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案例:祖父轉生為孫子(圖)


一個阿拉斯加的轉生案例中,祖父轉生為孫子。
一個阿拉斯加的轉生案例中,祖父轉生為孫子。(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個來自阿拉斯加印第安人轉生案例中,老亨利.德斯帕爾轉生為他自己的孫子

諾曼.德斯帕爾於1944年出生於Hoonah,當他三四歲的時候,有一天父母帶他來到離Hoonah35英里遠的Dundas灣。在海灣裡,諾曼突然自然而然地脫口而出:「過去我在這兒的峽谷上有個熏魚廠,後來我眼睛就看不見了。」說這些話時,他看起來非常激動,也很高興。德斯帕爾先生想不起來這孩子還講過什麼其他的有關前世的話。

諾曼很正確地講出了關於他祖父老亨利.德斯帕爾的兩件事實。他是漁民,曾在Dundas灣開過熏魚廠。他於1937年85歲時去世,當時已失明四年。小亨利.德斯帕爾於1928年與第一個妻子結婚,和她有一個孩子。妻子死後,他於1942年再婚。諾曼是他再婚後五個孩子中的老大,也是老亨利.德斯帕爾死後小亨利.德斯帕爾的第一個孩子。

小亨利.德斯帕爾先生非常肯定地說,他和他妻子都絕對沒有對諾曼講過他祖父的熏魚廠和他失明的事。他們去Dundas灣時熏魚廠還有一些遺蹟,但他肯定那孩子不可能會認出那是什麼。他父親,熏魚廠的主人,在1930年就遺棄了廠房,當他們於1947年來到此地時只剩下幾根樁子了。小亨利.德斯帕爾認為他兒子的話證明他父親(孩子的祖父)已經轉生成他的兒子。儘管他過去對此事還拿不準,但這一事件使他相信轉生是事實存在的。

諾曼.德斯帕爾是以他的一個已經去世舅舅的名字命名的。這個舅舅深受父母疼愛,所以諾曼的外婆和舅舅們經常對諾曼談起他。諾曼稍微長大一點以後,舅舅們說他長得像他那個舅舅。他還記得,當他第一次來到Dundas灣時,他對那個地方感到熟悉。在採訪之前四個月,他第一次來到Sitka時,有同樣的熟悉的感覺。但是,在採訪的時候,他已經不記得他父親提到的他小時候說的話了。他覺得還記得一個熏魚廠,於是他將其畫下來,但他並不肯定那就是Dundas灣的熏魚廠。

諾曼根本就不知道Tlingit印第安人對轉生的信仰,也不知道他小時候講的話給他父親留下了什麼印象。他屬於年輕的一代,根本沒聽說過Tlingit印第安人相信的轉生的事,但他知道亞洲的印度人是相信轉生的。

諾曼本人視力不好,14歲時就開始常戴眼鏡了。小亨利.德斯帕爾在1962年時都已經50多歲了,但他只在閱讀時才戴眼鏡。

諾曼.德斯帕爾明顯記得他前生的最後幾年中失明的事。老亨利.德斯帕爾大約在1930年遺棄了這個熏魚廠,幾年後(約1933年)完全失明。很可能他遺棄熏魚廠就是因為視力已經不行了,這也許可以解釋諾曼心中為什麼會把熏魚廠和失明聯繫起來。

1972年,諾曼.德斯帕爾的健康狀況總的來看很好,但視力不佳。他的近視相當明顯,需要戴矯正眼鏡。他有2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諾曼是他們當中唯一視力受損的人。而諾曼的祖父就視力不佳,而且死前四年就失明了。」

人在輪迴中的具體關係只是一種表相,而實質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由因緣決定的,是一種業力輪報。有恩的報恩,有怨的報怨,父子之間這種因緣當然也是其中的一種。

責任編輯:陳剛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