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杰地灵】天苍苍 野茫茫- 席海明(下)


自由在落日中

所以我很喜欢这个袁红冰先生,他写了《自由在落日中》,他将书稿带出来以后在国外出版的。袁红冰先生也是我们一个院的,包社院。他写这个书,我觉得在文学上,我无法评论,我不是搞文学的。但我觉得他做为一个在内蒙生活的汉人,他写这个,我觉得,他代表了一个汉人的良知和道德勇气。所以从这点上我表示非常感谢。因为我们总觉得啥呢?!这个你看,犹太人被屠杀,这个在德国引起反思,战后,这个勃兰特到华沙后,在犹太墓前下跪。可是中共对内蒙蒙古人的平反呀,实际上怎说呢?!糊弄糊弄,就是想让他们消消气,给点钱,完了以后把这个事化解了。真正的凶手呢,没有几个追究的。在内蒙都是消遥法外,到现在为止,有的人还趁这个机会提拔当官的,最后也没有下来。甚至后来到81年以后,这个民族矛盾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人更升了。

还有就是当时它的刑罚有很多,书上罗列就有几十种。你比方说冬天内蒙的冬天很冷,1968年冬,是最疯狂的节,把人脱光了以后,弄到外面去冻,内蒙的气候是比较冷的。这个还给起了名,叫“冷静的思考”,冻够以后呢,再弄到这个炉子边儿烤。我们那儿当时都是生炉子烧煤,把炉子烧的红红的,烤!叫“热情的款待”。在巴伊纳盟发生的一件事:有个人被烤得实在是. . .可能人的那种生理极限达到了, 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又不想交待别人,一交待别人,那个人又得被抓起来。这个人也算个好汉吧!最后,实在受不了啦,他就把旁边审他的人抓着以后,就两只手抱着这个炉盘,抓住炉盘一块就烧死了。最后这个人就死了,人们就用锤子把这个手骨头打烂以后,才把他拿开。不是说这些人就说好斗或者勇敢,而是被逼的到了一种生理的极限。很多这些残酷的刑罚是过去书上没有读到的。

最早写这个方面的书,在中国出版的有一个土门少将,他是军人,他写了《康生与内人党》。当然他是一种随笔啦,直接写这个,那书也印不出来,他大概交代了一个线索,没有太细写这些。后来我出来以后,我看到宋永毅写的《文革大屠杀》,我在伦敦买到这本书。其中有一章就叫 《内人党大屠杀》。后来在内蒙,最近有一个人叫艾登给记,这个艾登给记的意思就是金色的世界,他写了一本《挖诉悲剧录》。这个上写的刑罚写的比较全了。比如说女人被污辱,被轮奸呀,这种事情多了。有些人过了以后呢, 这个事情还不好对孩子讲。我有一个朋友,他母亲被轮奸,最后她跟孩子跟丈夫不好讲,讲了以后又怕孩子们受刺激,所以这怎么说啊!每一个家庭都有一段这种悲剧。

所以,袁红冰先生有一个观点,我是特别高兴。因为他提到说,有些汉人说啥呢,包括海外民运队伍中,也有人说,文革是各族人民的灾难。意思就是你蒙古人挨整了,汉人也挨整了。袁红冰先生提出说:这不一样,在别的地区是阶级斗争、极左,毛泽东的这些整人运动,在内蒙是一种民族屠杀、种族灭绝性的屠杀。我同意这个观点,我也是这么认为。

良知

我们如果要是反思这段历史,如果中共或者是中国人的良知真正想把这个问题了结。 前提应该是各族人民以善的本能啊共同生存,至于政治形式上是否独立,或者是否联邦,或者怎么样使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得更舒畅些,心灵更好一些个。这样的话,我觉得对这段历史必须有一个交待。现在中共是在愚弄蒙古人,就是想把蒙古人哄一哄,让他气消一消,忘掉。它对天安门事件也是采取让忘掉。原来说是暴乱,后来又说是小小的风波,现在呢,就好像过去了。当时他们在内蒙有一句口号,就叫:“团结一致向前看”,那就是説过去的事不要提了。我觉得,犹太人这个历史,犹太人老在讲,世界也在讲,德国人也在反思。我觉得这个不是说为了这个耿耿于怀,这个报复,或者是记仇,而是使我们更坦荡的面对未来,包括受害者和害人者,就像西方基督教讲的这个忏悔。

