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一个维族人

2009-07-12 05:33 作者: 勇睿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新疆7.5惨剧发生后,网上涌现一些仇视维人的言论,有的甚至非常过激。目前的事件起因经过尚未完全清楚,而且此事件也不是独立出现的,而是在几十年中新疆积累问题的爆发。此时若能以冷静平和的心态思考一下则不无助益。中国民间常说要"将心比心,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角度想一想"。英文里也常说"put yourself in their shoes"。可见不管是中西文化,在此时都会鼓励我们用"假设我是一个维人"的角度来审查一下新疆问题的历史,现状和将来。这样就会透过很多事情的纷纭而发现事情的本质。

外来暴客:中共掌权初期,王震铁腕镇疆

王震率领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于1949年秋进入新疆后,专制制度开始向新疆大量移入汉人,并实行军事统治。王震也成为新疆的土皇帝。他统领下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就有两百万人,而中共在新疆境内驻扎的几十个师,也基本都是汉人。王震在随后的几年里,在和全国同步的大规模肃反中大开杀戒。甚至对一些维人村庄采取了三光政策,把村里男女老幼赶到一处,然后用机关枪扫射。 传言王在回京汇报工作說: "老子杀得新疆50年出不了一個反革命"。王震也被新疆人称为"杀人王"。至今很多维人还会用"王胡子来了"来吓唬小孩子不要哭闹。

进入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随着大量汉人的迁入,再加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抢占原住维人的土地、草原及私有财产,尤其是毛泽东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政策,使新疆人的生活迅速恶化,新疆也象内地一样出现大饥荒。

1962年5月中旬,约两、三千伊犁市各族居民走上街头,要求粮食,抗议大量汉人迁入。王震下令开枪,手无寸铁的市民死伤无数,酿成震惊全疆的大血案。而同样的屠杀事件,在新疆塔城地区随后也发生,而且市民死伤情况比伊犁更严重。

血腥屠杀让很多当地居民举家逃离新疆。中共文件说,逃亡人数有15万到20万。民间说法是 70万。几天之内,伊犁、塔城地区十室九空。

在以镇反,肃反,公社化,大跃进,大饥荒为标志的五、六十年代里,维人承受了和内地汉人同样的苦难。而在这些苦难对于维人来说完全是外来的,是被强加的。

维人曾经非常纯真

据生活在新疆的汉族人后代说,80年代之前,在新疆的汉人的感觉中,维人人几乎不存在,因为他们都很老实,也很善良。 先到新疆的汉人中流传着六十年代的一些传奇故事,都是说一只钢笔换一头羊,或者一个什么小物件可以换两面袋杏子。在汉人入疆之前,偷东西对于维人是根本都没有的概念,连想都不会去想的事情。 在以后的很长时间,汉人也都在说,是汉人把他们带坏了。几十年里,汉人对当地维人的影响很多方面是逐渐的但也是永久性的,自从八十年代之后,这种影响改变还在加剧。

八十年代开始的"两少一宽"和其它倾斜政策带来了负面的长期效应

所谓"两少一宽",即中共1984年第5号文件提出的:"对少数民族的犯罪分子要持‘少捕少杀 ',在处理上一般要从宽"。"两少一宽"政策的基本精神是对少数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处理从宽。 这个政策本身就是违背宪法的,因为宪法第二章三十三条讲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任何民族中都有好人也都有犯罪分子,而对于少数民族中的一些犯罪分子和问题少年说,这无疑是姑息养奸,干了小坏事没有惩罚,那么就等于被纵容去干更大的坏事。而汉族人在和这些人产生法律纠纷时,也得不到应有的法律保护。这样就疏远了汉人和维人的距离。

除了"两少一宽"外,还有从高考加分到工作职位安排的其它的民族倾斜政策。这些政策,表面看对个体有利,却造成了对少数民族整体的全面侵害。因为这些制度人为的将不同的民族区别开来,从而将一个群体的一些弱势凸现出来,并且使得这些弱势持续恶化。主体社会见到这个群体,自然就会把这些弱势归结于这个群体,而不是把各个个体区别对待。

比如说在新疆的工矿企业,都是汉族占到80%以上,主要的岗位都是汉人占据。领导层中,都会有一个少数民族,这个指标是定的,但也只会有这么一个少数民族。在几乎所有企业里,维人都是很特殊的,他么可以不请假就不来上班,而且不会被扣工资。大家都是觉得有他不多,无他不少。国营企业中规定15%必须是少数民族,那就是15%,养着他们就行了,多一个也加不上去。

这些错误的政策逐渐造成了主体汉人的意识中认为维人凶悍,强卖,懒散,无法成为好的员工,无法成为生意对象。这些都加剧了维人今天在经济上的困境。

输出丰富的资源、石油和天然气却改变不了经济恶化,严重失业

维人的传统是农业和商业。但因为"二少一宽",造就了汉人对于维人强卖的印象, 这种印象使得汉人根本就不和维人做生意。 维人的商业,主要是土特产、手工艺品。 而工业的发展,严重压缩了维人的商业活动空间。在乌鲁木齐,维人的店铺不断减少,而汉人的店铺不断增加。

