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看新土改:必须把土地还给农民


农村的土地究竟怎样集体的呢?现在我套用秦晖先生的"集体与被集体"的用法,把我所在的农村1954年至1958年实际参与了合作化与被合作化的几位农民的谈话记录於下:

我的提问,你们说说(19)54年入社的事好吗?

王先生(原村支书70多岁)说:1954年县委推行合作化入初级社,咱们村除靳**全村100多户都入社,邻村还有一户姓吴,另一户姓贾的两户也没有入。

靳先生今年已90岁,请你说说为什么不入社的事可以吗?,靳先生同意了,说:这年(1953年)我刚用18石米买了一头大牛,又用18石米买了大车,正迂政府要搞统购统销,把我家的粮食全统购去了,就没有一点生活的办法,那年当地干草(谷草)5分钱一斤,我用车拉上卖到阳泉(山西省的一个市)每斤是0.35元,回来时就给家里买些吃的东西。1954年入社,我的土地是入社了,我的人和牲口、大车、农具没入,所以干部说服了我很多次,我都不答应入社,因为我一年卖干草(谷草)比种地强。过了个年,到了(19)55年不行了,干部来家里说是动员,哪是动员,就是想入也得入,不想入也得入,我还有啥办法?把我的牛和农具还有车都拿(这个词究竟该用什么?)走了,听说给折款200元,至今我连一分钱也没见到。气的我每天黑夜哭,后来老婆让我到城里看了半个月戏。1958年要建公共厕所还在在地里沤肥料,又把我能存放二石多粮食的40个大瓮也统统用车拉走了,又是一分钱也不给。这就是叫合作化,就是高级社吧。说入社是股分制,每个男全劳力股金是100元,女全劳力是40元,除去股金我只剩几十块,老人多年来省吃俭用留给我的一份家产,我一没耍钱,二没送人,说没就没啦,只留下几个人。还有一位张姓老人说,因为我是共产党员,要响应党的号召,我是自愿入社的,我是人和牲口、大车以及32亩土地一次入社的,给我折了280多块钱,除去股金,所剩无几,可是到承包土地(80年代)时因为年老,只给我夫妻俩二亩口粮地,30亩地就没我的份了,在我的再三努力下,才承包了10 几亩地,还落下个我真"难道"(眨人的词)的骂名。笔者家有一犊牛,已能拉半套,折价只给了5元。这个村2200多亩土地就这样被集体了。政府却成了大老板。这叫合作化还是被合作化?

现在一说土地是集体的,集体的地就是这样集体起来的?正好是秦晖先生所说的被集体了。而且还说土地可以转让,可以出租,这就是私有了,有王先生、张先生等几位80多岁的老者提出,允许农民向个人或者机构出租甚至抵押自己的土地,以便让他们有能力迁移到能够大幅提高收入的城市。这是对的。所以现在许多农民已经把私有土地租让了出去。但是这些离开了农村的农民,未来都能比现在过的好吗?万一在外面不如现在,想回来种地却把地都租让出去了,要买还没钱,这又该如何生活?因此支持这项改革的人认为,该措施将有助于刺激农村经济,提高中国7亿多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但未必是上策。而且就这些土地出卖的只是使用权,就是说不管谁所有这块地,只能种粮食,不能作其他用,要作其他用,只有大老板批准,这是私有吗?这私有怎么没有个人自由呢?自己的东西不由自己支配,这叫什么私有?公有的土地是被合作化来的,私有土地还没自己的真正自由,用句土话说是不公不母,不男不女,不上不下,以后在土地问题上可能出现的问题会更大,更多,更复杂,更难解决。

1949年前土地是私有的,直至1953年,这是事实。种地就纳粮也是事实。因为要用这些粮银供养国家的官员,1954年被合作化后仍然如此,只是不用个人出面。但从这时候起政府就成了土地大老板,作为大老板的政府可以随心所欲地在土地上大做文章。导致全国每年因建设征地,耕地在日益锐减,到了国际人均土地危机的临界点以下。据2006年2月13日《中国改革报》在"我国单位GDP公务员数超发达国家20倍", 我国财政供养人员占总人口的"官民比例"只有1:26,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然而我国的GDP却扶摇直上,能说不是被集体化带来的效益吗?所以有的人誓死捍卫当今的所谓农业改革,因为他们是改革成果的直接受益者。他们可以吃‘特供',可以公费吃喝,可以公费旅游,可以公车私用......。所以现在官场拼命买官卖官,很多人一夜之间成了国家公务员,他们就是为了捞好处,并不是想‘为人民服务'。

