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情報機構解開了新冠源頭謎團嗎?(圖)

2021-08-29 05:29 作者: 張傑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冠狀病毒示意圖
病毒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1年8月29日訊】今年5月,拜登向美國情報機構發出命令,要求它們在90天內拿出新冠病毒源頭的的調查報告,確認這場禍及全球的疫情究竟源自中國一個實驗室,還是從動物例如蝙蝠傳播到人類。8月23日白宮發言人薩琪在記者會上說,情報部門展開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預計會在90天期限(8月24日)到期時完成。此言一出,西方世界期待調查結論,中國政府急了眼,於是戰狼、官媒齊上陣,一陣群魔亂舞,宛如末日恐慌。

但中共的滅頂之災似乎並沒有到來。華盛頓郵報稱,兩名熟悉這一事項的美國官員說,24日拜登已收到了這份報告,但報告未能對新冠病毒的起源作出結論。路透社早些時候引用三位政府官員和一名熟悉相關調查的人士的話說,由於中國政府的阻撓,他們不期待美國情報部門的這項90天的調查會得出堅實的結論。報告可能點出可進行的其他調查線索,包括對中國提出新的要求。

8月13日,世界衛生組織表示,正在成立一個新的小組來追蹤新冠病毒的起源,並敦促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提供大流行初期的病例信息及原始數據。中國稱不會接受世衛組織下階段的病毒溯源調查,並指責美國向世衛組織的科學家施壓。

世衛組織則發表聲明,拒絕接受「溯源調查被政治化」或者「世衛組織向政治壓力屈服」的指責。

目前,2019年末在中國武漢發現的新冠病毒至今已經導致全球443萬人喪生。

世界衛生組織領導的溯源專家組曾於今年初在武漢及其周邊地區停留了四周。他們在今年3月與中國科學家共同撰寫的報告認為,實驗室泄漏的理論「極其不可能」。近日,世衛病毒溯源專家組負責人丹麥科學家恩巴雷克披露,世衛溯源專家報告關於實驗室泄漏理論的「極不可能」的措辭是根據中國的要求寫入報告中的。

我認為,美國情報機構未能確定病毒源頭的可能性較大,拜登總統可能會要求情報機構繼續調查。

第一,中共為什麼急了?

這是個有意思的問題,既然中國不存在實驗室泄露事件,為何近日戰狼和官媒瘋狂怒懟美國?

8月23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美方一再聲稱新冠病毒是從實驗室泄漏出去的,但事實上,最應當調查的正是美方自己。」同一天,央視新聞說,「雖然美國的新增新冠病例確診人數還在不斷打破記錄,但糟糕的抗疫局面卻似乎絲毫沒有影響其‘甩鍋’中國的念頭。」人民日報稱,「美國情報部門主導的所謂病毒溯源,與科學無關。」「溯源需要的是科學,而不是什麼情報。由情報機構去搞病毒溯源本身就是反科學的。」24日,汪文斌又在記者會上說,美國情報機構的所謂溯源報告不可能基於事實真相,他稱該報告只會是一份先有結論丶再來拼湊「證據」的栽贓報告,「根本不可信。」

作家文淵指出,病毒的源頭有許多可能性,因此,作為正常的邏輯思維,探討病毒的源頭應該是不設限的,最後的結論應來自事實依據。中共卻一再避諱「實驗室」這個可能的源頭之一,堅稱「病毒極不可能出自實驗室」,這就暴露了他們做賊心虛的心態。既然他們如此堅信、而且千方百計地要全世界都相信「病毒極不可能出自實驗室」,那麼他們一年多來,從外交部的戰狼到官媒,為何又要一再宣稱病毒出自「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這不是自打嘴巴嗎?如何自圓其說?中共死死地抓住與武漢病毒八竿子打不著的「美軍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是病毒起源」的謠言不放,大肆渲染,以圖甩鍋逃脫被追責索賠。這一痴人胡話,精神正常的人當然根本不會相信,也沒人理睬,只好自彈自唱,聊以壯膽。

第二,拜登為什麼要情報機構調查病毒源頭?

