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的氛围重现大陆

2010-08-15 10:43 作者: 石涛
手机版 正体 1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目前在国内很多事情发展的非常的迅速,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事情出来的非常突然。上期节目当中我们当时提到了一个“大国崛起”的问题。当时主要是提到一个灾害,如果国家够强大的话,其实不在于其它,我觉的关键的一个指数就是当他面临棘手的或者说是突然出现的自然灾害的时候,他的处理这种灾害的能力,他保护国民的能力,能够使国民在多长时间内摆脱这种困境或者获救,这个指数是非常关键的。因为这个指数对于大陆来讲有一个更特别的意义,他没有办法掺假。

很多朋友听我这么一讲也就明白说的意思了,无论从经济指数,或者说GDP,或者说出口量,或者说盖多少房子、建多少公路啊,这些东西里面都可以掺假,一个从数量上,一个从质量上,两方面都可以掺假。

数量上最典型的就是GDP,我记得有一期节目当中我曾经下过这样的定论:在大陆没有人能过准确的知道中国的GDP到底是多少?无论是一个季度的,半年的还是全年的。连续几年来中央统计局的GDP的增长数总是比各省的GDP的增长数的加权数要小,各省的比它大,我们就说当这样的两个数字出来之后,他从哪儿和如何来找到一个准确的平衡点呢?我个人说法,几乎不可能。

咱们举个简单的例子,很多朋友做买卖,做买卖就盘库存,做买卖的人肯定到一定的时间要盘库存的,仓库有多少货?银行有多少现金?我欠别人多少钱?一个管货物帐的,一个管财务帐的,就是这个现金账的,这两本帐一定要对上,这个道理所有朋友都明白。无论买卖大小,这两本账都要对上,可是做过买卖的也都明白,这要是能够对的一分钱不差绝对是个功夫。

我们就举个例子,一个公司他做帐,在做帐的过程当中,最后盘点的时候,货款、现金、仓库里的货、在厂家的存货,算在一起,拿出来的数如果跟老板以为的数相差的话,你得跟老板解释清楚。如果跟老板解释不清楚的话,老板肯定会产生疑惑。老板产生疑惑没有别的办法,老板自己查帐。老板自己查帐呢,在大陆有人背对背,或者有钱人外请别人,或者自己查,一句话他一定得查。

正是由于这么个原因,所以我刚才才说到另外一个说法,中国的GDP你说他怎么查?谁能查?这是一个非常难办的事情。拿出多少数就是多少数,大家从另外一点可以看到这个。在大陆我记的大概从零二年零三年出来的GDP一直到最近的年份都是对不上的。当对不上之后,这样的消息披露出来之后。我们只能看到这个消息就这么放着,再也没有往上对的,这个我相信很多朋友都明白。这是一个数量上。

另外一个就是质量上,质量上的概念,你比如说盖个楼,它是不是豆腐渣?盖个桥没两年塌了,弄条公路没半年都是坑了,这东西没法查。我想说的意思国内从上至下目前就是这个状况。

作为大国崛起的角度来讲,我记得当时我们提到这个说法,就是这种灾害的出现,在自然灾害的这种状况之下,一个国家的政府有多大能力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快速的来到灾害现场的第一线?又有多长时间他的人力物力,可以在第一时间进入到现场来救人?从四川大地震到今年的诸多的自然灾害,我们简称它是自然灾害,而在大陆截至到现在所有的自然灾害里面都伴随着人祸。这两三年来诸多的灾害发生的时候,特别是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七十二小时之后,军人赤手空拳来到汶川,用手去救孩子,没有工具。结果真正带工具的却是被誉为“中国的第一大善人”,是个私营企业家,自己带着东西从安徽赶过去,带着上百件的大型机器,那是个人的。

