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新疆漢人眼裡的新疆棉花(圖)

2021-04-10 08:06 作者: 明明德
手機版 简体 4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新疆 棉花
2018年10月,一位工人在新疆採摘棉花(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4月10日訊】我是新疆人,漢族,內地省份出生,小時候隨父母去新疆討生活,家裡農村種地的,後來考到內地上了大學,現在在德國。說說自家情況:

1、2018年我們那邊農村零散居住的,家家戶戶都要在自家門口裝攝像頭,自費,要求錄像內容保存90天,不裝派出所就給你家門上貼封條,當時家裡花費兩千多。不知道是監控誰,哪裡有賊呢,90天,這比五星飯店監控留存時間都長。

2、然後要在菜刀上打上二維碼鋼印,信息與身份證綁定,菜刀要上鎖鏈與廚房某處固定。購買罐裝液化氣要登記身份證。去加油站加油,買油需要村委會開證明,要登記。我只覺得,為什麼不把所有帶刃的都用鐵鏈鎖上(所有農具),還有汽車拖拉機,那東西威力更大。

3、那段時間還會突擊檢查所謂爆炸物,不由分說把你家裡裡外外翻個遍。家裡種果樹的,有種叫石硫合劑的藥用於防止果樹樹皮被蟲咬,那藥就是石灰和硫磺熬製而成。當時還剩下往年的幾公斤成藥在院子裡被發現了父母還被盤問了很久。好像所有人都是恐怖份子。

4、2019年起村裡每週組織升國旗,漢人輪流在村口站崗放哨,遇到陌生人要登記。(不知道是防誰,不知道崗為誰站)。維族男同胞就更慘,都是農民,4-7月卻被安排每天白天集中訓練踢正步,走隊列之類的類似軍訓活動,沒人管你田裡面是不是荒了,沒人管你收入。(他們是農民嗎)

5、鎮子上的交通要道都有設卡,漢族人可以隨意通行,少數民族70歲以下要接受身份證登記和盤問檢查(要求打開手機讓警察、輔警隨意翻看)。

6、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有個所謂的」兩項工作「,不知道具體代表什麼,反正我們看到的內容就是,我們當地男女老少不分民族都被採集了血液DNA,全部10個手指的指紋、虹膜掃瞄,這事兒是穿軍裝的醫生在登記和整理樣本。很多農民幹活兒的指紋都磨掉了,還被呵斥。

7、鎮子中心原來是幼兒園小學居民區(都是平房)圍繞著政府機關大樓,後來搞新農村平房全都推掉蓋樓,但是後面蓋所有的樓都離機關大樓五百米以上距離,機關大樓周圍極其空曠,都是綠地。

8、過年過節的時候鎮子中心幾條主幹道上百米一哨,一哨三人,(有一人是配步槍,三人配一輛警用摩托),另有巡邏車巡邏。(我們鎮子兩萬人不到,沒想到會需要一個一百多人的這個隊伍,這人員費用,這裝備,錢花在教育上不好嗎)

9、新疆棉花很熱,10年前,從小學三年級到高二,每年學校都組織學生拾棉花20天到一個月。每人每天有任務,超額給勞務費。我們那現在確實都機械化採棉了,因為找不到人拾棉花,人工費太貴了。機器採摘的棉花髒得要死,評級下降,價格也下降。十年前人工採摘的棉花能賣10元一公斤,採摘人工費1塊到一塊五一公斤,厲害的一天能摘棉花150公斤,摘90公斤以上稍微努努力就能達到。我當時一天還能拾100公斤棉花。現在機器採棉能賣6塊錢一公斤就不錯了。個別人工採摘的要花2塊五一公斤人工費。10前有採棉大軍秋季去新疆,勤勞肯干的夫妻兩個過去三個月能掙個五萬塊錢然後回家過年,種棉花的農民也能一年掙十幾萬。現在農民也沒錢賺,也沒有人去新疆當季節工採棉花了。今年棉花事件後,預感棉花價錢要更爛了,看看最後為愛國買單的是不是還是那些農民。

