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時間】1月6日DC集會給人們帶來哪些反思?(視頻)

國會大廈衝擊事件:希特勒國會縱火案翻版?1989年天安門中共燒軍車誣陷學生翻版?1999年中共天安門廣場演自焚偽案誣陷法輪功翻版?

2021-01-11 12:39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謝田時間 (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1月11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1月6日美國華盛頓在川普(特朗普)支持者集會時發生了讓世界震驚的暴力衝突事件。事後川普總統在第一時間發表公開講話,譴責國會大廈的暴力事件,強調美國必須永遠是一個法治國家。有消息披露,事發當天有安提法Antifa和黑命貴混入人群中,故意製造暴力衝突。事情的真相是什麼樣的?大批民眾趕往DC參加集會的初衷是什麼?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後給人們帶來的反思是什麼?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普一貫主張法律和秩序

據悉,對於發生在美國國會暴力衝突事件迄今一直被左媒渲染是川普支持者策劃,矛盾直指川普總統。當天參加集會的謝田對此表示:「1月6日這個集會,川普的演講我全程聽了下來,沒有一句話是在煽動暴力和衝擊,什麼佔領國會,沒有任何這樣的事情。相反,我們知道川普總統一貫要求法律和秩序,並且他一直在阻擋、譴責之前美國發生的黑名貴,安提法打砸搶。支持川普的民眾向來也都是這樣,要求的就是法律跟秩序,當然不可能去衝擊這個國會。

其實您想想就很簡單,川普演講完後,我們都準備好了去國會。去國會的目的是行使我們美國人的言論自由和示威結社集會自由的權利,我們去國會是要告訴我們的那些議員,就像我住的旅館,飛機上,在火車上,很多人都在給他們的議員打電話,要求他們在這個認證的時候,拒絕認證,因為舞弊已經發生。」

民眾希望國會議員按法律拒絕舞弊

謝田強調:「我們去國會的目的,不是不讓國會開會,而是讓這個國會按照法律開會討論,要求我們的議員在認證的過程中,提出反對的意見。所以你就從川普支持者的動機來講,他們沒有任何理由去衝擊國會,不讓這認證討論過程進行,因為這個過程不進行的話,我們的議員也沒有機會去發表拒絕的理由。

川普演講完後,因為我們住的很近,我們就回旅館休息了一下,上洗手間,吃點午餐,準備下午再去國會山,因為我們知道至少有六個搖擺州的選票會被拒絕。而每一個州拒絕的時候,國會要分成兩院,一百個參議員在眾議院的會議廳要出來回到參議員的會議廳,要討論兩個小時,那六個州,就是十二個小時,還沒有加上其它的,比方投票的時候,一百個參議員,四百眾議員,一個人一個人點名投票,所以時間會非常冗長,所以我想有足夠的時間,估計當天是做不完的。

結果在旅館的時候,就聽到攻佔國會山的消息,後來我們直接就去了,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後來我想很多朋友都已經知道了,這個不是川普的支持者做的,也不是川普鼓勵和支持的,更沒有什麼所謂的煽動。完全是一些黑名貴和安提法,我認為是這些人他們在那利用這件事情。」

希特勒縱火案在美國的翻版?

謝田表示:「我當時聽到這個衝進國會,什麼砸玻璃砸窗這些事情以後,當然還不知道死了人的事情,第一反應就想,這不就是當年希特勒國會縱火案的一個翻版嗎?當然這是美國國會,美國國會打砸搶的翻版。同時,也是中國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中共自己燒軍車來誣陷天安門學生的一個翻版,也是1999年,中共在天安門廣場,演出天安門自焚偽案,來誣陷法輪功的一個翻版。

當時我就想到,這就是共產黨極權主義者他們慣用的伎倆。很遺憾在美國國會,我們民主的那個殿堂,被這個民主黨左翼極端分子給利用了。毫無疑問,這個不是我們這些和平的川普支持者們做的。我在集會的時候,我周圍那些人,我們大家都非常友善,非常高興,互相問你從哪裡來的,從什麼加州、紐約、明尼蘇達、威斯康辛、夏威夷、阿拉斯加,這些人穿著普通,非常樸實,風塵僕僕,有的是當天早上趕來的,有的是前一天到的,有的是前兩個星期,開車從加州一步一步開過來。