四川大地震当时应呼的是零八年奥运会,零八年奥运会是为了展示出国力的强大,这是当时的说法。从零八年展示国力的强大一直到今年到世博会这种展开,都是表现出大国的说法。可是一直到在上期节目当中我提到过的南京大爆炸、吉林大水、大连的油污,石油管道爆炸污染和在我们上期节目刚刚做完,现在甘肃出现的泥石流,从来没有过的惨状。目前可以统计的是七百多人死亡,一千多人失踪,实际可以说失踪的人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而在前一段那一段的灾害当中,中共的高层官员没人露脸,一直到这一次甘肃的泥石流,温家宝又出现了,带着他的团队。而温家宝带着他的团队出现的形象跟两年前汶川大地震时没有二样,而国家救援的能力依然没有二样。军队进去了,但是依然是赤手空拳,据说交通不便,也就是说无论是交通不便,无论是天气不好,总是有自然环境的条件使得我们的泱泱大国的党的政府没有能力去救咱多苦多难的幸运的出生在党国之下的老百姓。从汶川大地震就是自然条件不好,机器进不去,到了今天到了甘肃,依然自然条件不好。另外在甘肃这次泥石流,到现在的说法就是官方媒体可以进去,但是外方媒体一个媒体都不许进,完全给严控起来了。

在上期节目当中针对它的大国崛起的说法,我们提到另外一个人的概念就是龙应台,龙应台第一次在北京大学做演讲对大国崛起的说法持一种蔑视的态度,我们当时介绍也很清楚。回顾我们前一期的说法,是因为如果上一期的节目是上一集的话,这一期节目应该做它的下集,其实它针对的还是大国崛起的问题。

这一期针对大国崛起的问题实际是因为网上出了两篇文章,我觉得这两篇文章极具代表性,就在几乎同一时间里头,从不同的人的嘴里发出的声音。我们上一期节目提到了龙应台,也提到了中共在海外建的孔子学院的说法,也就是输出大国论的说法,就刚刚做完那次节目不久,在大陆有两个人连续的发出了声音,而这两个人都是在大陆赫赫有名的人物,所发出的声音却是直接针对中共今天执政党自己的,而说这话的人却是现任的体制内人物,我觉得极具代表性。

网上都有介绍,我们先介绍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中国招商集团的董事长秦晓。秦晓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二零一零届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他发表演讲时直接抨击“中国模式论”的说法。中国模式论是针对大国崛起的说法是等同的,而中国模式论直接挑战的是普世价值,这是中共在涉及到海外人的普世价值的时候所持的一种批判或者蔑视的态度,往往是用中国模式论或者说大国崛起来说的。而秦晓在这次演讲针对二零一零届毕业生的典礼上这些大学生们,即将走向社会的清华大学的学生们说了这么一番话。

他说,中国模式论所宣扬的是政府主导的民族主义支撑的经济发展路,而且宣称中国价值是可以取代启蒙价值,试图用现代化稳定国家民族利益,民生、理想来代替现代性自由、个人权利、民主、理性这些普世价值的核心和基础。秦晓直接说这是不可取的。我觉得他上头的说法来的调就比较高,实际他的这个说法上来就提到中国模式论是政府主导的。其实在中国,政府也是被混淆的概念,怎么叫政府啊?共产党说的很清楚,枪杆子里头出政权,中国政府不叫中国政府是中共政权,它是靠枪靠杀人来获取的,所以它不应该被称为政府。而中国模式论,这里说的政府的主导,其实我觉得如果说的直接点,那就是中共的主导,党的主导,是党宣传的一个最关键的东西,以它作为一种洗脑的方式,进行中国模式论的说法就是一个忽悠。

紧接着他讲,以民族主义支撑的经济发展路线。中共狂妄的这种讲法,以民族主义的说法把人的情感给忽悠起来,而极不稳定的这种热忱情感的做法,其实它另外一面就是它出自于狭隘的自私的为我的一种个性心理,这是一个个人,当他放大到一个民族的时候,那就是整个一个民族,放大到一个政体的实体的时候那就是一个国家。最关键的是我们在国内的这种环境剥夺了个人自由思考,自由思想,自由表达的这种权利,所以中国模式论是被中共强加给中国人头脑当中的一个概念,一个洗脑的模式或者说一个目标。

中国模式背后就意味着是中共的强加和以民族主义、以斗争、以暴力的方式作为支撑的这种经济发展路线。所以今天你在大陆看到的就是尔虞我诈的经济环境,社会环境,人与人之间没有诚信,这不就是一种自私狭隘的不择手段的,猫有猫道,鼠有鼠道的一种生存方式,一种发展方式一种发展模式。在这样的发展方式和模式之下,你说有富二代也好,官二代也好,太子党也好,如果你认可这样的中国模式,或者说你吹嘘,你接受,你赞许这种中国模式的话,那你就不应该去妒忌那些比你出身好的,有了个好爹好妈的这样的富二代富三代,或者说权力的二代或三代。因为这样的理念已经塑造了现在的环境。

