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他为什么一直在喊冤(图)

2006-05-26 18:27 作者: 盛雪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5月25日,畅销书“远华案黑幕”的作者盛雪就目前赖昌星案背后各方角力的情况进行了剖析。以下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和大纪元时报对盛雪的联合采访报道。
记者:作为“远华案”内幕的作者,相信您对赖昌星的情况是比较了解的。您能否谈谈“远华案”的实质是什么,是否是中共所说的走私案?

盛雪:我写的那本书叫做《远华案黑幕》。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对赖昌星本人做了100多个小时的访谈,在此之外我还采访了许多人,就是说这本书并不是基于对他个人的访问上的。包括采访了“远华案”的其他的死刑犯家属、死刑犯的律师,当时专案组的成员,还有跟这个案子相关的包括远华公司的,像是红楼服务员、保安等等。我采访了很多人。甚至包括对这个案子比较了解的中国的一些学者、问题专家等等,应该说我访问的人不下二、三十个,所以说我写这本书并不是基于一家之言。

那么,从这些方方面面所得来的信息,完全可以确定“远华案”的确是一个政治斗争的产物。但是很多人都会问,到底这是不是一个走私案。其实,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这个案子。我们知道中国是从79年开始进行经济改革开放。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说中国的经济法规千变万化。曾经很常的一个时期推出所谓的特区、特区制。包括福建的厦门、广东的深圳、珠海等等几个地方是属于当时的经济特区。在这些经济特区,他同时又施行好几套经济政策。

我举这个例子是说明:中国在过去20多年当中整个经济领域、经济政策非常的不稳定。而这正是中国的一党专制所特有的这么一个现象,它完全是从政权的角度出发,给与某些区域、某些阶层、某些特定的领域一些特权。像赖昌星这样的商人,可以讲在中国是成千上万。这些人藉助于中国当权者所颁布的一些特殊的法令、法规、特殊的政策等等,在里边钻空子,或者说在一个灰色地带里面进行这样的一种经济运作。

实际上,我一直认为他是整个中国社会经济和政治改革相冲突的一大特点。就是说它单纯的进行经济改革,而政治上完全是一党专制的这么一个特征。它的经济改革是非常势力的,很多时候是针对一些于己有利的这么一些出发点。所以我说我在调查这个案子的时候其实不仅仅是想着眼于这么一个案子,而是想从这个案子去探讨整个中国经济改革这个过程当中的不公平、不公证、不合理、不透明这一系列的问题。

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有许许多多的人,他们或者是可以获利,也有许多人是会受害。比如说我自己,在国内的时候我是在一个经济管理的杂志社工作,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这样的案子,就说某某人他本身是全国优秀企业家,转眼之间就称为全国几大的经济犯罪之一等等。那就说明这些个人在整个的中国经济改革大潮当中是完全没有任何能力来决定自己的命运。所以这样的一种经济运作、经济制度,对人民来说是非常非常不负责任的。再有,我们在西方国家生活,我们都可以看得到,以经济案件治人死罪的情况是极其少的。加拿大就不用讲了,因为加拿大根本就是免除了死刑。一般就算有死刑的制度之下,经济犯罪也不是说已经要治人死罪的。

可是中国恰恰在过去20年间,因为经济行为而治死罪的真的是难以记数。像这个案子,我觉得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关注,因为这个案子判处了21个死刑,而且有8个已经执行了枪决。赖昌星在这个案子当中,从中国官方的角度,当然他是远华案的首犯。在我写《远华案黑幕》一书当中所得知的,应该讲是更为全方位的一个视角来看,他在中国的党、政、军、情报、文艺各个阶层的关系都非常非常复杂。实际上,是因为在整个这个关系网当中出现了一些权利斗争,而引发了对这个案子查处的过程。

记者:我们从很多报导上可以看到,赖昌星他一直在喊他是冤枉的、他不是最坏的,您是如何看的呢?

盛雪:他的经济行为,如果说你有中国的经济规范去衡量,我相信他一定是有问题的。但是就看你用哪一条去衡量他。就像他自己也经常强调的,就是像他一样作生意的人成千上万,所以他就会说同样的法律为什么使用于我而不能使用于别人。这个问题就在于说,当你在政治上出了问题了时候,这样的经济法律才使用于你;当你在政治上有保障的时候,这样的经济法就不使用于你。所以这也就是他一直在喊冤的地方。

