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火災 我們普通人怎麼辦?(圖)

作者:一群 發表:2022-11-27 07:20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烏魯木齊火災
烏魯木齊火災(圖片來源:網路圖片/網路)

【看中國2022年11月27日訊】今天,烏魯木齊住宅起火,10人死亡、9人受傷的消息,刷遍了網路。

據央視報導,火災發生於11月24日19時49分,新疆烏魯木齊市的一棟高層住宅樓。明火扑滅,是在當晚22時36分——起火3小時後。

這3小時中救援團隊在哪裡?微博轉發區和相關超話中,有一些ip為新疆的網友補充了信息:3小時中,前1~2個小時消防車都沒進入小區——因為新疆封控108天,私家車堵塞了消防通道,而許多車主還在方艙;同時,因為疫情防控,消防通道「全部用欄杆鐵皮堵死了」,大火蔓延時,「消防隊員還在拆鐵皮欄杆」。

三年裡,小區、樓棟封控導致的悲劇,我們已看到不止一起。作者張三豐在公眾號「城市的地得」中寫道,消防和急救,作為城市的最後一道防線,在封控下正遭遇極大挑戰。

他呼籲普通人:下樓看一看,消防通道是否被人關了,做一些投訴的嘗試——這在關鍵時刻可以救自己的命,「現在,只有自己去守住‘生命線’。」

防控時代,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倡議,表達對鐵皮封鎖的拒絕,對周遭鄰居的支持。

11月24日,昨天,「望京東湖灣媽媽群」的一份綠色倡議書刷屏朋友圈:這群媽媽在小區內倡導,如鄰居出現核酸檢測陽性,「我支持他/她依法自願選擇隔離方式」。

烏魯木齊火災之中,也有這樣的公民。下午,九位新疆人民的投稿,在微博上廣泛傳播。

其中一則投稿寫道,「今天得知烏魯木齊的火災我很難過。在烏魯木齊天山區大灣北路工商銀行原子裡,我有一套80平方米的簡單裝修的房子,我想把這套房子免費提供給受災的那一家人住。」末尾附上了投稿者的聯繫方式。

其他投稿也提到,「昨晚的火災讓我一夜難眠」「需要任何東西隨時可以跟我聯繫」「房子暖氣很足,免費提供給受災家庭過冬」……

過去一年,我們看見,底層的對立,在宣傳機器的渲染中不斷加固。人們互相檢舉、揭發。居民在小區舉橫幅要求「拉走陽性」。在公共衛生措施逐漸走形、觀念對立愈發極端的當下,到處都呈現出英國哲學家托馬斯.霍布斯口中「一切人反對一切人」的狀態。

這兩天,出現在重慶、北京、新疆的這幾張書信,彷彿是長久的幽暗中,難得的積極信號——公民精神的曙光初現了。

1、公民精神的對立面

科學、尊重、互助、自主,這樣的公民精神,是少見的,在過去三年中,我們更為熟知的,是它們的對立面。

昨日凌晨,一篇報導在網路上刷屏:廣州體育館方艙內,32歲的患者小雅,將微信餘額的3萬多元轉給丈夫後,在衛生間自縊身亡。

據報導,小雅在得知丈夫也確診新冠後情緒很低落,「她說過年老家也不想回了,留在廣州,怕感染了這個病毒回老家被人說閒話。」

自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後,社會上對新冠患者的排斥便始終存在。

從稱呼新冠患者為」毒王「「小陽人」「羊」,到把送新冠患者進入方艙治療/隔離比喻為「追羊」、「趕羊」。人們自以為俏皮的稱呼背後,隱含的是對病毒及患者本身的污名化。

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大多患者除了要面臨對疾病本身的恐懼,更多還是對復陰之後生活的焦慮。