另外他就提到几个说法,稳定国家民族利益,民生和理想,这些全都是一种国家的概念,把国家的利益高于人民的利益,高于普通人的利益。这里是要求人为国家去牺牲,为党去牺牲,人的生命就是为党所存在的,其实是这个概念。而国家的稳定实际是党的稳定,那国家民族的利益,谁是国家民族的利益,谁代表国家民族的利益,本来是应该一个个具体的人,他现在不是。民生的概念,中共统治十年,老百姓的民生的问题就是它一手造成的问题,扭过脸来却成为今天它推卸责任的一种说法,这就是非常清楚的。理想那就是党的理想了,党的理想就变成了个人牺牲的一个目标,为党的理想牺牲小的自我,这就是它的说法。所以这一些都是大的所谓国家的概念出现的,这样的忽悠就是任何一个独裁政权都会这么做的,都是用这个办法。

秦晓在他的演讲当中说,这些都是不可取的,反过来应该崇尚个人的自由,社会的自由,个人的权利的保障,个人尊严的保障,民主整个老百姓的基本利益,和理性而不是理想。理性它代表人的每一个具体国民的素质,代表着一个社会的素养,代表着整个一个政府这种理性的素养,但是这些东西在独裁的这种政权社会当中是不可能有的。所以他就直接讲,这是普世价值的核心和基础,我觉得他说的就很理想化,如果说白了的话,就是把每一个具体的人他都应有的基本人的尊严,人的道德,人的理念,与生俱来的这种人的价值。

秦晓接着说,普世价值告诉人们,政府是服务于人民的,资产是属于社会大众的,而中国模式却鼓吹的正好是相反。人民要服从于政府,政府要控制财产,百姓的利益要让位于地方建设。我觉得秦晓的这个说法,他是否考虑到自己的身份,是否考虑到自己的环境,所以我觉得他的说法是收敛了。我还是说那句话,政府服务于人民,其实是指任何一个执政的,这是正常的社会;资产是属于社会大众的,这也是正常的社会。而中国模式却说人民要服从于政府,这里不是人民服从于政府,这人民要服从于中共,政府要控制财产。政府控制不着财产,温家宝他可以控制财产,他把钱可以放出来,但是具体谁能掌握这个钱呢?那是党的官员和党的领袖们的家族在控制着国家的资产,以政府的名义,这是非常关键的。

但是我们可以透视出来,我觉的比较惊讶的是,作为招商集团的董事长,秦晓敢于在清华大学说这番话,这是特别的。这种特别对比我们上一期节目当中,境外的人来说这番话就来的更直接。也就是说,国内今天已经不是铁板一块了,就像我今天在百度上我打了一个“审江”,结果它出了一个链接点叫审江大案。出完审江大案之后,我在百度上一百度竟然出现了《今日点击》的节目,也是有关审江的。

所以这个我就觉得更有意思,因为石涛的《今日点击》很少在国内直接通过百度,通过网站,不通过破网软件就可以看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今天我发现它不但可能了,而且查出来的文章条款一共有六千四百条,这就是告诉了人们另外一个概念,今天中国社会大陆中上层这批人里面,这批掌握实权或者说拥有地位的人当中,出现了这种分化,这种分化实际是对共产党本身的一种唾弃,对共产党本身的一种厌恶,而且外表化。非常具有象八九六四之前的那一段氛围,那个气氛。

秦晓接着说普世价值和中国模式之争是在中国现代化进程关键时刻的一次具有方向性的重大交锋,对此公共知识分子不应该沉默,要用自己的良知担当起社会的责任和时代的使命。这番话的说法,我就想起当初六四之前的方励之,当时也有一批文化人站出来讲着类似的话。可能很多人说会不会有六四再次发生,从个人来讲咱不知道,咱不好推测,但是目前的现状看出是有这个故事在里头,而这个故事和这个问题就是在呼吁公共知识分子要站出来说话,要为自己的良心,要尊重自己的良心,要承担起社会的责任,直接否定的是中国模式,直接否定的是狭隘的爱国主义和所谓的民族主义,这是最关键的。而普世的价值却是西方社会当中人人都能认可的,自然接受,就象早上你喝一杯开水一样的自然。