拜登要求相關機構調查新冠病毒源頭很正常,因為美國是新冠疫情受害最嚴重的國家,至今已有60餘萬人死亡。但為什麼拜登要情報機構進行調查呢?我認為原因在於:一是,拜登認為種種證據顯示中國政府一直在掩蓋病毒源頭,並極力阻擾和干擾世衛組織的溯源調查。在此情況下,只有情報機構可以通過多種手段揭開真相。二是,中共官員叛逃提供了病毒資料。美國《福克斯新聞》主播卡爾森曾在節目中稱,美國情報界人士透露,一名歷史上「最高級別中國叛逃者」已來到美國,與國防情報局(DIA)合作3個月,向美方透露關於中國的「特殊武器計畫」,當中包括「生物武器計畫」。對此消息,由於美國政府並沒有予以證實。但我認為基於中國官不聊生的事實,出現中國高級別官員叛逃事件並不令人驚奇。三是,武漢病毒所資料庫被破譯。8月5日,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美國情報部門正在審查一個來自中國含有大量新冠病毒基因子據的資料庫。多位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告訴CNN,這個巨大的信息目錄包含從武漢實驗室研究的病毒樣本中提取的基因藍圖。美國情報部門正利用能源部國家實驗室的超級計算機破譯這些病毒信息。

綜上所述,我認為拜登總統是基於以上原因而要求情報部門進行調查。如果情報機構的調查結論是目前尚無法確定病毒源頭,並不意味著調查的失敗,相反表明美國情報機構的調查是基於事實和證據,中國戰狼和官媒「賊喊做賊」的叫囂和對美國的栽贓,恰好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第三,中共是病毒栽贓的行家裡手

上個月,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趕在美國情報機構公布調查結論前,曾發起了一個呼籲世衛組織調查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公開信。目前聯署網站的數據顯示,已收到超過2500萬個網民的支持簽名。文淵在他的文章《由胡叼盤的2500萬簽名想起的》中指出,該簽名運動不由讓人想起七十年前發生在中國的「簽名」運動。有資料顯示,1950年在所謂「抗美援朝」期間,中國曾先後將近百萬軍隊遣入朝鮮,為因發動侵略戰爭陷入絕境的金日成政權充當炮灰。

1952年,中國和北韓軍人中開始流行斑疹傷寒、霍亂、痢疾和天花傳染病。中國政府懷疑美軍使用了細菌武器,而且在沒有確鑿證據、還沒有搞清事實真相前,中共就夥同蘇聯和朝鮮大造輿論,向世界譴責和揭露美軍「發動細菌戰」的滔天罪行。但很快自己發現純屬誤會,根本是子無虛有。但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中共就乾脆將錯就錯,繼續抹黑美國和聯合國軍,欺騙世界輿論,中共施展了大規模造假的絕活。

原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在2013年11期的《炎黃春秋》上發文,還原了事實真相。他稱他們在野外廣撒跳蚤、死老鼠來應付國際科學家調查團,可到哪裡去蒐集細菌戰不可缺少的鼠疫桿菌?只好從國內緊急調來兩個密封鐵管的鼠疫桿菌菌種,作為證據,交給調查團。吳之理擔心此舉難蒙調查團,使出殺手鐧,給部下安排了後事,「萬一到時仍難證明細菌戰事,你就給我注射這種鼠疫菌,讓我死,就說‘志願軍’衛生部長染上美軍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鐵證。」

為了配合反對無中生有的「細菌戰」,1952年,中國政府還在國內發動了「保衛世界和平,反對美國細菌戰」的全民簽名運動,甚至鼓動稱「簽一個名就是打死一個美國鬼子」。據史料記載,這次簽名運動,共徵集到佔全國人口47%的2億2千多萬簽名。

70年來,中共並沒有改變它栽贓嫁禍的法寶,也沒有改變宣傳欺騙簽名的做法。但過去還可以讓2億多中國人簽名反美,今天即使編造瑞士生物學家和栽贓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和大行造謠之能事,也只騙來2500萬個簽名,看來明智已開的中國人已經不太好忽悠了。

現在,我們總結一下。拜登要求情報機構提交新冠病毒源頭的報告截止期限已到,情報機構已經提交報告。但預計報告的結果很可能難以確定病毒的源頭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拜登之所以要求情報機構進行病毒源頭的調查,源於中國政府極力掩蓋病毒源頭,加之中共官員叛逃和武漢病毒實驗室資料庫數據被破譯,都使拜登認為只有情報機構才能揭開病毒源頭真相。面對美國情報機構調查報告截止期限的臨近,中國戰狼和官媒方寸大亂,如臨滅頂之災,使出各種陰招損招詆毀美國,相反證明自己做賊心虛。美國情報機構在沒有充分證據的前提下,作出不確定的結論表明瞭美國作為一個大國的文明底線,而中國在疫情調查中的戰狼表演恰恰說明它沒有道德底線。七十年前如此,今天也一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