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發現秘密房間裏竟是彭德懷 幾位老將軍震驚了!(視頻)

2022-09-16 19:00 作者: 唐風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內幕節目,我是禹同。

誰也沒有想到,被毛澤東大加讚賞「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的革命功臣彭德懷,突然變成反黨集團頭子,成了「專政對象」,在最後的日子裏竟是如此的悲慘和凄涼。

彭大將軍」的由來

彭德懷出生於1898年,早年曾加入國民革命軍,參加過北伐戰爭,顯露出他英勇善戰的特點。但是,在1928年他竟然被鼓動加入了中共,不久他發動了平江暴動,失敗後,率領殘部退守農村,成為中共紅三軍團的指揮員。在中共宣傳的所謂長征實則是北上逃亡期間,他曾以三千殘兵救過毛澤東,使毛澤東擺脫了張國燾的挾持,從而為毛澤東所倚重。因爲是救命恩人啊,毛澤東的心裏當然感激。於是毛澤東揮毫贈詩曰:「山高路險溝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然而,隨也想不到毛澤東竟然漸漸視彭德懷為眼中釘、肉中刺了。這是怎麽回事?這要從頭説起。

在抗戰期間,毛澤東根本不想抗戰,毛澤東認爲日軍侵華這是中共暗中發展勢力的好時機,同時還挖國軍抗戰的牆角。對此,彭德懷有所察覺,感到氣憤。彭德懷認爲應該積極抗戰,而不是躲在西北一隅養兵蓄銳。於是彭德懷主導了「百團大戰」重創日軍,這使日軍出乎意料,沒想到中共方面竟然發展到了如此規模。

對此,毛澤東不但沒有讚賞彭德懷,反而大爲不悅。因爲此舉違背毛澤東的只打「麻雀戰」悶聲發展實力的指導思想。儘管這場戰鬥成為中共日後吹噓的稀有的抗戰功績,但還是成了彭德懷被批判的罪狀之一。

在中共內部,彭德懷個性直爽、衝動,算得上是一個敢於直言、較有正義感之人。但是,在毛澤東來看,這正是一個危險的人物。但畢竟救過自己,毛澤東對彭德懷還是容忍了。

1949年中共建政後,毛澤東讓彭德懷擔任了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開赴朝鮮戰場,名爲抗美援朝,實則是為了幫助朝鮮侵略韓國,毛澤東覺得彭德懷還是比較放心而且有戰爭才能的人。這樣,彭德懷受命擔任了中共志願軍司令員,率領數十萬軍隊入朝鮮。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以彭德懷機要秘書的身份隨同參戰。

毛澤東是想讓毛岸英在中共司令部鍍鍍金,同時也是監視彭德懷,可是毛岸英處處亂來,也不尊重彭德懷,除了下象棋就是與幾個人隨心所欲,不遵守規定。在到達朝鮮只一個多月的一天,本來美軍機來偵察和轟炸時並沒有發現目標。可是,毛岸英與幾個人在掩體內做蛋炒飯的炊煙被美軍發現,並投下了炸彈。這下毛岸英就此消失。

這對毛澤東來説是心理重創,雖沒有直斥彭德懷未盡保護之責,但毛澤東對彭德懷更加耿耿於懷了。

畢竟在中共來説,彭德懷在朝鮮戰爭中功勞不小,這樣,回國後,彭德懷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長,1955年被授予元帥軍銜,位列朱德之後,排在第二位。1958年,彭德懷也捲入了中共的整人運動。彭德懷同聶榮臻、黃克誠等人在軍委擴大會議上給栗裕扣上了「資產階級個人主義」的帽子加以批判。

彭德懷還駡過周恩來老奸巨猾,很多人都懼怕彭德懷,毛澤東漸漸對彭德懷也是感到頭痛了。

據曾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的黃克誠回憶說:有一次,毛澤東對彭德懷半開玩笑地說:「老總,咱們訂個協議,我死以後,你別造反行不行?」。黃克誠說,可惜彭德懷並未因此稍增警惕。

不管怎麽說,到此爲止,毛澤東還是沒有想對彭德懷下手。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則徹底使毛澤東心生恩將仇報的惡念了。

急轉直下的廬山會議毛澤東心生殺機

由於1958年毛主導的「大躍進」違反經濟規律的做法很快受到懲罰,暴露出種種問題。1959年中共高層在風景優美的廬山開會,沒曾想毛澤東的好心情被彭德懷給攪亂了。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信,質疑毛澤東提出的三面紅旗,「大躍進」,結果毛澤東馬上翻臉,把彭德懷打為「彭、黃、張、周反黨集團」之首。這下功臣立馬變成罪人。

同時,新賬老賬一起算。1966年「文革」開始後,彭德懷又被安上「反黨抗日」、「勾結國民黨抗日」等罪名。更是對彭德懷落井下石了。在毛澤東看來,不管你是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彭德懷最後的日子超乎想象,他堅持不認錯。1967年7月,《人民日報》號召「革命派」痛打「落水狗」。7月19日正在家中寫自傳的彭德懷被通知開會,到了北京航空學院,沒曾想這是他被掛牌批鬥的開始,之後更是遭受了肆意凌辱。功臣離開被反剪雙手,遭公開批鬥,成了「三反分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等。彭德懷在北京被囚禁的8年裏,紅衛兵輪番批鬥,專案組反複審查,他一直沒有認錯。他一直高喊:廬山會議,我沒有錯!

