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一百多萬 孩子還是上不了好中學(圖)

2021-04-07 09:18 作者: 蔣曉婷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學校
2020年9月23日,北京朝陽實驗小學(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

【看中國2021年4月7日訊】生二胎有助於頭胎孩子上個好學校

這是一位大神告訴周行的。據「大神」的說法,大多數學校傾向於二胎家庭,他自己真就在孩子5年級那年,突擊生娃,和妻子抱著嬰兒去了頭胎孩子的小升初面試現場。

突擊生娃沒時間了,周行看著自家女兒的簡歷,心底一陣發涼,難道孩子只配上海淀區排名在20名以後的「腰部」中學?

周行是位北京家長,他死活想不到,女兒要上個好初中會這麼困難。自己眼裡的孩子,性格好,人緣佳,馬術比賽拿了一堆獎,長笛十級,劍橋英語考過PET(相當於大學英語四級),學習成績常年在班裡前五名,每年能得到區三好學生獎狀。卻因為一場名校點招選拔,「學霸」變「學渣」。

周行之前把孩子簡歷發給「大神」家長求指點,隨即被對方潑來一盆冷水,「沒戲。」

在「大神」給的簡歷上,北京孩子想上好學校,諸如海淀區六小強——人大附中,北大附中,清華附中,首師大附中,101中學、十一學校,需要拿到中小學數學四大盃賽——「迎春杯」,「華羅庚杯」、「希望杯」、「走美杯」的一等獎十次;英語考過CAE(劍橋高級英語證書等級);書法一等獎;或者參加過人大附中早培入營……

如果時光倒流,周行不會讓孩子學馬術。100多萬砸下去,一點水花沒蕩起來。臨近升學關頭,學校取消了馬術特長選拔,還因此耽誤考證時機,「學馬術這4年,如果去參加各種學科競賽,至少能有七八個競賽大獎當名校敲門磚。」

他聽好幾個海淀區升學機構的工作人員說,小學生的競賽非常容易,參加就有三等獎。想要一等獎也簡單,3萬就能買到——投入成本比100萬學馬術便宜多了。

更讓周行後悔的是,本以為從孩子5年級準備升學考試就能萬無一失,沒想到晚了一大步。

從客觀條件來看,周行堪稱雞娃家長。孩子幼兒園開始請英語一對一輔導,小學1年級學長笛,2年級學馬術,4年級上奧數補習班,6年級再加作文輔導。補習班、特長培養一樣沒落下,放學和週末從沒放鬆過學習。

「跟北京大多數家長沒差別。」周行自我感覺不算落後。直到加入到小升初升學群,周行傻眼了,其他家長在孩子二、三年級帶孩子參加各科競賽,人手幾個競賽大獎;「大神」則在孩子3年級準備生二胎,襯托得周行像朵「奇葩」,佛系得過分了。

他趕緊打電話提醒自家妹妹,趁早帶4年級的外甥去參加比賽,證書越多越好。

而出於疫情影響,教委暫停線下考試,大部分學生入學靠搖號,部分名校招生增加點招環節,招錄尖子生。前者靠命沒辦法爭,後者則能讓全北京市的家長殺紅了眼。

有家長告訴周行,一場小升初,家長和孩子都得脫一層皮。

月初聽說北京朝陽區、海淀區等地區課外培訓一應暫停,周行舉雙手贊成,「全停掉才好。」儘管他的孩子正卡在升學最後2個月,語數英都有在課外補習,但對於課外培訓,他心裏極不情願,「全是被環境逼的,不補就是不正常。」

1

「騎馬難下」。回想起來,周行讓女兒學馬術,是一點點把自己栽進坑裡。

接到馬術俱樂部銷售的推銷電話,周行沒覺得馬術有多貴,一節課120塊,100節課能玩半年,比請私教教孩子學游泳、學鋼琴便宜多了。

等孩子學完3節課,學會騎馬打圈、輕快步、過交叉桿,銷售給周行透露:孩子有騎馬天賦,可以靠馬術特長考進某中學——北京市一所頂級中學——2010年開啟馬術課程,是全國第一家。

銷售跟周行打包票,這所學校的馬術特長生都是他們俱樂部培養出來的,他堅信孩子能考上。

「意外驚喜。」周行第一時間在手機上查詢學校官網信息,按照學校要求,以馬術特長考入某中學,要麼在規定時間完成60—90公分高度12道比賽,或者在全國及以上馬術比賽中獲得前六名成績。「不是什麼難事。」周行自信。

