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壓力惡化 中國經濟和金融遭受雙重掣肘(圖)

2020-11-12 10:56 作者: 憑欄欲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經濟 金融 CPI
債務無法稀釋,內債壓力惡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11月12日訊】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10月份經濟數據,10月中國CPI同比上漲0.5%,創11年新低;10月中國CPI環比下跌0.3%,略有下降。全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同比下降2.1%,環比為0。

從環比來看,PPI平穩,而CPI下跌,或喻示部分通脹因素被工廠(產能過剩惡性競爭)消化。

從同比來看,CPI創逾10年新低,喻示債務無法稀釋,內債壓力惡化。

01 CPI同比大跌而環比微降

原因:1)人民幣持續幾個月升值,豬肉等農產品進口量翻倍增長,輸入性通縮因素會壓制了價格上行,升值趨勢延續與CPI環比下降0.3%較為匹配。

2)CPI同比漲幅創逾10年新低,但環比僅微降0.3%,這種反差的形成主要影響因素是2019年4季度通脹基數較高,造成同比(與去年同期對比)劇烈下降,但環比數據(月度對比)波動微小。

兩個原因來看,2019年4季度基數較高是影響10月通脹同比數據創出新低的主要原因。

通脹下行有利於匯率(減少進口),卻不利於債務。

02 人民幣制約有所減輕

1)內通脹因素。CPI同比數據得到控制,貨幣政策制約有所下降。

2)外匯率因素。自5月末開始,人民幣貨幣政策收緊,導致熱錢套息流入,驅動匯率升值。至11月份,人民幣一度升值至6.5區間。價格變動本身是影響預期最直接的因素,這有利於改善人民幣匯率預期,刺激海外資金慣性流入,慣性流入可以降低中美息差上的要求(已經從250基點降至235基點),有利於人民幣貨幣政策放鬆。

中國央行表態來看,11月6日,央行副行長劉國強在答記者問時確認:「資金價格總體呈下降趨勢,要有確定性的預期」。

表態確認了中國央行正試圖放寬貨幣政策。

背後是人民幣匯率已超央行預期升值,10月份通脹同比創11年新低也有利於釋放人民幣貨幣政策空間。

中國央行的放水意向沒有問題,但國際收支平衡擠壓之下,放水空間存疑。

03 雙重掣肘

包括中國在內新興市場經濟體總會受經濟和金融雙重掣肘。在多年來全球流動性寬鬆的背景下,新興經濟體外債水平都在不斷上升。多數新興市場經濟體為出口導向,貿易依存度較高,疫情衝擊打擊本國優勢產業,引發外需萎縮,可能加劇本幣的貶值預期,會進一步增大了外債償還壓力。

緩解問題需要進行利率上的拉升和通脹上的控制(否則就會導致進口增多,外匯流失)。這是土耳其、阿根廷等國家的本幣利率都很高的原因,這也是中國自2020年5月末以來貨幣政策收緊的原因。

(跨境)金融的掣肘讓新興經濟體有加息和抑制通脹的壓力。

但多年的貿易依賴形成的內需低迷、產能過剩以及天量內債等因素,又需要以利率下行穩定經濟、以全民通脹消化債務。

經濟掣肘讓新興經濟體有降息和推升通脹的壓力。

新興經濟體的兩難!

04 中國能破局嗎?

2020年的1-5月份,中國央行選擇了穩定經濟,在兩難問題上,很顯然這會面臨金融掣肘。

可以發現1-5月,人民幣利率下行穩經濟導致跨境金融遭受到較強壓力,人民幣匯率一路貶值,中美息差(貶值壓力的數據量化)一路擴大。

中國央行一再強調資金要進實體,對資金流入嚴防死守。

一季度中國CPI超過5%,如果大量資金湧入實體顯然會將通脹推得更高,但央行仍然要求資金要進實體,目的之一就是防範對跨境金融產生壓力,這又會形成反向掣肘。

而6-11月,央行選擇的是穩金融,中國無風險利率迅速上行,十年國債收益率一升再升,兩難問題將面臨實體的掣肘。

這必然會帶來經濟上、內債上的壓力。

2020年11月6日上午10時,中國國務院政策例行會議,其中提及前三季度,商業銀行實現淨利潤(銀行的增量)15000億元,但前三季度GDP增量(全部實體的增量)為9941億人民幣。所有實體增量加起來,比商業銀行增量(利潤)還少了5000億。

即中國實體經濟埋頭苦幹三個季度,一算還不夠商業銀行利息。

強調一下,實體投入的是人財物,而不只是財(銀行貸款只是財);商業銀行也只是金融機構之一而不是全部。更誇張的是,商行利潤1.5萬億,這是在金融對實體讓利1.25萬億之後實現的。

這種背景之下,如果沒有較高的通脹來稀釋實體債務壓力,債務風險已經十分嚴峻,貸款應延盡延政策(風險推後)一旦結束,恐怕馬上就會爆發風險。

或正是因為風險如此逼近,在跨境金融風險有所緩解的情況下,中國央行正試圖放寬貨幣政策。

中美十年國債利差已經從10月中旬的250基點附近下行至235基點,顯示出穩金融(穩外債)向穩經濟(穩內債)切換的跡象。

但意外發生!隨著輝瑞疫苗重大突破,十年美債收益率迅速飆高,目前已經創出自2020年以來的新高。

這種情況影響之下,中國無風險利率是否還具有下行空間又成疑問!

如果不能順利放鬆貨幣政策,如果不能驅動通脹上行,內債壓力如何破局?

小結:

經濟和(跨境)金融雙重掣肘之下:內債要麼通脹稀釋,要麼違約剛爆;都將遭遇(跨境)金融掣肘;外債要麼加息穩定,將遭遇經濟掣肘;要麼違約剛爆,將遭遇金融掣肘。

破局已失去了可能性,風險爆發是一種必然。而CPI同比創出10年新低,迅速放大了內債壓力!

END

責任編輯:辛荷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