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統治下 為什麼大多數德國人可以歲月靜好?(組圖)


德國
被轟炸的城市(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2年9月28日訊】大多數德國人在第三帝國的統治下都能生活得愉快且平靜。極權統治可以在多數人中間獲得支持,同時對少數人犯下令人髮指的迫害罪行。

納粹統治下,猶太人被塑造成「人民的敵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納粹是怎麼逐步建立起恐怖統治的?德國人為什麼甘願成為權力的零件,猶太人為什麼不在受到迫害後第一時間逃亡?當恐怖統治初見端倪時,人們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在《我們知道什麼:恐怖、大屠殺以及納粹德國的日常生活》一書中,Eric.A.Johnson採訪了30餘位經歷過納粹德國的人,包括大屠殺的倖存者,流亡的猶太人、反對納粹並遭受迫害的德國人、曾經的希特勒青年團團員、普通德國平民等。Eric以巧妙的方式將這些口述呈現給讀者:當一位猶太倖存者說所有的德國人都是惡魔時,他隨後呈現給我們被納粹迫害的反對派德國人的口述;在一個1934年就感受到德國社會反猶情緒的口述後面,呈現給我們生活在一個普遍並不看好希特勒的地區的人的口述。

用這種方式,Eric讓我們思考,在政治環境的步步緊逼之下,不同地區的德國人和猶太人經歷和感受著社會怎樣的變化。他們像溫水中的青蛙,是哪一刻受到巨大的刺痛從水中跳出來的?猶太人為什麼在歧視和迫害不斷加碼時還默默忍受?德國人又是怎麼樣被迫習慣種種禁令,不敢提出反對意見的?

納粹
《我們知道什麼:恐怖、大屠殺以及納粹德國的日常生活》(圖片來源:網路)

威廉.本森(William Benson)回憶道,1934-1935年間,希特勒來到了萊比錫,在廣場上演講,聽演講的許多人流下了感動的淚水。那時,一些德國猶太人比起猶太人,更認同自己德國人的身份。因為希特勒反對共產黨,很多有錢的猶太人還說「希特勒是個好人。」

威廉生命中最初的13年在德國度過,他有很多德國朋友,父親也時常邀請很多德國朋友來家裡做客。即使他後來流亡海外,也還是忍不住喜歡聽德國的音樂,他說:「這是我的一部分。」

但威廉童年在學校見的更多的是針對猶太人的霸凌,同齡的孩子們稱他為「猶太豬」。不久,希特勒頒布了禁令,禁止猶太人去德國人的學校,他不得不轉學。商店也開始禁止猶太人入內。後來,他去義大利學習,但墨索里尼與希特勒聯合後,對1914年後來到義大利的猶太人下了驅逐令。

想要禁止猶太人,必須先區分出他們。在德國,猶太人被要求佩戴身份標識。這種證明文件被創造出來,目的就在於禁錮,在於縮小一部分人的自由。通過創造這種文件,一個群體的公民權利不再受法律保護——這是一種創造法律之外的權力的方式。

納粹
猶太人必須隨時佩戴這樣的身份標識,拒絕佩戴被視為犯法。沒有人有辦法拒絕——自由就這樣被一層層剝離。(圖片來源:網路)

威廉從義大利去往法國,1942年,他接到消息說,父親和兄弟去了奧斯維辛,然後消失在了那裡。

1933年,瑪格麗特(Margarete Leib)是一個美麗的德國少女,而她的父親被送往了集中營。他是社會民主黨(SPD),曾在國會工作,希特勒上臺後,他因政治原因遭到逮捕。1934年,他在集中營內被勒死。聽說這個消息的瑪格麗特去到蓋世太保處大哭大鬧,她回憶道:「在場的五六個蓋世太保都十分尷尬。他們知道我父親被殺了,只想讓我快點離開。後來他們提議說可以找保險公司。保險公司不得不把錢交給蓋世太保,他們留下了1千馬克,把剩下的錢給了我。」

災難在身邊發生,自由被一點點剝奪,但人們總是以為事態不會繼續變差,被害的不會輪到他們。

1933年,希特勒上臺那一年,德國就爆發了針對猶太人的大規模事件。阿爾敏(Armin Hertz)對此印象深刻:「穿著棕色制服、戴著袖標的納粹黨人站在我們的商店前,舉著‘別向猶太人買東西’的標語。他們在我們的櫥窗上寫下‘猶太人’。」希特勒青年團唱著歌,歌詞是:「刀下猶太人的血濺出來,讓我們精神振奮。」

納粹
櫥窗被畫上猶太人的標誌,標語赫然寫著:「德國人們注意了,別向猶太人買東西。」(圖片來源:網路)

「1938年,‘水晶之夜’事件發生,我們的商鋪被砸,到處都是碎玻璃,猶太教堂被點燃。猶太人在救火,警察就在一邊看著。在那之後,我們在柏林沒辦法繼續待下去了。」

1942年左右,在德國,限制猶太人的禁令變得愈加肆無忌憚,猶太人被要求佩戴六芒星標誌、在晚上七點或八點後不得出門、開始陸續有猶太人被送走。那時人們還不知道大屠殺,他們聽說被送走的人是被強制工作。還有猶太人主動提出要加入,因為他們實在找不到工作、沒有飯吃了。直到人們發現,那些被送走的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但環境並非何時何地都這樣令人窒息。人們總是試圖尋找希望。卡爾(Karl Meyer)回憶道,直到1940-1941年間戰爭爆發,幾乎沒有人知道大屠殺的事情,即使納粹的種種行徑讓人恐慌,但很多猶太人還是不想離開這個他們成長的國家。人們都想要相信事情不會變得更糟。