強制勞動,我不知道具體有沒有,我只知道新疆現在確實是非常缺農業勞動力。棉花這種還可以機械化,我家的水果就完全不行。

10、對我們實打實的影響是

我們也算是季節性用工,前些年到水果採收的時候,每年家裡都雇二三十人摘果子,那會兒找人方便,因為會有隔壁維族同胞聚居地縣鄉的人專門過來找活兒干,他們常常是互相認識的結伴過來摘果子,幹活兒要價公道,有時候語言溝通會有點問題,但大體上活兒干的也還不錯。而16年以後就不允許維族同胞隨意流動到我們漢人聚居的鎮子來找活兒了,硬生生地切斷了這方面的聯繫。(官方說是可以來,但是要先有擔保人,要什麼什麼證明,要各種登記)

現在水果採收的時候工價奇高而且找不到人幹活兒。例如原來15年採摘一公斤水果工價5毛,去年一公斤水果1塊2,而且要排隊,等我們當地僅有的幾個漢族工人在別人家幹完活兒了才能過來。而水果到了成熟季節不摘就要掉,不摘品質就會下降。所以工價高也沒辦法,只能承受。不瞭解情況的朋友可能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工價水平,這意味著每天要付350-500元請一個工人完成最後一道工序,而果子售價才3塊一公斤。父母這幾年都是淚,一手培養起的果園干不下去了。對,尤其是去年我們家也為抗疫勝利貢獻了20萬元(損失),一百噸果子幾乎快爛在地裡,隨後賤賣。抗疫表彰大會上不會有我們這種付出的影子。另外抗疫的時候小區封樓,新疆一城疫情全省陪跑兩個月,農民離不開土地,心裏心心唸唸地裡的莊稼,很多人扛著米面在地裡住窩篷。通知隔離的時候大家四散出逃(逃到地裡住,以免耽誤干農活),各種生活用品都帶不全,過得活像野人,沒水就喝澇壩水(回到了1980年代)。

想說的太多了,難免囉嗦。

11、我曾經也是不怎麼紅的小粉紅,曾經覺得政治離我及其遙遠,那是高層的事兒。生活給我上課。也要感謝文昭老師。

12、去過瑞士的朋友都知道那裡有多美,我認為新疆和瑞士一樣美,可是有人就把它毀了。當局的模糊,宣傳上的問題,讓國內有不少朋友(被塑造)以異樣的眼光看新疆人。他們不認同所謂疆獨(我也不),可是卻認同對新疆的強力管制,說就是該好好管管,不管得狠一點哪有內地的太平日子。這在我看來就很分裂,你即不允許她獨立,也不把那裡的人當做同胞,認為他們就是二等公民。那你在心底裡有把他們當做一家人嘛?反正當我坐車去市裡,過卡子時警察要求維族同胞全部下車接受檢查的時候,我覺得很臉紅。(我就有這樣分裂的好朋友,我認為這種分裂,國內輿論要背鍋,自己的不思考也要背鍋)(國內之前有過清理新疆籍維族同胞遣送回疆內的行動,我也因為身份證新疆的住旅店受到過異樣關懷)

13、在新疆,你可以每天切切實實地看到無數次人的隱私就這麼切切實實地被隨意侵犯。穿制服的任何人,哪怕是保安都可以沒有行政文件就隨意搜查你,搜你家。還有好多浪費社會資源的蠢事兒就在那裡,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每天重複發生。新疆是不是監獄我不知道,但是那裡的百姓確實活得像囚徒。老百姓啥都能忍,只要能活著,能有口飯吃。簡單的離開只是少數人可以做的選擇。更深的問題我沒看到的,就不寫了。所有對於新疆的關注都令我高興,希望聚光燈打過來的時候,就是情況開始慢慢變好的時候。雖然原來胡在的時候感覺情況也沒有像內地那麼好,但是現在想起來,那會兒還就是新疆氛圍最好的時候了。維漢百姓間可以自發合作交流,經濟活動受到的干擾也比較小,現在就是強制割裂,讓老百姓互相防著,製造隔閡,還到處貼民族團結。我只想說,如果我黨真的愛國愛疆,就不會把事情做成上面這樣。

希望我的經歷可以幫助朋友們對新疆朋友多一點理解和包容,關注新疆問題,關注就是一種力量。

當自我審查變成了一種潛意識,真是一個悲哀。還想講更多,甚至今年幫家裡賣賣果子找找老闆,但是,罷了……希望這番發言不會給自己和家人招來麻煩。小粉紅五毛噴子請遠離。

(原文鏈接:一個評論,新疆,棉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Matters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