我当时就跟有些汉族朋友讨论过,为什么杀了那么多人,到今天为止没有一个人说,从内心说“我对不住了”。如果实在追到头上没办法了,就说:那是当时四人邦,我当时年青,我当时是听党的话,不得不那么干. . . 那些刑罚,不一定上面都规定写好了,让你用这些刑罚来折磨人!那都是一种人性的恶呀 !在共产党这种恶的制度下,得到一种极致的发挥,所以人都变成魔鬼了!所以汉文化中讲孔孟之道:人之初,性本善。当时我们也不觉不知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每个人身上上帝和魔鬼并存。如果你要是修炼,或者你要是通过自己道德来提升自己,最后可能就上帝主宰你。如果你要是这个人往下处走,人的那种恶性的东西呀,最后就是个魔鬼。文革就是这样,你说那些人是不是天生都是坏蛋呢,也不一定。他在共产制度,这种把人变成魔鬼的这种制度下,使内蒙,在民族问题上发生了这个悲剧。 所以,我觉得对这段历史,咱们不能说过去了,陈年老账了。我觉得应该痛定思痛,应该反思。我觉得反思就是为了迎接更美好的未来,否则,这永远是一个结。

我原来觉得汉人缺乏良知,我曾跟汉人探讨,有个叫吴江,北大的,去找我,他想建立一个文革纪念馆,去找我,后来我就跟他说:你看这个俄罗斯人,在这个什么时候,他有反思。德国人,有反思。为什么中国人就没有反思?!这好像,如果你没找见他,他就觉得便宜了,好悄悄的不吱声了。你要找见他以后就三推六推,说:四人邦呀,毛泽东呀,当然在中国,他不敢直接说毛泽东,就说四人邦呀!当时江青他们!我当时年幼无知呀!什么。唉!一推,他自己,什么道德责任他都不承担。在内蒙大概就是这样的。发自内心的说,“我对不起啦!”这样的人我就是没见过。我们作为一个弱小民族,受他的治的人,感觉就不一样。

袁红冰当时在北京搞一些个活动为农民呼吁呀,为工人呼吁呀,我们是一个院的嘛, 也听说他搞些事。后来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嘿,咱们院现在出俩人啦!除你以外,袁红冰在那儿也搞这个呢,我当时听说也挺高兴的,毕竟一个院的有亲近感吧!后来,袁红冰出来以后, 有这个书,这么一报道,后来我又跟他通话。我感到他的观点是代表了汉人良知,让我感觉到这个民族是有良知的。当年赫尔森就这个排犹问题写了一个什么声明,当时有一个评价说:他一个人洗刷了俄罗斯的耻辱。 我觉得,对袁红冰这么评价,也毫不为过。而且,我作为一个蒙古人,一方面我表示感谢;第二方面我觉得也有点惭愧。我们有那么多知识分子,为什么没有写出来这样的书?!所以,宋永毅有一句话:文革既是蒙古人最黑暗的一天,也是悲惨一天。挖内人党屠杀,也是蒙古人最掉脸一天吧! 因为蒙古人,成吉思汗的子孙,弄到后来就是说是啥呢?不交代别人的,是少数,多数人打的厉害了以后,支撑不住就开始咬,有老婆揭发丈夫的;有丈夫交代老婆的;有亲戚朋友互相揭发交代的,最后,都抓進去,都被打。这样文革以后,有很多家庭之间,还有一种恩怨,你比如说,由于我交代,把他抓進去,他被打死了,这人家的老婆孩子就原谅不了我。 他当时也不是说为了卖友求荣,而是打得实在受不了啦!你说没有,就是态度不好,打!打到甚么时候你交代,而且交代一个还不行,最后等于是把你认识的人都说成内人党,瞎编,这样才行。从蒙古人的角度,这段历史是一个解不开的结 。

“九评”

我们为什么又成立内人党?因为我们过去没反抗 ,最后你屠杀 ,那我们现在必须要改变这种被屠杀的命运 。今天你心情好了,不杀了,说你们好人啊,明天什么时候或者出现形势对你不利,可能又屠杀。中国原来说是十二亿 现在是十三亿,估计也多了。我们遊牧经济,就是天、自然和人相互比较协调,互相有一种比例。他们進来以后打破这种比例。他把能种点地的地方,他都开了荒了,种地。把蒙古人挤到边缘化的一种沙漠,汉人不适合种地的地方,那个地方他还要挤。 这样的话,我们作为一个民族啊,生存空间上就没了。