「我在納粹德國下生活了5年,當時我所在的科隆是一個天主教城市,大主教並不喜歡納粹。那裡人們打招呼還喜歡說‘早上好’,而不是‘希特勒萬歲’,我覺得人們都暗自慶幸不必說‘希特勒萬歲’。但後來戰爭爆發,一切都變了。」

在每個猶太人的回憶中,他們的德國鄰居都不得不在愈加惡化的形勢中與猶太人保持距離。卡爾的快遞員對他們說:「請原諒我不跟你們問好,我不想丟掉工作。」

猶太人的處境極糟,他們成了「赤裸生命」,被剝奪了公民權,生命、財產和尊嚴隨時可能受到侵害;他們成了「主權難民」,持有德國護照卻不能作為一個正常的德國人被接納。

而被納粹宣傳為高人一等的雅利安人也不能免除危險。政治異見者的處境不像猶太人那麼糟糕,但極權主義讓他們也隨時可能被剝奪一切,成為「赤裸生命」——在極權主義之下的人們,沒有生活可言,平穩的日常隨時可能被打破——除非你就屬於權力本身,甘願做權力的一個零件。

納粹
唯一沒有向希特勒伸手敬禮的人。人群中的唯一「清醒者」,但代價是什麼?作出一次「清醒」的舉動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圖片來源:網路)

政權引導的舉報和猜疑逐漸讓人們自發地猜疑,在人與人之間,更多的不信任的屏障樹立了起來。無論屬於何種政治立場,每個人都不得不在某一時刻丟掉良心。

蓋特魯德(Gertrud Sombart)一家的生活也不平靜。他的父親在希特勒當選前就說:「誰給希特勒投票,誰就是在給戰爭投票。」父親沒有參與政治或參加任何政黨,只是「管不住嘴」。他的一個同事被兒子威脅要舉報後飲彈自殺。後來,他父親本人也在工作的地方被逮捕,在公司的老闆擔保下出獄。他們一家人在德累斯頓開了店,但納粹阻止人們去他們那裡買東西,漸漸地,他們不再有客人光顧了。

納粹
政治犯的標誌。通過現代管理機制對人進行區分的身體政治(圖片來源:網路)

不同的人的視角下看到的社會的平穩或暴亂程度不同,哪怕鄰居一個個消失,哪怕身邊的人被逮捕,有些人也不為所動,漠不關心。

在1923年,德國通貨膨脹嚴重,當時甚至每天早晚各發一次工資,但到手的工資還是趕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希特勒上臺後,通過修建鐵路等一系列措施讓人們有了工作。父親是納粹黨員的魯爾夫(Rolf Heberer)問道,「在這種情況下,你會指望人們因為一些與自己不相關的人受到政治迫害就說:‘這些限制太不可理喻了,我反對這一切’嗎?」「我認為,大概有6000萬德國人都是這麼想的——這就是那時大多數德國人的想法。」

認為自己不會成為受害者的人,總是「客觀又理性」,對正在發生的災難漠不關心。

在希特勒青年團度過10年的赫伯特(Hubert Lutz)說,蓋世太保對每一個人都非常友好。有時,他會訓斥她「好好走路,不然我就踹你的屁股。」赫伯特解釋道:「這是因為他非常喜歡我,因此覺得對我也有家長的責任。」

後來,1943年,赫伯特聽到蓋世太保的妻子與媽媽的對話:「我的丈夫在住院,他崩潰了,因為在波蘭和俄國,人們正在屠殺。他告訴我,他們殺死一個女人,搶走她的嬰兒,提著他的腳把他的頭往牆上撞。」赫伯特的母親回答說,她不相信這是真的,這太令人髮指了。

這些屠殺針對的是游擊軍,他們會破壞德軍交通線路,炸毀火車。德軍的處理方式是,把出現游擊軍的地方整個村子的人殺光。赫伯特說:「我知道殺死女人和小孩與殺死游擊部隊有微小的差別。但你也得考慮到,俄國拒絕遵守日內瓦公約。而且,英國也聲明他們會在有女人和小孩的地方扔炸彈。我認為許多人都這樣想:‘如果這是你們想要的,那我們就滿足你’。」

在被問道她是否聽說過集中營時,赫伯特說:「我們聽到過一些流言,我想我當時確定集中營和大屠殺正在發生。但我並沒有過多去想那些事,我當時才15歲,沒有直接參與那些事。這也不是我那個年紀的孩子該關心的。」

關於希特勒,赫伯特說:「我們非常崇拜他,我們愛他,我們認為他不會做任何錯事。」「當希特勒死去的時候,我父親表現得好像世界崩塌了一樣。」

赫伯特一家是納粹德國時期的真正受益者、享受者,這樣的人為數不多,但當一部分人被殘害,一部分人被噤聲,一部分人被迫唯唯諾諾的時候,社會上留下的聲音,就只有赫伯特們的聲音了。Eric在書的最後總結道:「大多數德國人在第三帝國的統治下都能生活得愉快且平靜。極權統治可以在多數人中間獲得支持,同時對少數人犯下令人髮指的迫害罪行。」

不過,可以說有人真正從中倖免了嗎?直到今天,德國仍然要揹負這一歷史責任,無法大力發展軍事,每一個德國人都要與納粹主義劃清界限,不敢展露過多的民族主義情緒。

靠煽動群眾、製造對立來鞏固支持率的納粹,一定無可避免地會走向戰爭。當納粹殺死猶太人時,沒人說話;當納粹把政治異見者送往集中營時,沒人說話;當納粹發動戰爭時,敢說話的人已經消失了;當戰爭尾聲,每一家的男人都必須去戰場上送死時,任何物資,包括食物、汽油都要嚴格配給時,城市每天被聯軍空襲轟炸時,人們再也沒有說話的機會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燕京書評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feitian.edu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