他特地摸排了周圍環境,發現學馬術特長的人相對鋼琴、繪畫少,競爭壓力沒那麼厲害,「孩子既能玩,又能有助於升學。簡直賺到了。」

孩子也爭氣,100節騎馬課,反覆練習起坐、糾正坐姿,身上經常青一塊紫一塊,從沒喊過疼。看到一塊兒騎馬的小夥伴摔得骨折、內臟受損,退出練習,都沒退縮過。半年後打俱樂部友誼賽,她在69個參賽選手中年紀最小,最終拿到第三名,揮著俱樂部獎勵的大紅包送給周行,興奮了一下午。

紅包裡是240塊獎金,儘管這場比賽光是報名費就得800塊。好歹拿到回頭錢了,周行樂觀估計,讓孩子學馬術特長,靠譜。轉身便給孩子再報了300節課。

正式準備比賽成了周家燒錢的開始。4年下來,據周行觀察,能在馬術比賽場上堅持下來的只有兩種人,一是特別有錢的富豪。二是不甘心放棄的中產家庭,「投入成本過多,一旦停下來,前面花的錢等於打了水漂,只能咬牙撐著。」而後者往往出不了好成績。

入坑之後,周行才後知後覺,馬術之所以被稱為貴族運動,比賽的好成績建立在:七分馬,兩分人,一分運氣。「技術再好,沒碰上合格的馬都是白搭。」國產馬的比賽能力普遍比不上歐洲溫血馬,而歐洲馴養出來的賽馬,成績越好,價格越貴,價格通常在數十萬、百萬級別以上。馬術選手要根據比賽難度升級,不斷換馬,燒下去就是無底洞。

周行算了一筆賬,北京養馬的寄往費、調教費、添加劑、釘蹄,挫牙,防疫、驅蟲等費用每年至少15萬,再加上每場比賽的報名費、教練費、馬廄費、保險、馬匹運輸費,還得忍著教練明目張膽吃回扣,原本托歐洲朋友幫忙,40萬能買下兩匹馬,結果在教練的操作下,一模一樣的兩匹馬被抬到60多萬,而小到馬具的挑選,都得教練點頭。「否則教練有100種辦法讓你騎不上馬。」

「熬過升學就行了。」周行安慰自己。從孩子8歲學騎馬開始,周行風雨無阻,每天下午3點半接孩子放學,騎著摩托車帶孩子去馬場練習2小時,節假日每天練習,幾乎每個月都會參加比賽刷獎項。

儘管每次跟學校請假,老師顯得不太願意。別的孩子請假去參加奧數、羽毛球、定向越野等比賽,校長會在全校面前表揚。自己孩子在馬術上得了一等獎,老師不會多問一句。

好消息是,孩子在4年級順利考過60—90公分高度12道比賽,滿足招生要求,半隻腳踏進學校大門。同年,他在家長幫論壇上聽說學校在某俱樂部測試,周行一整個上午站在圍欄外觀察,越看越高興,這群六年級的學生還沒自家孩子會騎馬,「穩了。」

他哪裡能想到,一年後,某中學招生信息中,關於馬術一欄成了空白——教委規定,不再招收馬術特長生。

電腦屏幕上的每一個字,周行都認識,大腦卻沒辦法理解。3年多的時間、精力,100多萬的付出彷彿成了「笑話」,除了讓孩子更黑了,不駝背了,沒給升學帶來半點好處。

大不了堂堂正正考進去。周行安慰自己。孩子成績一直在班裡前五,指不定能考進某中學。

自從加了家長群後,周行整個人卻像泄了氣的皮球,「進了名校跟不上,不是更傷害孩子自信心?」

2

家長群像是縮小版的「北京折疊」。同樣生活在北京,家長群卻能異化出多維平行空間,靠簡歷劃分階層,輕而易舉將孩子的智商、潛力、未來劃出三六九等。

很不幸,周行家的閨女在鄙視鏈底端。學了奧數和英語,居然沒考證,不把心思放在四大杯競賽上,居然在學馬術這種非主流玩意兒上浪費時間。「總結起來一句話,孩子學了奧數不考證,就是廢物。」

在職場打拼這麼多年,周行能看出群裡的套路,「故意販賣焦慮。」

他所在的20多個小升初升學群,家長們分為兩派。積極發言的人都是牛娃家長,分享完補習班、買學區房、考證的重要性後,讓其他家長匯報孩子的年級,分別拉群開講座。

另一邊是普娃家長,沒勇氣發言,潛在群裡不說話,看到發到群裡的講座二維碼就掃,看到經驗就學,結果越瞭解,越焦慮。「家長群都是培訓班的大本營。普通家長怎麼經常弄講座。目的就是讓家長給孩子報輔導班、考證。」

