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实验室竟可获美国纳税人资助(图)

2021-02-22 10:50 作者: 肖然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世卫组织 WHO 武汉病毒研究所
美国专家达兹扎克(Peter Daszak)(右一)抵达武汉病毒实验室调查。(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2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综合报导)就在世界质疑武汉病毒实验室COVID19病毒源头之际,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向《每日电讯新闻基金》证实,武汉病毒实验室有资格在2024年前获得美国纳税人的资助。

NIH数据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WIV)被授权在2024年1月之前获得美国纳税人用于动物研究项目的资金。

WIV在2014年至2019年期间,通过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获得60万美元的纳税人资金,用于研究蝙蝠型冠状病毒。

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兹扎克(Peter Daszak)作为唯一的美国人,参与了今年世卫专家组赴武汉的病毒溯源调查。

达兹扎克表示,白宫应该无条件地接受世卫的结论,即病毒不可能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无意泄漏出来。

对于病毒的起源两种猜测之一是武汉实验室意外泄漏。该实验室研究人员在疫情爆发前在研究蝙蝠类冠状病毒,并且,该项目还获得了美国纳税人60万美元的支持。

美国情报机构披露,在2019年12月的首例已知病例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有研究人员感染并出现了类似COVID19的症状。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生态健康联盟在中共国研究蝙蝠型冠状病毒的工作是由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于2014年提供370万美元资助的。

由于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关系受到指责,NIH于4月终止了拨款。NIH在一封信中说,该非营利组织在中共国的工作与“计划目标和机构优先事项”不符。

NIH在7月告诉生态健康联盟,如果满足某些条件,可恢复拨款。条件之一是安排独立团队调查武汉病毒研究所,以确定其是否在2019年12月首次确诊感染病例前已拥有SARS-COV-2病毒。

达兹扎克说这个条件是“荒谬”的,“我没有接受过私人侦探的培训。这样做并不是我的工作。”

NIH的一位发言人告诉《每日传讯新闻基金》,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外国保证已于2019年1月9日获批,这使其能够继续接受美国纳税人的资金从事动物研究。该保证于2024年1月31日到期。

发言人未确认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正在接受直接或间接的纳税人资金,用于涉及动物的研究活动。据USASpending.Gov,生态健康联盟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最后一次转赠拨款是在2019年5月。

生态健康联盟从NIH又获得新的750万美元款项,用于帮助建立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达兹扎克对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表示,新拨款将不会用于在中国的任何研究。

无党派监督组织White Coat Waste项目总裁Anthony Bellotti告诉《每日电讯新闻基金》,由于生态健康联盟资助了“不计后果的(病毒)功能增强动物实验,这可能导致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对它的拨款应立即停止,并敦促白宫和国会对其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的危险实验进行独立调查。

疫情爆发几周前的可疑行为

《每日电讯新闻基金》1月21日报导,达兹扎克在武汉疫情爆发数周前的采访中,曾描述操纵基于蝙蝠的冠状病毒非常容易。 

“您可以在实验室中轻松地操作它们,”他说。“S蛋白驱动着冠状病毒的发生。有人畜共患病风险。因此,我们可以获得序列,也可以构建蛋白质,我们与(北卡罗来纳大学)的Ralph Baric合作,并插入另一种病毒的骨架,并在实验室中进行一些操作。”

达兹札克还在播客中说,他和他的团队在对华南地区的蝙蝠进行了7年监视后,发现了“100多种新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

达萨克说:“我们甚至在云南发现了对非典相关冠状病毒有抗体的人,因此人会接触到它。” “我们刚刚开始了另外五年的工作,以考察中国南部的人群,以了解溢出发生的频率。”

武汉病毒研究所副所长石正丽(她被同事称为“蝙蝠女士”)在2017年初说,她和同事从云南省的马蹄蝠中发现了11种新的SARS相关病毒株。距武汉超过1,000英里。

2020年3月,石正丽告诉《科学美国人》杂志,她因担心2019年12月首次爆发的COVID-19可能从武汉的实验室泄漏而失眠。

据《纽约》杂志报导,2014年,达兹札克通过他的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将资金从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Predict计划和NIH转移到了石正丽的蝙蝠监视小组。

石正丽在2020年2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COVID-19与从一个云南马蹄蝙蝠中检测到的病毒株具有96.2%的同一性。

国务院今年1月下旬宣布,已获证据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在首例已知COVID-19病例之前患了流感样症状,这是专家此前曾发现的迹象据称该证据表明该病毒无意中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

在对COVID-19起源进行认真研究前,达兹札克精心策划了2月在《柳叶刀》发表的声明,谴责所谓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阴谋论”。他的发言人后来告诉华尔街日报,这种说法是为了保护中国的科学家。“《柳叶刀》这封信是在中国科学家受到死亡威胁的时候写的,这封信旨在表示对他们的支持,因为它们被夹在试图阻止疫情爆发的重要工作和对网上骚扰的压迫之间,”发言人说。

相关报导:科学家引600证据: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