记者:现在,中共和加国政府在高调的说让赖昌星回国,您能否分析一下中共在这背后的运作。

盛雪:从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中国官方是极力的表示一定要让他(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的,当初朱镕基甚至搁下恨话说,中国的外汇储备多少多少钱,甚至不惜用这个外汇储备跟赖昌星打官司。当然朱镕基当时讲这个话简直是疯话了,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权利用这个国库的钱来跟一个经济案件的主犯去打官司。至少是反映出中国官方在这件事上的那种急迫和恼怒。因为赖昌星跑到海外来之后,的确对中国整个官场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危机,因为他知道太多的事,他参与了太多的事情。当然中国是希望把他赶紧弄回去,让他闭嘴。我对他作的那个采访,在撰写《远华案黑幕》的时候,他披露了一些情况,我一直相信他并没有全部披露他所知道参与中国的这种所谓的党、政、军、情报各方面的那些事件。

在这个情况下,其实中国国内在他的问题上还是有一种较量,还是有一种权争仍然在进行。当然他们至少是希望把这样的一个人弄到国内去,对共产党来说是比较安全,因为他们也应该能够意识到他(赖昌星)并没有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写《远华案黑幕》的时候,我遭遇到很大的压力,好多方面都在探测这本书的内容,甚至当时也有非常确定的有这种特殊使命的人跟我联系,要求我披露书中的内容等等,还有一些匿名电话威胁我,都是说明了共产党在这件事上的,它是感到自己非常的被动。

那么,在加拿大这方面,应该说特别是上一任的自由党政府是把主要的着重点放在跟中国做贸易上,应该讲政府是不想留住赖昌星这样一个麻烦的人物而跟中国把关系搞坏。现在等于说整个法律程序基本上已经走到头了。从政府的角度来讲,何必要为一个人去让两国关系经受这样的一种挫折哪。尤其是我们也都知道,中国因为赖昌星案而迟迟不跟加拿大签署两国之间的双边旅游协议。因为这个事情的内幕我是知道的,当初在2001年的夏天,中国已经准备好要跟加拿大签署这个协议了,就是因为那个时候爆发出赖昌星案结果中国方面就明确表示知道把赖昌星遣返会中国,中国才会跟加拿大签署。事实上我们也看到,经过了这么多年,而大家都认为两国的双边旅游协议早就水到渠成了,可是中国就是迟迟不签署。其实也是在赌最后这口气。所以他的的确确成为两国政治、经济、文化的焦点案件。

记者:此时此刻赖昌星的案件又成为焦点话题,您能否分析一下谁最想让他回国,谁又最不想让他回国。

盛雪:我想起码中国的当权者是希望他回国,这样的一个人物不要在海外随意、随时都可以接触到新闻媒体,随时都可以去透露他所知道的共产党内部的那些黑幕。我想这个是中共当权者共同的意愿。但是另外一方面,跟“远华案”相关连的许多人,比如说在国内已经被判刑的前总参三部的副部长姬胜德,前公安部的副部长李纪周,都是因为“远华案”被处理的,被判了重刑,两个人都是15年。还有一些人,实际上是并没有披露出来的,跟这个案件有关连。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至少这样的人不希望赖昌星回去的,他如果回去以后由强势的一方进行审理的话,势必还会牵连出更多的人。

记者:赖昌星掌握的资讯并没有全部暴料出来,他所掌控的资讯如果暴料出来可能会产生中央政治局的震动。中国现在说他回去以后保证不判他死刑。您认为赖昌星怎么才能保住他自己的性命,怎么才能给他自己留条出路。

盛雪:中国是向加拿大做出了承诺,而且是正是的官方承诺,就是赖昌星如果被遣返回中国的话讲不会判他死罪。我相信赖昌星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焦点人物。他被遣返的话,官方是不会公开判他死刑的,因为中国官方也不会那么傻,他一定要给国际社会做出一个样子来,如果它在这个事上失信的话,那么接下来许许多多类似的事情,国际社会就不会再信任它。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另外一面,在“远华案”审理过程当中,已经有好几个人自杀,甚至后来像赖昌星的哥哥和远华公司的一个会计在被逮捕关押期间也在监狱里面莫名其妙的死亡。我们可以从这个角度去理解进一步的整个中国司法的情况,它不一定非得要是给你公开的、正是的判处死刑才可以要你性命,它也可以通过其他的办法。它说你在监狱里边生病了,然后出了什么事故了等等,这些都是它们可以利用的办法,而这种事情在中国应该说是非常寻常的事情。

记者:您是否认为赖昌星把他所知道的在海外暴料的话对他会更安全?

盛雪:从现在他的难民的整个法律程序来讲,是已经完了。在这个时候他如果明智的话,他如果进一步去披露中共的整个统治的黑幕,他会获得包括像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或者说是一些社会上的非政府组织啊、人权组织啊等等同情和理解,那么这些力量出面组织遣返的话有的时候是会起作用的。


希望之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