我們就是要表達我們對川普總統的支持,要捍衛美國的民主和憲政,要我們的議員做正確的事情,我們是善良的普通民眾。當很多議員撤銷了對這個拒絕的決定,撤銷他們的拒絕要求,這我讓覺得很奇怪。好幾個議員說是因為發生了這個衝擊國會案,這怎麼就成了這些議員就改變初衷的一個理由呢?」

驚訝挑戰舞弊的部分議員臨時改變立場

謝田認為:「大家仔細想一想,你現在面臨要拒絕的是美國憲政史上,非常重大、非常重要的一個總統選舉舞弊,涉及到美國的前途和命運,這麼重大的事情,你怎麼會因為幾個人衝擊國會山,調查結果還沒有出現,因為這樣的小事情,來改變你的主意呢?當然我不是說那個人命的事情,被槍殺的那個女士。但我們後來知道,她不是國會山警察槍殺的,我們看的那個錄像,實際上是裡面有個穿便衣的男子,對著這個女士開了一槍。

就是說,其實他們拒絕挑戰的理由是不成立的,之前有12個參議員表示要參與聲援這個拒絕,有140多位國會眾議員表示拒絕,當然很多國會眾議員還是站出來了,但是有些州,比方在好幾個州,密西根州,內華達州的,只有眾議員站出來,沒有參議員,那這個就不成立。」

質疑:議員改變立場被收買?被恐嚇?或其它?

謝田還談到一個具體例子。「還有一個議員讓我很震驚,叫凱利.洛弗勒(Kelly Loeffler),是我們喬州的共和黨的參議員,我還投了她一票。我是1月5號飛到華盛頓去。1月4號的時候,我們還參加了喬治亞州北邊一個小城市 Dalton 機場的一個集會。川普風塵僕僕坐飛機到我們喬治亞州的一個空軍機場,然後再坐直升飛機到這個小機場,參加這個集會,來幫助這個 Kelly Loeffler 和另外一個大衛.珀杜(David Perdue)他們競選參議員。」

這個凱利.洛弗勒(Kelly Loeffler),是個女共和黨人,當天晚上(4號),我就在那個集會上親眼聽到、看到,她信誓旦旦的說,6號,她會去挑戰這個舞弊,講的非常冠冕堂皇,讓人聽了後非常感動。結果兩天後,她因為看到有人衝進了國會,讓她改變了對美國大選舞弊這麼重大事情的挑戰立場。這裡面肯定有鬼,她究竟是因為被恐嚇了呢?還是被收買了呢?還是有什麼其它原因呢?顯然她那個理由我不認為是成立的,這個以後我們可能會找到的具體的原因。

我想說的就是,這12個本來已經承諾的聯邦參議員,很多都撤回來,只有6個繼續支持那個拒絕,當然後來結果我們都知道了。我們發現這幾天,甚至這一個多月出現了這麼多的背叛,撕毀承諾,改變立場,騎牆、牆頭草。」

思考:美國民眾制度建立前提是什麼?

謝田進一步表示:「不由的讓人們對美國的民主制度產生了一些深深的懷疑,我6號晚上回來以後就在思考,寫文章談到這個問題,我認為美國的國運出現了扭轉。

這個讓人們要重新審視一下這個民主制度這個方式。因為當年羅馬人建立這種民主制度的時候,他們實際上是有一個前提的,就是人在一個道德標準比較高的時候,用這種方式來管理自己。當然我們也都知道,這個羅馬的民主制度也沒有真正長久執行下去。而現在西方民主制度,在當今這個道德敗壞的情況下,這些腐敗的政客,輕易的就被一個中共邪惡政權攻佔,中共政權用金錢、美女、權勢、醜聞等各種各樣來要脅的時候,這個民主制度我們看到顯然它沒辦法正常運作。是不是這個制度已經走向了它的尾聲呢?我看很有可能是這樣,所以我們還要繼續看。我想全美國民眾至少幾千萬,上億,一億多美國人民,實際這幾天都陷於深深的失望和傷痛悲哀之中。」

據不完全統計,1月6日在華盛頓參加支持川普總統、要求公布大選舞弊真相的民眾多達200萬,也是華盛頓史無前例的一次集會規模。據悉,目前對1月6日發生的所謂暴力事情,美國左媒在一邊倒、顛倒是非的引導輿論導向的同時,社交媒體巨頭開始全面封殺川普總統和保守派發聲。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