在当今的市场经济下,企业追求的是效益,企业不愿意招收被政府"娇生惯养"的少数民族员工。这就导致维人在就业上处于被歧视的地位。现在90%的维人青年男女都没工作,本科毕业生也几乎找不到工作。而且十年来积累的失业者越来越多,而当前政府并没有什么具体可行的解决措施。

新疆有着巨大的资源,石油和天然气,这些西气东输的管道甚至都连到了上海,但这些钱并没有用到改善新疆当地的人民生活上。新疆人民生活仍然非常贫苦。全国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是上海,为20667.9元,而最低的就是新疆,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每年只有8871.3 元,几乎只有上海的1/3。新疆的乡村更加贫困,城乡居民年收入相差5508 元,贫富差距也在加大。

作为一个维人,不免会想汉人的政府拿了我们的地,拿走我们的油,拿走我们的棉花(这些也全有事实依据),然后发现自己现在没有工作,只能在街头混,只要是有思想的人,恐怕都会生出悲愤之情。

家园的生态环境加速恶化,无路可退

新疆以丰富的草原资源和畜牧业闻名。维人也世世代代以此为生。但这些宝贵的自然资源正在飞速的消失。

据自治区环保局数据, 新疆的草原面积以0.5%的速度逐年递减,85%的天然草场已经退化,产草量下降30%-50%。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疆全区已有700多万公顷的优良草场被开垦,每年人为破坏草地面积达26万公顷。

造成上述结果的主要原因是不合理的人为开垦、开发和使用,有些草场被开垦种植经济作物,有些被开发成旅游景点,大片草场被连带破坏。新疆第一大盐水湖--艾比湖,湖面从五十年代的1200平方公里萎缩至目前的500平方公里,湖滨地区荒漠化程度加剧,成为中国沙尘暴主要策源地之一。

如果生态环境继续恶化,汉人还可以有迁往内地的选择,而维人则世代生活在这里,无路可退,看着家园被糟蹋,损毁,在力不从心无法改变现状之余,唯有心痛。

自己的土地上,信仰却得不到尊重

对于信仰无神论的中共,虽然在政策上说是少数民族有宗教信仰自由。但只是把这当作是拢络少数民族的权宜之计。尊崇无神论的中共在骨子里根本没有对宗教信仰尊重的概念。而在无神论教育下长大的汉人也大多对各种有神论信仰持嘲笑态度。这样就导致了维人的穆斯林信仰得不到尊重。大大小小的宗教干涉时有发生。

甚至在新疆大学里,这样的宗教干涉就有很多。比如到了封斋的时候,宿管大妈会晚上突袭学生的宿舍,看穆斯林的学生是不是又在封斋,学校还会命令民考民的班级(这些班级基本上都是穆斯林),全班必须放学后食堂集合,一起开饭。

政府不准大批人聚集,导致信仰伊斯兰的维人没有尊教自由。并且到处管制,引诱逼迫人参加共产党,放弃信仰。政府甚至规定公职人员不可蓄须,不能自由进出清真寺,违反者可开除公职,诸如此类干涉民族、信仰的情况还有很多。

和汉人一样,维人也有抗暴诉求

综观维族人面对的问题和困境,很多问题对于内地的汉人群体也同样存在。近两三年来,内地频频爆发群众大规模集体抗暴事件,而且频率越来越快,规模也越来越大。典型的在去年瓮安事件中,数万民众为一个中学生的冤死,防火烧了瓮安县委,县政府,县财政局和公安局的大楼。今年石首事件中,一个年轻人被人打死从楼上扔下,引起民众怒火,七万市民忍无可忍,和武警发生正面冲突。以致于当局从周边调来数万武警,省委书记和省长亲自坐镇抢尸。

若从高处俯瞰当代中国社会,当前各种社会问题、经济问题都已经积累到了爆发的临界点。而维人作为诸多历史问题和当前问题的受害者,如果没有抗暴诉求那反而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避免民族主义陷阱,中共不等于汉人,汉人也不是中共,汉人也是受害者

内地老百姓的抗暴诉求中,对象非常明确,那就是中共的暴力腐败的政府机关。而在维人的抗暴诉求中,目标其实也是中共的各种恶法和不合理政策。但拥有几十年流氓治国经验的中共却很狡猾的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在媒体的舆论宣传中把这种诉求描划成维人针对汉人的民族事件,从而一方面转移公众视线,一方面为自己的暴力镇压披上合理外衣。

爱屋及乌是很多人的共同心理,同样人也会"恨屋及乌"。 作为维人,几十年的压迫中对中共强烈不满,不免对汉人也心生芥蒂。就象很多中国人把中国和中共等同,少数维人也误把汉人当成了中共。其实几十年来汉人也是中共各种暴力政策的受害者。维人所受的各种不合理待遇,在内地汉人中也同样存在。而内地的汉人中,也正在群起集体抗暴。

在当前情况下,汉人和维人都是受害者,若能够冷静的思考,将心比心,就能够跳出中共设下的民族主义的陷阱。新疆的问题不是民族问题,而是统治者一贯无视人民利益的问题。中共从来都不会为人民谋福利,对维吾尔人也同样,所以问题便无法解决。矛盾就会爆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