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敏失意史


方志敏是次于朱毛的赤匪首要,他是世界闻名鼎括括的一个。他原是赣东北苏维埃运动的创始者,“红十军”的老头子。只因内受邵式平的暗伤,外被国际派打击,终至夺去了兵符,处于长期监视的苦境,近且传已打入赤色天牢。此中变化,由来有自,兹择要记之于次:

  ▲ 立三的老朋友

方志敏虽是一个痨病鬼一样的人物,但他对于农民运动具有特殊的天才,在大革命时代中,已经露头角了。那时的立三,是自称工运的新兴领袖,在五卅之后,他就具有统一全党的绝大野心,对于这位农运的大师,甚为钦仰。当一九二五年,志敏在上海和立三遇见时,一见订交,遂成莫逆。其后武汉政府时代,立三在武汉领导工运,志敏在南昌致力农运,每假机会,相互连络。及至武汉政府塌台,立三秘密奔走南浔路线,并参加赣省共党会议,他俩依旧互相推崇,志敏为人较忠厚,在立三殷勤拉拢之下,手段虽是小施,交情似已深重。志敏每对人言,‘我的老朋友立三,他是布尔什维克最有希望的人物!’

  ▲ 农运训练班

志敏是赣省农运主要的斡部之一,当南昌朱(培德)李(烈钧)政争之初,即已启示了国共终难共梦之兆--那时南京已反共,他就专门注力于紧张下层农运的工作,尤其倾全力发展赣东北一带潜势力。一九二七年春夏两季,志敏数度秘密巡视信江流域各农村。并在弋阳设立一农运干部训练班,召集赣东北CP农运活动份子,加以短时训练。一方利用当地农村,以作尝试实习的场所,这种训练班作用是很大的。当时训练班中共有学员十三人,(内有女学生一人)此后即成为方志敏赤化赣东北的主要助手。

  ▲ 引狼入室

当南昌共产党人失势之初,志敏即首先潜走弋阳落草。那时弋阳农民召开了一个农民欢迎大会,情诸【HGC:“情诸”,原文如此,似为“情绪”之误。】非常紧张,手持梭标木杖的农民自卫军,亦有一百余人,这些家伙其实早已在他麻醉之下,个个都愿意接授方委员的指导。志敏离南昌时,留书他的朋友又属同志的邵式平,劝他抛掉笔杆,前去入伙落草,并指明只有“暴动”硬干才有出路。式平平日是很佩服志敏的,在迷途没有出路中,也只有落草啊。岂知此举,竟成引狼入室,而日后喧宾夺主的祸根。

  ▲ 痨病苦干

那时志敏的肺痨病,已到了第二期,说也奇怪,这位小小的赤化魔王,他并不介意这些,据他说‘肺病只有跑山过岭,曝晒太阳,多喝凉水(系山泽间的甘泉,夏凉而冬温),才会根本治疗的。’那时他自任赣东北特委书记,而封邵式平为常务秘书,日夕带同式平,翻山越岭,常夜行七八十里,卧稻草窠,食玉蜀黍山薯,一心一意组织煽动农民抗捐抗税,以致分粮,分田,打土豪等斗争。又在弋阳,横峰,上饶,德兴,浮梁一带,普遍组织农民游击队,赤卫队,赤卫军等。并乘势宣传苏维埃,扩大共产党的组织等。所有党,军,政,农运均由他一手包办。式平只不过一员技术工作的助手而已。

  ▲ 枪杆一千

一九二九年时代,中共由死灰复燃,在湘鄂赣等省,到处烧杀骚扰。方志敏算也赶得上,他在赣东北已经激动起了成千成万的农民,并且夺取民团驻军的枪枝,当时有武装的匪徒,亦有一千以上了。

  ▲ 成立十军

上面已经说过了,志敏是立三的老朋友,那时立三已洋洋得意,窃得中央的领导权,在赤化区域自然也必要安置他比较可靠的爪牙,然后才能更巩固他的统治权。赣东北的一群土匪既是他的老朋友方志敏为头目,心下非常得意。当下令成立红军,发表红军军长各军时,就封了他的老朋友志敏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军长”。这个命令传达到赣东北匪穴时,志敏真个是开心的了不得,就在横峰军次召集了一个民众大会,像煞有介事的成立了“十军”。下分两个师,师各三团,团只两营,然而实际上每营是不到二三十个战斗兵,两个人合用一枝枪,实力并不大。

  ▲ 两寸半儿的关防

那时中共伪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封志敏做十军军长,不过特派一个姓洪的带同秘密训令,前去宣布。所有关防饷项等等,照例是要当地自给的。志敏等待姓洪(洪后来常驻赣东北)的一到,因为急于要做军长,即定次日举行大典,可是没有关防,是太不像样了。连夜召集了弋阳横峰等地的刻木工人,限令当夜刻好军,师,营等木印。为了要欺骗农民,对于军部的关防,特别的刻得大些,计有二寸半阔,长为八寸,印钮上还刻一个张牙舞爪,姿态雄伟的狮,以示惟我独尊的意味。以后这个印交给式平的姘妇掌管,据说有一斤多重。该军成立五个月后,方调换了一个较小的印,这是根据式平姘妇提出的理由:笨,重。

  ▲ 不知转变

共产党是最会变的,他们说得好是“转变”,谁胜利了就转变到谁麾下。可是这位痨病鬼志敏兄,他却是强硬得很。当立三被国际派打倒的时候,他是立三的老朋友,非常不满。四中全会后,特派有代表到赣东北传达国际路线的时候,他老是不理不睬,他所相信的是只有立三的强烈乱干,然后才有红军,什么国际路线他是不相信的。

  ▲ 包庇AB团之嫌

一九三一年秋间十军在铅山军次,破获了由上饶派入匪区活动的AB团,那时伪中央代表与邵式平等,均主张杀尽杀绝;但是志敏却因与AB团的份子中,有一二乡亲关系,主张从宽监禁。那时他还是军长,大家只好依从他的主张。然而终于怀疑他了。

  ▲ 铅山反赤暴动失职

在破获AB团案中,株连了三十余人,均囚入赤色大牢,合之先前捉获的“土劣”,共有七八十人。不知如何,这班囚徒,居然也暴动起来了,将监狱主任及守兵等杀死,纷纷逃亡。这一事发生后,志敏受了很大打击。尤其是式平与中央代表,处心积虑的谋划之下,首先将赤色警卫师的军权,由邵兼领,逐渐使其权力减低,及至一九三二年,志敏已成了一个光杆了。现在赣东北的匪军,由邵式平任军区总指挥,十军军长王如痴,十一军军长熊维洲,赤警师师长匡龙海,独立师师长黄立贵;而这位开天辟地的创始者,不但身无所有,且成为友朋与部下的眼中钉,岂志敏始料所及的吗?


HGC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