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莉藜:外媒关于东洲坑血案的最新报导


事件起因

10 日的《纽约时报》发表记者弗伦奇(HOWARD W. FRENCH)从汕尾发回的报导说,这次冲突是当地官民之家长期紧张关系的爆发。村民们说,官方抢走了他们的土地却不给妥善的补偿,每家得到的补偿不到3 美元。而且,他们也害怕电厂会给他们赖以生存的渔场和农田带来污染。

12日的《芝加哥论坛报》转载美联社记者奥德拉•昂(Audra Ang)发自东洲坑的消息说,一位元陈姓村民告诉记者:虽然这次土地之争跟他家无关,但是迟早他家也会被卷进去。“地方政府一个劲儿地在抢我们的土地。”

12日的《纽约时报》转载路透社发自东洲坑的消息说,东洲坑的邻村新港市(音)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我们这块儿,这样的冲突很常见。当官儿的夺走了我们的土地,又不给我们足够的补偿。”

东洲坑的村口写着一幅大字标语:“严格土地管理,创建和谐社会”。一位50多岁的林姓老人告诉路透社记者,建风力发电厂占地,村里的居民没拿到一个子儿的补助。“一分钱没有,钱全装贪官们腰包里了。”

血案回顾

10 日的《纽约时报》发表记者弗伦奇从汕尾发回的报导说,市里的官员在村子里转悠,埋怨村民惹了祸。他们说村民们使用了爆竹、雷管和小型爆炸装置,还埋怨他们不接受政府丰厚的土地补偿措施。“我是东洲人的老朋友。”一个当官的通过喇叭说:“谁也不愿看到惨剧的发生,可是你们村的人也太野蛮了。我们被逼无奈才开了枪。”

一位16岁的男孩子是惨案的亲历者,他说:“我们没有用过炸药,我们离员警还远着呢!也可能有人用了,但是我们离员警很远就是用也炸不到他们。”

12日,印度最大的门户网站SIFY发表了辛蒂•苏伊(Cindy Sui)发自北京的报导。报导说,村民们承认曾经设了路障,但是他们用的炸药效力很弱,没有一个人员警因此而受伤的。

12 日的《芝加哥论坛报》转载美联社记者奥德拉•昂发自东洲坑的消息说,记者采访了一位姓陈的村民,据这位村民回忆,傍晚六点钟员警开始朝人群扫射,枪击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我们害怕极了。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听着外面的枪声响了一轮又一轮,数不清响了多少遍。几天过去了,现在一到天黑我们都不敢出门。”

12日的《纽约时报》转载路透社发自东洲坑的消息说,官方依然认定开枪是因为警方受到了攻击。汕尾一位元官员通过电话告诉路透社:“如果他不下令开枪,很多员警都会完蛋,村民们朝他们投掷雷管。他们不得不进行自我保护。”

但是有两个农民告诉路透社,员警开枪在前,村民拿出雷管在后。还有一个人告诉记者:“你快离开这个地方吧!你没听说他们杀了人?”

死亡人数

10 日的《纽约时报》发表记者弗伦奇从汕尾发回的报导说,当地的电视新闻讲,东洲坑死了三个人,伤了八个,还把这些人说成是“罪犯”,但没有谈论任何细节。当地居民告诉记者,被员警枪杀的人多达二十名,至少有42人现在下落不明。接受采访的村民仍然心有余悸,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他们说,他们认出的死者至少有四人,三个送到了附近的诊所,一个送到了汕尾的医院。关于别的伤亡情况,虽然他们说不出更具体的细节,但是他们肯定还有。

一位张姓男子说:“那天晚上我不在场,后来听说打死人了,我跑到诊所,看见三个死尸。第二天我听说路上还躺着不少尸体。我跑到那里,看见七八个尸体一溜儿排在那里,员警在旁边看着,不让死者的家人来收尸。”

12日的《纽约时报》转载路透社发自东洲坑的消息说,有两位元村民星期一说,有五个二三十岁的年青人被射杀,还有许多人受了伤,藏在家里不敢去医院。另外一位居民说,大约有20个村民现在不知下落。

有传言说,官方把死尸投进海里,或者焚尸销赃。有村民说,他们看到海上漂着13具尸体。村上的妇女祈求员警让他们把尸体还给死者家属,但是没有结果。一些死了人的家庭匆匆掩埋了尸体,以防被员警搜去焚尸销赃。

还有人说,有六个年青人从村里逃出,刚爬上附近的山头就被员警追上开枪打死,只有一个人侥幸逃脱。星期六,这个说法还在村民中流传。有村民说,死者先被远处射来的子弹打伤,后来又被赶来的员警近距离打死。

12 日,印度最大的门户网站SIFY发表了辛蒂•苏伊(Cindy Sui)发自北京的报导。报导说,村民坚决拒绝官方的死亡数字。“他们说的一点儿不可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妇女说,现在还有四五十人找不到下落,”他们的家里人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也可能死了,也可能被捕了。”

东洲坑现状

10日的《纽约时报》发表记者弗伦奇从汕尾发回的报导说,血腥镇压东洲坑的抗议村民已经四天,村庄依然被重兵重重把守。记者从附近的城市打电话到东洲坑,村民们说,员警仍然在四处抓人,还严防外人进入村子。

12日的《纽约时报》转载路透社发自东洲坑的消息说,镇压将近一周,但是防暴员警星期一依然在村里巡逻。天刚濛濛亮,路透社看到十四五辆警车和别的车辆排成一字长蛇阵从汕尾市开向东洲坑,尚不知是换防还是增援。

12日的《芝加哥论坛报》转载美联社记者奥德拉•昂发自东洲坑的消息说,东洲坑村口官方挂起了红底白字的横幅,上面写着:“遵纪守法是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星期天,至少有一百名防暴员警在村里站岗。员警设了不少路障,阻止车辆进入。村里看不到暴力现象,但可以看到有的村民在和员警争论着什么。有警车开着喇叭在村里巡逻,一边走一边宣传,说上级会妥善处理村里的惨案。“要相信政府。”大喇叭嚷嚷着说。

12日,印度最大的门户网站SIFY发表了辛蒂•苏伊发自北京的报导。报导说,大约两三千名参加了上周屠杀的人民武警仍然控制着东洲坑。星期一,警方又逮捕了九位村民,而且还四处张贴通缉令,搜捕另外140名示威的积极参加者。

谈到最近的逮捕,一位陈姓男子告诉法新社说:“据汕尾电视台报导,这九个人中三个是东洲坑的代表,其他的是示威的参加者。”“局势仍然很紧张。他们在搜查临近的山丘,寻找他们要逮捕的人……他们还让进出村庄的人出示身份证。”

辛蒂•苏伊的报导还说,当地的官员对失去亲人的家庭施加压力,让他们说死者是被自己的炸药炸死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他们告诉死者的家人:“如果你们承认他们是被自己的炸药炸死的,每个死者可以得到两到三万元的补偿。 ”

观察(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