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看“港丽事件”香港正变成大陆

2005-10-06 18:03 作者: 盛雪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9月30日,下午2时,香港英资集团“怡和”族下的港丽酒店,以会议厅漏水为理由,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了《大纪元时报》举行“中国的未来──九评共产党国际论坛”而预订的会议厅。论坛被迫在离酒店不远的香港公园露天空地举行。加拿大国会议员罗伯特.安德斯(Robert Anders)、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司徒华及台湾大学政治系明居正教授,参加了此次论坛演讲。

就此事大纪元记者李佳采访了加拿大著名时事评论员盛雪

个人私利 社会公益 孰重孰轻

香港这家酒店这种做法,我想一般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什么原因,虽然他具体有个理由,但是实际上非常明显的是受到了中国官方的压力。当然了,两种可能,一种呢,中国官方中央政府是明确给了他们压力;另外一种可能性呢,就是酒店自身它有一种行为上的自我约束。现在我们在香港社会看到很多这样的现象,甚至包括媒体啊一些社会团体,甚至包括宗教界都出现了这种所谓的自律的现象。就是因为面对中共集权这样一个制度,人趋利避害,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去保护自己,但是这样的做法和这样的人,实际上他们放弃了一个大的原则,也放弃了一个前提,那就是:这种做法本身呢,可能一时一事上让他们免于一些麻烦或免于迫害或免于吃亏,但是在整个大环境受到破坏之后,整个社会气氛, 社会公益的环境被破坏之后,那时候,是没有人能够自保的。

所以香港在这件事上,也许他们具体操作人觉得他们很精明,把这个会议用一个非常不高明的狡猾的办法取消了,没有招惹来中央政府的不满,或者避免了来自上面的压力,但是这一系列的做法,都是在出让香港人民的民主自由的权力。

我想要告诉香港社会香港民众,任何一个团体,一个人、一个社会阶层、当你在面对中央强权而做让步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出卖香港今天所仅有的民主、自由、人权的这些原则,当这些原则丧失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自保。当你们把自己的阵地一步一步出让的时候,是所有香港人,不管你是信什么不信什么,不管你是站在左也好中也好右也好,任何人的权益都不再有一个基本的保障。

纵观中共历史 不存侥幸心理

看看共产党建政以后五十六年的历史,哪一个人可以自保的?从刘少奇到胡耀邦到赵紫阳,都是中共顶尖的高层人物,但是在这样一个没有基本人权和民主制度的专制集权统治下,任何人不要觉得自己是很能够有本事通天的人,或者自己很精明很有办法,自己在权力斗争当中会很幸运,不要抱有这种侥幸的心理,在这样一个没有公平竞争,没有民主架构,没有基本人权保障的这么一个制度下,任何人都可能成为牺牲品。而今天香港人民一定要认清这一点,每一个人的争取都是在争取大家的权益,而每一个人的争取也是在争取自己的权益。

香港正在变成大陆

其实在香港回归中国政权的这些年当中呢,这样的例子已经不少,而且我们看到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在九七年香港回归的时候,我说香港的未来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就是香港还是按照以前的这样一种社会制度继续演变,继续发展继续进步,那么,中国大陆能够跟上这个步伐,变成和香港同样的制度;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中国大陆没有变,而香港迫不得已的变成中国大陆内地的一个城市,今天我们感到非常可惜,就是中国大陆在制度上的变化还是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迹象,可是香港呢,却一步一步的变成了中国大陆的城市。我想这对所有的香港人对中国境内的人都没有好处。

资本主义优于社会主义

为什么香港能够享有五十年不变的这样的一个特权?就是不论香港人还是中国领导人都是心知肚明,资本主义制度是优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资本主义制度对人的基本人权是有保障的,他是有基本自由法制人权精神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才会说在共产党共产政权的控制的版面上,让一小块地方让它有自由发展的空间,是因为它没有办法让那块曾经已经享有自由民主法制人权的那块地方的人民一时间就变成在专制统治之下,因为在当时这样做的话,那香港人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可是今天共产党是用另外一种柔性的办法,是用另外一种更加狡猾的办法在改变香港的颜色,如果香港在可预见的将来变成了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的城市的话,那么香港人所曾经拥有的这些权益就完全被剥夺了。

一国两制 狂人的狂想

关于中国共产党一直在讲一国两制,在香港资本主义五十年不变,在这个事情上,我还要再强调一次,就是说香港回归就开始讲,一直没有得到舆论的重视,为什么?几乎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西方国家,特别是中国人,也包括香港人,都认为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这样一个构想是一个伟大的构想,能够让香港在100年的殖民地的统治下回归祖国,可是我一直强调的是,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这样一个构想,不是一个伟大的设想,是一个狂人的狂想。

它从基本上违犯了中国的宪法。我们知道一个基本的道理,就是任何国家,宪法是一国的立国之本,是一国的基本大法,任何一个区域一个州一个省,任何一个特殊的管辖区,都不可以在宪法上,不管它当地的司法有多么特殊的重要性,都不可以跟宪法相冲突,都是必须在宪法之下。

在具体的条文上,可以有自己的一些特殊性,或者有一些不同,那么中国的宪法,我们知道,直到今天,中国宪法的第一条第一款是什么?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在这个前提下,邓小平的设想是完全违背宪法的,它是一个违法的设想,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所谓的一国两制根本就是不真实的,根本就是虚的,因为香港的基本法在具体的操作上,跟宪法相冲突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必须以宪法为基准。所谓坚持资本主义道路五十年不变,根本就没有法制保障的,这么一个非常空虚的承诺,所以我们才看到,在许多具体的事例上,共产党是不让步的,因为香港自己没有那样一个能力。

今天共产党还希望用一国两制这样一个诱饵儿去吸引台湾人,那更是梦想了,如果你今天在香港的事情上不能够给香港一定的空间让它自由发展,继续去发展它的民主自由的话, 这个世界上的人也不都是傻子,都是你共产党强权所能控制的东西所能控制的区域,所以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关键是共产党自己也没有办法,因为它自己不能违背自己的那种一党利益,不能够违背它自己定出来的东西。说实在的,四项基本原则才是共产党的根本利益所在。

中共对国人的政治歧视

中共一方面它提出一国两制一方面它又不可能违背它这个党性的利益,第一个出路就是修改宪法,去掉四项基本原则,可是当共产党去掉了四项基本原则的时候,共产党就完了,共产党的末日就到了。所以当初在香港回归的时候,共产党同意让香港走资本主义道路五十年,它当中还包含两个含义,一是它明白资本主义制度优于社会主义制度,二,它是对刨除香港之外的全中国人民是一种政治歧视,既然它知道香港人有权力有自由去享受资本主义制度下民主、人权,为什么大陆人不可以?它从政治上是完全歧视自己管辖的这13亿人民的,这些人不配享有更好一点的制度。它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答应香港可以五十年不变呢?完全当时是一个计谋,是一个权宜之计,不把自己13亿人民当人嘛。

人权斗士 请勇敢的站出来

加拿大一直在国际社会被认为是一个人权国家,她的立国之本本身就是有这样一种道义标准,有这样一种人权的基础,也有民主法制的保障,特别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应该是彰显于整个国际社会,而不仅仅是在自己的主权之下。

在今天香港的事件上,因为牵扯到了加拿大的国会议员,我想至少应该引起加拿大社会的一种关注,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特别是享有人权斗士这样一个称誉的一个国家的角色,在这类的事情上一定要勇于站出来。不应该放弃基本人权、民主这些原则,当他放弃这些原则的时候,道理是一样的,不光对中国人民绝对没有好处。就是对整个国际社会也是一个很大的伤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