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實驗室竟可獲美國納稅人資助(圖)

2021-02-22 10:50 作者: 肖然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世卫组织 WHO 武汉病毒研究所
美國專家達茲扎克(Peter Daszak)(右一)抵達武漢病毒實驗室調查。(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2月22日讯】(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綜合報導)就在世界質疑武漢病毒實驗室COVID19病毒源頭之際,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向《每日電訊新聞基金》證實,武漢病毒實驗室有資格在2024年前獲得美國納稅人的資助。

NIH數據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WIV)被授權在2024年1月之前獲得美國納稅人用於動物研究項目的資金。

WIV在2014年至2019年期間,通過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獲得60萬美元的納稅人資金,用於研究蝙蝠型冠狀病毒。

生態健康聯盟主席達茲扎克(Peter Daszak)作為唯一的美國人,參與了今年世衛專家組赴武漢的病毒溯源調查。

達茲扎克表示,白宮應該無條件地接受世衛的結論,即病毒不可能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無意洩漏出來。

對於病毒的起源兩種猜測之一是武漢實驗室意外洩漏。該實驗室研究人員在疫情爆發前在研究蝙蝠類冠狀病毒,並且,該項目還獲得了美國納稅人60萬美元的支持。

美國情報機構披露,在2019年12月的首例已知病例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就有研究人員感染並出現了類似COVID19的症狀。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生態健康聯盟在中共國研究蝙蝠型冠狀病毒的工作是由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於2014年提供370萬美元資助的。

由於生態健康聯盟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係受到指責,NIH於4月終止了撥款。NIH在一封信中說,該非營利組織在中共國的工作與「計畫目標和機構優先事項」不符。

NIH在7月告訴生態健康聯盟,如果滿足某些條件,可恢復撥款。條件之一是安排獨立團隊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以確定其是否在2019年12月首次確診感染病例前已擁有SARS-COV-2病毒。

達茲扎克說這個條件是「荒謬」的,「我沒有接受過私人偵探的培訓。這樣做並不是我的工作。」

NIH的一位發言人告訴《每日傳訊新聞基金》,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外國保證已於2019年1月9日獲批,這使其能夠繼續接受美國納稅人的資金從事動物研究。該保證於2024年1月31日到期。

發言人未確認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正在接受直接或間接的納稅人資金,用於涉及動物的研究活動。據USASpending.Gov,生態健康聯盟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最後一次轉贈撥款是在2019年5月。

生態健康聯盟從NIH又獲得新的750萬美元款項,用於幫助建立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達茲扎克對美國國家公共電臺表示,新撥款將不會用於在中國的任何研究。

無黨派監督組織White Coat Waste項目總裁Anthony Bellotti告訴《每日電訊新聞基金》,由於生態健康聯盟資助了「不計後果的(病毒)功能增強動物實驗,這可能導致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對它的撥款應立即停止,並敦促白宮和國會對其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危險實驗進行獨立調查。

疫情爆發幾週前的可疑行為

《每日電訊新聞基金》1月21日報導,達茲扎克在武漢疫情爆發數週前的採訪中,曾描述操縱基於蝙蝠的冠狀病毒非常容易。 

「您可以在實驗室中輕鬆地操作它們,」他說。「S蛋白驅動著冠狀病毒的發生。有人畜共患病風險。因此,我們可以獲得序列,也可以構建蛋白質,我們與(北卡羅來納大學)的Ralph Baric合作,並插入另一種病毒的骨架,並在實驗室中進行一些操作。」

達茲札克還在播客中說,他和他的團隊在對華南地區的蝙蝠進行了7年監視後,發現了「100多種新的SARS相關冠狀病毒」。

達薩克說:「我們甚至在雲南發現了對非典相關冠狀病毒有抗體的人,因此人會接觸到它。」 「我們剛剛開始了另外五年的工作,以考察中國南部的人群,以瞭解溢出發生的頻率。」

武漢病毒研究所副所長石正麗(她被同事稱為「蝙蝠女士」)在2017年初說,她和同事從雲南省的馬蹄蝠中發現了11種新的SARS相關病毒株。距武漢超過1,000英里。

2020年3月,石正麗告訴《科學美國人》雜誌,她因擔心2019年12月首次爆發的COVID-19可能從武漢的實驗室洩漏而失眠。

據《紐約》雜誌報導,2014年,達茲札克通過他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將資金從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的Predict計畫和NIH轉移到了石正麗的蝙蝠監視小組。

石正麗在2020年2月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稱,COVID-19與從一個雲南馬蹄蝙蝠中檢測到的病毒株具有96.2%的同一性。

國務院今年1月下旬宣布,已獲證據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在首例已知COVID-19病例之前患了流感樣症狀,這是專家此前曾發現的跡象據稱該證據表明該病毒無意中從武漢實驗室洩漏出來。

在對COVID-19起源進行認真研究前,達茲札克精心策劃了2月在《柳葉刀》發表的聲明,譴責所謂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陰謀論」。他的發言人後來告訴華爾街日報,這種說法是為了保護中國的科學家。「《柳葉刀》這封信是在中國科學家受到死亡威脅的時候寫的,這封信旨在表示對他們的支持,因為它們被夾在試圖阻止疫情爆發的重要工作和對網上騷擾的壓迫之間,」發言人說。

相關報導:科學家引600證據: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