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異才林庚白 深通命理卻死於非命(圖)

2022-08-05 09:10 作者: 辛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2年8月5日訊】據《維基百科》介紹:林庚白(1894年4月25日-1941年),出身福建省閩侯縣螺洲鎮(今福州郊區螺洲鎮州尾村)的詩人與政治人物。林庚白自幼即沒有父母,並由其姐姐撫養長大。7歲入私塾,8歲到北京求學。1910年,經汪精衛介紹,加入中國同盟會。

辛亥革命後,民國元年(1912年),出任上海的日報《民國新聞》主筆。1913年春,離開上海赴北京,主持國民黨在北方的機關報《民國報》。同年,出任「憲法起草委員會」秘書長。

1916年國會重開後,民國6年(1917年)林庚白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1917年8月任廣州國會非常會議秘書長,1917年9月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後來孫中山辭去大元帥職,林庚白也隨之引退。

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尤其喜愛占卜。據說,袁世凱稱帝后,林庚白曾預言袁世凱壽命將終。他還著有《人鑒》一書,據說其中預言了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被時人評為「皆言之確鑿如響斯應」。日後,林庚白專以看相、算命為生,不再作詩文。

林庚白
林庚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36年8月15日,林庚白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37年聖誕夜,林庚白、林北麗夫婦自南京西逃,經徐州、鄭州、漢口到達重慶。1941年12月1日,一直在重慶當立法院立法委員的林庚白攜妻帶子來到香港,擬與在香港的文化人交流,創辦日報以宣傳抗日,這一計畫獲得陳嘉庚的支持,此外他還準備創辦詩人協會,並且編撰一部民國史。但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即偷襲珍珠港,隨即佔領香港。

1941年12月19日,林庚白夫婦在九龍天文臺道,因未有理會站崗之日軍喝令停步,而遭到日軍開槍射擊,林庚白胸部中彈,當場身亡,享年47歲,當時遺體被埋在天文臺道旁的泥坑;其妻林北麗右臂中彈,受重傷未死,並在香港療養。

林庚白是一位才情橫溢,風流自賞的名詩人,本身又兼是一個命理學家,他曾著有《人鑒》一書,因此,他常常自負他的詩做得比杜甫更好,而命相卻不下於嚴子平。結果這個自命不凡,眼高於頂的人物,料不到自己最後竟死在日本兵的手裡!

林庚白是一個健談的人,他的話匣子一開,即可以滔滔不絕談上數小時而無倦容。上自世界之大,下至蒼蠅之微,他博聞強記,無所不談。尤其他所談命相一類的話,最為精彩。他所著《人鑒》問世後,有人勸他不妨掛牌相天下士。但他當時似乎還掛著「立委」的銜頭,自不便兼此生意經,只在茶餘酒後,替朋友們義務看看相而已。

當時所有的名流要人,他幾乎全部認識。大多數的時辰八字,也都能記得清清楚楚。他曾推算過注精衛過了六十便難逃大厄。徐志摩乘飛機遇難,他早已未ト先知。他的同鄉梁眾異也曾向他請教過,他指出梁氏手掌上有一特徵,結果非弄得命正典刑不可。黃秋岳的命被他更算得準,說在半年內必有大凶之像,果然不出半年,即以間諜案被槍決了。

林庚白對人對事,常有先見之明,而又言必有中。他曾推算過羅隆基至六十壽終,其妻王右家亦然,王右家前數年死在臺灣。

大概林庚白當時所推算的命造,其應驗者不少。他曾推算過阮玲玉「紅顏命薄」,胡蝶必再嫁,對王瑩則不免有「水性楊花」之嘆了。最妙的是他推算藍蘋(江青)的八字,指她在三十歲前必數易其夫,而三十歲後將有三十年大運,但一到六十二三歲又必有某項沖尅,究竟如何且拭目以俟罷。

至於說到他替自己算命,便馬上面色莊嚴地說:「我一定活不過五十歲!」抗戰爆發時,他大概不過四十三四歲,偕林北麗已避難到了重慶,但他天天卜卦,心上志忑不安,當日機在重慶空中投彈之後,他已駭得失魂落魄,又偕北麗轉輾逃來香港。因為他算來算去,要逃到南方才比較安全。殊不知他這樣企圖避凶趨吉的結果,反而在香港送上了一命,他死的那年不過四十七歲,這可以說是數罷,該是在劫難逃,他平日自負命學當代第一,結果竟應驗了。

民國三十年冬,林庚白和林北麗兩人,住在九龍金巴利道月仙樓一號,那地方本是詩人楊雲史所居,後來歸之於庚白的友人。港九戰事發生後,林氏夫婦便遷到那裡避難。據林北麗的回憶,自那年十二月某夜九龍淪陷以後,由於間諜們把林庚白認做國民黨的某大員,因此便成為日軍所搜覓的目標之一,十九日先到月仙樓住宅,庚白便從後門外出,怎料一出門,又碰上了五個日本兵,他們拉住了林庚白,要他帶去找「林委員」。這時庚白早有戒備,化妝如一鄉下佬,他們並不認識他的廬山真面目。

當庚白被拉到天文臺道上坡口直趨下坡口,然後站住。那時候,林北麗為日兵所阻,只好站在上坡口。後來,她看到那些兵拍拍庚白的肩頭,好像表示放他走,於是他從天文臺道下坡口又直向上坡口,腳在發抖,大致使對方起了疑心。不知怎樣,又被拉了回去,盤詰不休。盤詰之後,又讓他走。等到他走到半路,一顆盒子炮的流彈穿過,庚白倒地,林北麗去搶救,又一顆子彈從她的右臂穿過,直射庚白的背部。

當時庚白流血較多,終於不救。在兵荒馬亂之中,連棺木也買不到,只好草草地埋葬於天文臺側的一個菜園裡。而今時異勢遷,周圍新廈林立,再也找不到菜園所在了。

林庚白一代異才,深通命理,而竟死於非命。塵海茫茫,招魂何處?

事據:香港七十年代《大人》雜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