今年3月的上海,「躲在虹橋火車站衛生間」的阿芬在經歷漫長的治療和隔離後,因「陽過」找不到工作。當時上海許多崗位招聘,都明文規定不聘用「陽過的」、「確診過的」。

我身邊的一名高校學生,在一次考試期間不幸被判定為「密接」,繼而被學校取消了保研和評獎資格,一年以來申訴無果,「我的人生正在被系統地取消。」

蘇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隱喻》中曾表達一種觀點:癌症患者必須要承受疾病以外的象徵意義所帶來的全部後果,並且,這更為致命——因為它「即使事實上不具有傳染性,也會被感到在道德上具有傳染性。」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病人作為弱勢群體,理應在生理、心理上受到關懷和照顧。而疫情發展至今,像小雅一樣有「病恥感」,擔心患病後遭到歧視的人,仍然不在少數。

恐懼和排斥,是新冠的社會後遺症;是社會的無知和偏見,對確診患者的連坐懲罰。

這種恐懼並不是沒有來頭的。

2、偏見的來源

在社會心理學家阿倫森的定義中,「偏見」是人們依據有錯誤的、不全面的信息,概括而來的、針對某個特定群體的敵對態度。

在疾病帶來的偏見上,最有效的解決方式,是給予公眾全面信息,瓦解其神秘性。

而這三年來,我們始終缺乏針對新冠病毒本身的系統科普。

自2020年起,中國官方媒體對新冠的科普始終呈現出一種「淡化「的態度。有媒體通過數據爬取發現,自2020年2月起,《人民日報》發布的科普類文章呈斷崖式下降。

同時,通過對一些官媒公眾號的梳理,我們發現大多數媒體對新冠的科普僅僅停留在2019-2020上半年的原種,對其變種尤其是當今流行的奧密克戎解釋甚少。即使有極少量的相關信息,也大多在說它的高感染率,缺少有效治癒方式、存在中長期的不可預知危害。

主流媒體角色讓位於政治展演,在信息科普層面缺位。對於不遵守防疫規定的人,常使用「刑拘」、「偵查」等具有懲戒性和警告性的詞彙,將「不配合防疫」和「違法犯罪」直接對等。

在這樣的宣傳和控制之下,新冠對於群眾不僅是一種危害未知、無特效藥治癒的疾病,更是一張將個人驅逐社會的審判書。

懷疑、檢舉、對立…緊張的氣息開始長期瀰漫於人群間的空氣中。

3、防疫時代,普通人能做什麼

昨日,一份按著大紅手印的請願書被廣泛傳播:

重慶東湖北路社區的一個五口之家,一人確診陽性後,在條件具備的情況下向居委會申請居家隔離,得到了小區24位業主的署名支持。

24個小區居民的大紅手印之下,是他們自己的手寫簽名和門牌號。

有自媒體對此做出評價:「這是公民的誕生。」

也是昨日,張凱律師在公眾號寫下一篇文章,向北京市衛健委等部門申請信息公開,要求其給出封控措施所依據的政府行為、公開決策會議記錄、專家組名單、風險評估報告、合法性審查報告。

防控時代,手無權力的普通人到底能做什麼?

我們將其總結為以下四點:

1、認知:閱讀、傳播關於新冠病毒的科學信息,對其形成客觀認知,消除自身及周遭人對其的恐懼。全面科學的認知,是消除偏見的根源。

2、支持:支持周遭的陽性患者、密接人員,對鄰里伸出援手,支持患者居家隔離;

3、拒絕:投訴對樓道和消防通道的封鎖。依法明確表示拒絕,表達自主意識。要求信息公開。

4、記錄:形成記錄的習慣。封校、封城,隔離、防控,每個人都可以記錄自己身邊發生的事情。你可以記錄執行的惡與公民的善,可以保存圖片、錄音、視頻源文件、錄屏在硬碟,可以寫日記。

我們不願再目睹,有人因恐懼而不敢回鄉,在方艙中結束生命;也不願再耳聞,被堵住消防通道後,人民窒息的悲鳴。

我們需要知道,恐懼為何而來,皮影戲之後,是什麼在牽引著敵對與互害。

我們要將審視的目光,從鄰人身上挪開,重新注視那正凝望我們的深淵。

科學、尊重、互助、自主,這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公民精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蕩鞦韆的婦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
乾淨世界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