漸漸的,彭德懷的處境每況愈下。彭德懷罹患癌症晚期最後兩個月的情形更是悲慘。當時見證人之一的楊漢勤,於1966年畢業於中山醫科大學(現廣州中山大學)醫療系,先後在武漢、北京及廣州等地醫院工作40餘年,還曾負責中共軍、政各級領導人的具體醫療保健工作多年。

他寫文章回憶到,當年罹患癌症晚期的彭德懷,被毛澤東安排在北京軍總醫院(301醫院)南樓14病室接受治療,中央專案組將彭德懷編為「145號」。

當時的彭德懷身上常常穿的是一套破舊的黑棉襖、黑棉褲,腳穿棉布鞋,連襪子也沒有,腳趾從鞋前沿的破洞裏露出來。由於長期失去自由,彭德懷經常面色鐵青,呆呆地坐在椅子上,雙手插在袖筒裏,渾身瑟瑟顫抖,看上去很無奈。

彭德懷被關在一間門窗緊閉的十餘平方米的病房裏,專門有軍人晝夜看守著彭德懷,軍人被命令靠近床尾佇立著,不説話只是面無表情地緊盯著彭德懷。一個班的戰士一天24小時三班輪換地近距離看著他。

彭德懷被嚴格看管,如同與世隔絕。他想寫字,不給筆;想聽廣播,沒有收音機。屋內冷清、死寂。外界的情況他一無所知。

看守彭德懷的醫生也是經常換人的。每當有新來的醫生,彭德懷便指著床頭病歷卡片強調說:「我不叫這個『145號』,我是廬山上那個彭德懷!」沒有人敢搭腔。

醫生查房時,他很少訴說身體狀況,總是怒不可遏,滔滔不絕地說與病情無關的事情。醫護人員被規定不許回答,不許外傳。

彭德懷也時常大吼:「我要憋死了!我不在這裏坐以待斃!快放我出去吧!」「我要見毛澤東,不然你們也把我拉出去槍決好了!」。士兵只是衝他搖搖頭,顯得無能為力。

彭德懷手術後1年零5個月時,癌症已擴散到肩部、肺部及腦部,受盡病痛折磨。周身疼痛難忍時,彭德懷常用牙咬破被子、床單扔在地上。彭德懷被折磨得如同精神病或瘋子一樣。

1974年元旦,彭德懷躺在床上,自言自語地說:「1973年過去了,1974年來到了。」「又過去了一年。」「這是最後一個年了!」他預感到1974年將是他生命的終點。

出於對彭德懷的同情,在醫生的要求下,病房窗口上糊的報紙撕下來一半。這樣,彭德懷可以看到陽光了。後來經醫生要求,准許彭德懷曬太陽,但必須在指定的時間、指定的陽臺,進出還要迴避其他病人,總之,任何人不許與彭德懷説話。

當時,14病室是301醫院的高幹病房,有幾位老將軍在這裏住院,後來他們發現了5號這間被嚴密封鎖的病室裏住的是彭德懷,他們的心被強烈地刺激了。幾人私下議論,彭德懷就在這裏!他怎麼樣了?能不能去看看他?有的人在他去陽臺曬太陽時偷偷從樓下張望,想看看彭德懷怎樣了。

後來彭德懷身體出現劇痛。1974年2月,彭德懷的右手、右肩和手術過的刀口疼。他被劇烈的疼痛折磨得大汗淋漓,在床上翻騰。彭德懷拒絕輸液,把針拔掉,狂喊著:「我不用毛澤東的藥!」給他餵食物,他打落在地,喊著:「我不吃毛澤東的飯!」

彭德懷病危,他的妻子不敢去看望,怕受牽連。9月16日以後,彭德懷失去了痛覺,進入深度昏迷狀態。1974年11月29日,彭德懷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陣紅暈,隨之鼻、口出血、呼吸停止。

12月17日,彭德懷的遺體火化,骨灰存放在一個用粗木板釘成、未上油漆的盒子裏,上面貼了一張紙條,寫著「王川男」三個字。這情形與劉少奇死時的情況很相似。

中共元帥彭德懷被迫害,經歷了15年的批鬥、8年與世隔絕的囚禁、審查、羞辱、折磨。歷史證明,中共體制與政權如同魔窟、鬼門關,誰都可能成爲它的犧牲品。在這個鬼門關裏冤死鬼很多,從中共國家主席、元帥到平民百姓,也都不能倖免於被打倒和銷聲。

好,關於當發現秘密房間裏竟是彭德懷,幾位老將軍震驚了!彭德懷最後的日子超乎想象,毛澤東要除掉彭德懷的幾個原因的話題,今天就和大家分享到這裏,謝謝大家的支持。

以上是今天的中國內幕節目,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来源:看中國視頻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feitian.edu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