吻合。專家解釋說,根據與現有掌握的材料比照,殘片屬於5A06鋁合金材料,主要用於航天航空器材中的支架、箱體構造,比現在人類掌握的工藝還落後,所以不可能是外太空人的東西。

根據專家的分析,這塊殘片很可能是某航天器經過大氣燃燒殘留下來的。其中一部分經過開封時掉落下來,其餘部分繼續前行,至於是否燒燬或者落在別的地方,不得而知。

這個解釋並沒有完全消除張衛民心中的疑問。

張衛民說,如果不明飛行物其自身不發光,通過其與大氣摩擦生熱而發的光不會那麼強,也不會產生在開封那樣的視覺效果,鄭州、洛陽等地的人也不可能同時看到。人類航天器墜落時會產生如此視覺效果嗎?

從另一方面說,根據他收集的資料顯示,不明飛行物從湖北石首飛到開封,兩地相距590公里,飛行用了3分鐘。在湖北人們看到它時,似乎要降落下來差點撞到煙囪,但它卻一直飛到開封,並變換姿勢一直飛行,如果是人類失控墜落的航天器,怎麼會在人類視線範圍內飛行這麼長時間和這麼長的距離而不落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