眼睛看得明亮,周行的身體卻很誠實。「主流升學看的就是證書,不從眾等於耽誤了孩子。」

2020年的疫情催化了北京家長們的焦慮。通過考試選拔還能分高則勝,但未來2年不組織線下考試,搖號無法控制,家長們只能在點招上下功夫。數據顯示,北京2020—2021學年16區13.4萬小學畢業生,名校點招只挑幾千名尖子生,千里挑一,獲獎證書就是硬通貨,能幫學校最直觀、簡單地瞭解學生能力。

此前3年,周行的心思都在馬術特長上,錯過了劍橋英語考級和奧數競賽,想要後來居上。為此他甚至想採取點特殊手段。

海淀某升學機構諮詢告訴他,很多競賽證書都是花錢買的,包括「四大杯」等大賽,參賽選手按比例分獎,30%一等獎,30%二等獎,剩下全是三等獎,考試得零分也有三等獎。

周行跟妻子商量,考證恐怕來不及,一個證書一萬塊可以考慮。一週後,周行接到好幾個電話勸他,「弄二、三等獎沒意義,要弄就弄一等獎,3萬塊。」

周行為此有點懷疑,「大家都花錢買一等獎,能有什麼價值?」

「學校不會教,高考不會考,生活用不上,奧數純粹用來對付升學。」奧數班老師跟周行強調過奧數的價值。

可惜周行沒搶到機會。孩子剛報名學奧數,2019年初,「四大盃賽」三個停辦,一個只面向高中生。

奧數停辦後,劍橋英語證書成了香餑餑。前幾天看央視財經新聞,一線城市的家長爭搶劍橋英語考試機會,報考名額都得高價買。

周行覺得欣慰又悲哀。欣慰在於,他和孩子配合默契,北京的考位搶不到,他兩次搶到在滄州考試的機會,孩子也沒浪費機會,連續考過KET、PET。

悲哀在於,時間不等人。如果當初沒去學馬術,趁早參加考試,「至少能考到FCE(相當於大學六級)。」含金量比PET高了一個大台階。

3

折騰了快2年,臨近升學關頭,周行和妻子商量,決定放棄點招。

「要有自知之明。」孩子手裡一個能打的證書都沒有。前兩年點招,PET還是香餑餑,現在孩子的英語等級至少要FCE,甚至CAE。孩子剛考過PET,十個PET摞起來比不上別人家的CAE。

就算過了簡歷關,自己和妻子普通本科學歷,普通中產家庭,沒有二胎,沒辦法在面試時給孩子加分。

周行懷疑自己「抑鬱」了,每天在患得患失。既擔心人品爆發搖號拿到名校入學機會,孩子跟不上同班同學的進度,心理承受不住壓力;又擔心運氣不好,只能去普通中學,但孩子能憑實力考到全年級前20名,進實驗班去嗎?

周行無法理解,義務教育階段,家長為什麼要給孩子這麼大的壓力?窮人家小米加步槍,和有錢人家的大火箭怎麼比?孩子費時費力參加各項課外競賽,能學以致用嗎?

但是沒辦法,讓孩子接受西方教育更沒戲。

周行和妻子做出境旅遊創業,從孩子上幼兒園開始,夫妻每年帶孩子出國旅行,特意去瞭解過國外學校的入學情況。

如果只是混學歷,國外文憑在國內已經失去優勢。稍微有點野心想上常青籐,比在北京考清北更艱難。還不如在北京上個普通一本——在北京市以外考生眼裡,從小接受北京教育環境熏陶的北京人,考上一本不是輕而易舉?

每次在網上看到大家的調侃,周行忍不住反擊:「偏見。」

他給直面派記者列數據,北京普通中學錄取率差不多50%,換言之,50%北京孩子上不了普通高中,要去中專或職高。往年家長為了孩子的前途,可以送出國鍍金。在疫情陰影下,2021年光是朝陽區中考人數比去年增加70%,今年中考錄取率可能是史上最低,初三還沒有復讀機會。「中考進不去普通高中,別說211、985,一本可能都是奢望。一直以來,北京本地考生考進985、211的概率不到三成。」

還剩下最後一個月,小升初將塵埃落定。周行決定再給孩子報個作文輔導班,突擊衝刺一把,爭取分班考試有一個好成績。

他時刻記著要給孩子松彈簧。他沒讓孩子放棄騎馬,放棄比賽,儘管這意味著每個月至少再燒2萬塊,一旦後期中學學業加重,馬術隨時會停掉,前期投入都是零。「給孩子一個情緒出口。」周行說。

這半年來,他偶爾會後背發涼。去年9月,六年級剛開學,孩子的同班同學遲遲沒來學校,後來聽說,因為升學壓力,同學得了抑鬱症,出現了自殘行為。

他願意接受孩子平庸一生,比起出人頭地,他只要孩子平安到老。

(周行系化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直面派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大唐英雄榜 電子書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