国家的大中型企业资产(是不太容易看到)都可以搞股份制,为什么农民的土地((就在那里明摆着)不能呢?几十年农民靠两个肩膀,两只手(劳动)一个屁股(肥料)没用国家一分钱,打粮食供城市,纳税给国家建设,农民没有啃一声。所以城市建设比农村好,城市人口生活比农村也好。企业股分制也首先是城市先实施,为什么农村土地至今不能真正还给农民?我们村有个24岁小伙子在北京打工已经有七八年,无论网络操作还是程序设置已是电脑高手,可是至今一个户口都进不了北京。这合理吗?他们只有建设的义务,没有迁居居住的权利。农民能没意见吗?据说要进必须几十万元,正义的前提是公平。现在没有了公平,正义既然也无从谈起。据我了解,有的地方一个初入幼儿园的小孩子,一年就要八千元入学费用,穿衣吃饭零花还在其外,我的天哪 ,这类学校能有几个上的起?农民在城市打工的子女能上得起吗?把本该公平正义的地方也统统搞的向钱看,这是功还是过。我们村现在也有20多名小学生,但真正在村里上学的仅有8名,其余都由大人陪读到城里去读书了。笔者有35年的教令,70年代曾在一个60多个小学生的小学校任教,现在因学生少(生源少或到外地读书)却把学校撒消了,旧校址已全部坦塌,一片废墟,新校址已卖掉,看了真寒心。城市教育自然要比农村水平高,但是不少班级每班都在70---80人以上,这是教学班级吗?是不是同国际接轨了?国际就是这样吗?如果这些从乡村到城市上学的学生不给这些学校高额入学费用,他们会收这些学生吗?可是这城市f教育水平的高与农村教育水平的低是如何形成的呢?改革开放30多年,经济差距不说,为什么教育这个差距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这能和谐的了吗?

允许土地自由流转的最大意义,在于确认农民对土地使用权的拥有。然而,农村几乎是无代价地把老祖宗给留给他的子孙的活命田,在一个合作化命令下被合作化了,政府就当了当然大老板,现在政府再让农民以什么几十年的承包合同签约,这是那家的理?农民种自己的地,还要签合同,还要受大老板的指令,这不是自己同自己较劲吗?所以那位靳**边颤着嘴说边哭,哭的是那样的伤心。如同回到五十年前。

五十多年来,从分到合(合作化)再由合作化到个人承包,正应了《三国演义》开头的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说法,可是当年入社时带进去的农具、土地折价款都那里去了?五十多年也该有点利息了吧?恐怕那些原始单据早已没有了踪影。比如笔者村里的旧帐就是由一个收破烂的人收去了。假如当年打土豪,分田地是对的,那么1954年起把农民的地被合作化了,牲口被合作化了,农具也被合作化了,把农民的生路都绑在大老板的战车上,这是为什么?最明显的就是1958年的大跃进到‘三年自然灾害'无端死了几千万人。

现在在农村改革首要的事是把土地还给农民,并不是变着法儿从30年改为70年允许流转,可以租赁,每亩地补多少钱的花花办法。更不应以免除 2000多年的农业税来表露善心。不把土地还给农民,农村改革就又是一句空话、假话、大话。无论什么"三农"专家、学者的所谓土地改革是中国"三农"改革的新突破口,中国的农业基础确实"最需要加强",农村发展"最需要扶持",农民增收也"最需要加快"。是缩小城乡及贫富差距、求取社会均衡发展的美好愿望都是徒劳的。因为他并不触及事情的根本。我们永远要记取的是:‘政治的本质就是政权,政权最终只能代表正义,民心是权,民意是天!民意才是政治!民心才是政绩!这是人类社会发展演变的铁律!'

请把土地还给农民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