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锦才与郭沫若

2006-08-22 11:20 作者: 齐家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虎背熊腰的赵锦才练得一身好武术,而他医治跌打损伤的医术更是闻名遐迩,但一九五七年去北京参加武术群英会被郭沫若点名后即大祸临头,最后被迫害死去。

郭沫若世界闻名,中国人不知道他的不多,而赵锦才,除了五十年代初的老重庆,他是个无名小卒。郭赵二人,为什么会扯上关系?历史,历史捉弄人。

家对面是赵锦才的跌打诊所
一九五二年八月,我家被重庆铁路局扫地出门,从两路口搬到和平路,认识了赵锦才。

我家街对面,七二巷一幢二楼一底的小洋房是赵锦才的,楼下是他开的跌打损伤接骨逗榫的私人诊所,楼上住著他的家人。

赵锦才四十出头,宽皮大脸,熊腰虎背,练就一身好武术,他每天清晨在校场口后的磁器街练武,操场上不下百人,全是他的徒弟。

他说话气足嗓门亮,走路习习生风,晚上喜欢在我们楼下的「五伦茶社」听卖艺人弹唱。尽管他常常打瞌睡,到拿钱的时候,别人一分两分的给,他从口袋里抓一把出来,数也不数就放进小女孩接钱的盆子里。虽然都是些小钱,为数还是挺不少,卖唱人碰上他在,那天就是交了好运。

每逢过年过节地段上有表演,赵锦才和他的弟子总有节目参加,都是武术,舞刀舞棍,台上给蹦得灰尘滚滚。我们孩子总是裂开大嘴笑,看得津津有味。

赵锦才不识字,他在地段上办的夜校扫盲班扫盲,我母亲是夜校的义务教师,教他那个班。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碰见母亲,比母亲大几岁的赵锦才总是深深一鞠躬,像小学生礼貌地叫一声张老师好。母亲嘴上说,哟,别这么客气,你把我弄得真不好意思,可心里很高兴。假如我在母亲身边,他也同我笑笑点个头,把孩子也当回事,这使我挺开心。我这个粗心的孩子注意到了,赵锦才虽然文化不高,但他很尊敬有知识的人。

武术好医术更闻名遐迩
赵锦才在我们这里最出名的不是他的武术,而是他闻名遐迩的骨科医术。摔伤的农民、撞伤的铁路工,四处求医不得治的病人,只要是肌肉筋腱骨头的问题,哪怕是粉碎性骨折等骨科疑难杂症,经赵锦才的手都会出现奇迹。

家住重庆市中区的人当然是近水楼台,但在我幼小的记忆里,远道求医者也多不胜数,垫江、泸洲、郫县 ...... 我家周围的几家旅馆经常住著外县辗转求医的人,它们都成了赵锦才诊所的住院部了。

我家就在旅馆旁,常常看见人来人往,无论担架抬来还是拄拐杖走来,无论头上裹著纱布还是脚上上著石膏,离开的时候不是痊愈就是有了极大的改进,那些人临走前点头作揖的动作,我小孩看了都感动。遇上穷人,赵锦才收费很低,甚至免费,他说,功夫都出在自己手上,不花钱的。有赵锦才,贫困人家的孩子脱臼骨折,大人就不会太惊慌。我大弟兴国的手脱了臼,就是他免费治愈的。赵锦才的好名声有口皆碑,地段上男女老少都尊敬喜爱他。

去北京比武带回一场灾祸
一九五七年,赵锦才代表重庆市武术协会去北京参加群英会武术比赛。他喜气洋洋去首都,却带回来一场灾祸。有人说,文化界头号名人郭沫若坐在主席台上,他读了武术比赛的参赛者名单,其中有赵锦才;也有人说,是赵锦才在台上比赛时,被坐在前排的可以一目十行的郭沫若认出来了。无论是怎样一个过程,反正是郭沫若向上面检举了赵锦才,说赵锦才是一九四几年在重庆校场口打他的人。

和平路在重庆市很有知名度,不是因为它的破烂,而是因为它离市中心很近。但是,和平路在全中国比重庆城还有名,那是因为和平路的端点 -- 校场口发生过校场口事件,而「校场口事件」在毛泽东选辑里被提及(编按:一九四六年二月十日重庆二十三个团体在校场上举办庆祝政协成立大会,发生国共两派支持者大打出手事件,郭沫若等人被打伤。)

所谓「校场口事件」,是那年郭沫若在校场口演讲,被一帮人打了一顿,据说这些人是赵锦才的徒弟。赵锦才回到重庆,就被地段作为坏分子管制起来。他开诊所的那幢三层楼小洋房被没收,全家搬进街这边的九十六号后面的一间小矮房里。

早一年,也就是五六年,公私合营时赵锦才的骨科诊所被关闭,他的钱财都拿去建立一个新的「中医骨科联合诊所」了,位置在校场口过去一点的凯旋路口,赵锦才在那里上班。

五七年赵锦才被管制后,他沉默寡言,连武术也不大练了,变了个人。他的儿女们都比我小,是我几个弟弟的夥伴,后来的日子当然也不会好过。

六四年大四清小四清时,这个主要靠赵锦才拿钱建立的医院,开始批斗坏分子赵锦才。医生护士,包括由他一手一脚教出来的得意门生王某,每天中午十二点弄他出来斗争。重庆夏天的毒日头名不虚传,晒得赵锦才汗水嗒嗒嗒往下流,地上湿了一大滩。斗到后来,赵锦才给斗瘫痪了,住进川东医院,不久就死了。

赵锦才死在文革前,他逃过了一场更大的灾难。作为党性高於人性的郭沫若,这个对自己儿子也见死不救的父亲,当然不会想到他的一句话,葬送了一个人和这个人的家庭。

过去,我就没兴趣弄清「校场口」究竟发生过一个什么「事件」,现在更懒得打听。谁是谁非於我无干,我只想告诉大家,我亲眼见到过的赵锦才以及他遭遇了大人物郭沫若。

(齐家贞:寓居澳洲墨尔本的华人作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