另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文化也没办法保存 。我们文化上有一种危机感 。原来我看过一个法国人写的一本关于西藏的书,他说中共是有预谋的对一个古老文化的谋杀。我觉得中共在内蒙已经在这么做。当然,在户口簿上可以承认你是个蒙古人 ,可是你没有任何民族特点。中国文化中有一个甚么呢,就是大一统。你要说分裂、独立,他就觉得像挖祖坟一样难受 。有的他不一定跟着共产党 他就是不愿意聼。 比如台湾独立,台湾人的命运,应该由台湾两千三百万人说了算。致于他是保持中华民国或是跟大陆统一,他要愿意,我觉得这是谁也没法干涉的事情。他如果愿意独立,觉得我想独立,你说怎么回事?你要独立我就打,这就是个强盗!你要不听,我老子就宰你。就是那个不讲道理的,这种霸道。有的人说,你们独立以后你怎么过啊?!我觉得,这个愁你们不用发 ,你们不用操这份心。这个人呀,有时候活着,他物质是最主要的,但是他还有精神上的、还有一种人格上的尊严上的这个要求。

另外,这里面又煽动这种大一统的观念, 共产党把这发展到极致了。它是一种恶魔化的统治 ,最后把人推到恶的极点 。它又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甚么爱国主义啊 ,甚么为民族啊,为国家啊! 实际上是,我原来讲过,共产党是最大的祸国殃民。如果说现在中国出现问题的话,我觉得共产党是罪魁祸首。所以从这点上说,我觉得“九评”历数了共产党的罪恶。五十岁以上的人,关心这段历史和政治的人,可能对这个共产党的邪恶历史都知道。 但是现在小年轻人几乎不知道, 现在在北京啊,他们有的人说连八九这个事啊,很多小中学生都不知道。我觉得“九评”就起到了这个作用。虽然不是说把共产党所有罪恶都写出来,但是它主要的点都写出来了,让大家知道 。从我的角度看,我觉得“九评”写的确实是头头是道,他把共产党这种邪恶本质都给点到了。

未来

怎么样把中国跟中共区别开,共产党现在老以国家代表、国家根本利益的代表自居。共产党在内蒙出现的面目,又让蒙古人觉得这是汉文化,是汉人在这么做。共产党的大量進入内蒙,就是大规模的这种统治,是一种共产专制暴政;从民族的角度来看,就是异民族的统治和压迫 带来的灾难。所以从这点上,我们的感受可能和汉人的感受有时候多少有些不一样吧!

“九评”上写的:共产党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最大破坏者。现在中共对环境的破坏,或是对文物的破坏 ,甚至对很多破坏,大家都看得到的。但是,我觉得更主要的一种,是对中国文化的摧残。 中国文化原来讲仁义礼智信哪,现在搞得是谁也不信谁了,就是搞得啥呢?就是人们什么也不信了,这个社会靠甚么凝聚?这个文化靠甚么呢? 过去呢礼贤下士呀 ,或是尊重民意呀,中国古代文化中都有这些东西,还有孝道,中国文化中也是推崇的 ,这些都被摧残了。还有一个,就是说对未来的孩子的灵魂或者他的心灵的一种摧残 ,我觉得这可能是中国悲剧中的更重要的一部份。英国有一个姓刘的 他回国内去搞扶贫,就是援助儿童。我俩交谈以后,使我感觉到中共党文化对孩子的摧残,这可能是对中国未来的一种摧残。因为我听到一个故事,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知道那个“白毛女”的故事,当我小的时候,看到了都哭,喜儿的悲剧。 听説是中国的小孩们看这个电影 ,看完以后, 有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回家说:那个喜儿怎么那么傻呀!跟着黄世仁有吃有穿,说跟着那个穷大春儿那不受罪么!这个东西我听了以后,就是太悲剧了!这是对未来的一种摧残。现在中国是道德伦丧,就是没有道德,都是让共产党摧残了。不是说中国人都变坏了,是因为这个制度,这种邪恶的专制统治,把人都变成魔鬼了。

共产党的制度,即使把它推翻了,它已经造成的恶果,可能还要影响很长时间。它确实把中国变成了一种人间地狱。历史的审判,它是逃不掉的! 这个江泽民也好,或者是整个共产党也好,俄罗斯已经走过来了,人类历史上有很多借鉴,这个秦始皇想万世,最后二世都没做下去。共产党,我觉得它已经坐得太长了,它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灾难已经够多了,包括给我们蒙古人带来的灾难。所以我觉得它的完结是一个必然。所以呢这个审判它是逃不掉的。在这个之前呢,它也会尽量掩盖自己的罪恶,或者是强词夺理,靠着国家的机器来蛊惑人心 ,欺骗人民 以及欺骗世界。这个它也一直在做,我想它还会继续做。所以我们呢 就要大力揭露共产党的罪恶,让中国人、世界人都认清邪恶共产党,尽力把这个事情的效果做得更好。

中国首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