结果无独有偶,另外一个更加出格的文章却来自于解放军国防大学的政委刘亚洲中将。刘亚洲是李先念的女婿,他自己的父亲当初是兰州军区后勤部的副政委,他自己中学毕业后直接被父亲安排参军,二十岁到武汉大学外语系学习,期间他展示了他的文学天赋进而成为作家并且与当时的同班同学李先念的女儿李小林相爱、结婚。大学毕业之后他就进入了空军政治部任职。八九六四的时候,他曾经参与到六四事件当中被当局调查,但最后竟然过关了,我想不知道跟他的身份直接有关系。九二年四月他以作家的身份到台湾去访问,八九六四不久,这是中共党员军官首次访问台湾,事后才被传媒揭发军人的身份。

此外他更有意思的是,刘亚洲自己是个军队将领出身,他是中将,但是以这样的身份却极力呼吁中国通过推行民主实行政治改革,以达到精兵强国。他的观点不但震惊了中共政坛本身,而且被美国情报局机构以及军方把他列为极为关注的对象。中共的党校的前教授杜光更把刘亚洲认为是中共内部难得一见的卓然不群具有独立思考的将领。更有意思的,刘亚洲他自己又参加异议人士所创办的独立中文笔会,而且据说他还是会员。而他的弟弟刘亚伟具有美国国籍,而且是在美国大学教书,他还在支持中国民运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工作,专门研究中国问题。

这么一个人物最近说了什么话呢?他说的非常直接。苹果日报是这么说的,说鼓吹民主体制痛斥金钱外交,刘亚洲讲中共不改革必将灭亡。这是他接受凤凰周刊专访时说的这番话。而专访的题目叫《西部论》。更有意思的是凤凰周刊在国内是公开发行的,并不是只在海外发行的。文章里是这么说的,说刘亚洲首先炮轰中共所流行的经济强国和金钱外交的说法,他指出钱多并不意味着软实力有所提升,他特别提到在非洲,中共大肆行贿用金钱开道,但这种做法不但使非洲的官员胃口越来越大,也使得当地的老百姓对中国极为反感。而在目前的大陆,上下都洋溢着有钱好办事,钱能摆平一切的说法。但是刘亚洲说,单靠金钱不但无法长期保有中国在境外的国家利益,甚至不能保有境内的平安。

他接着说,决定一个民族的命运绝不仅仅靠军事和经济力量,而是取决于文明形式,这决定了中共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他拿苏联比较,他说苏联的失败不在于它的经济和武力而在于它的制度。一个制度不能让公民自由呼吸,并最大限度的释放公民的创造力,就不能把最能代表人民的人放在领导岗位上,这样的制度必然灭亡。这话应该说在中共的眼睛里是非常出格的,直接预言说,中共要完蛋。

他更说,当年的苏联也曾强调稳定,把稳定看成目标,稳定压倒一切,金钱摆平一切,结果激化了矛盾,一切都反了。而且他直接预言说中国十年之内一场由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是不可避免发生的,中国将会出现伟大的变局,政治体制改革是历史赋予的使命,中共是不可能有退路的。

他也接着提到美国说,美国成功的秘诀不在于华尔街也不在于硅谷,而在于他长盛不衰的法制和法治背后的制度。他也直接指出只有制度才可以信赖,而中国并不缺乏真理,中国所缺乏的却是容忍真理存在的土壤。一个没有民主就没有持久的崛起,而民主思想本身的传播却不受限制也不受历史限制的。

我觉得他的这番话就是非常非常特别的一番话了,这番话应该说在任何人的眼睛里在中共的眼睛里绝对是出格的。我提出来的一个概念就是说在今天在大陆出现了这么多人站出来,而且是今天这些人是目前这个体制下的获利者,而在这个体制下获利之后他面对这样的状况进行反思还保持着自己的良知,这是难能可贵的。我觉得这也是中共应该知道,今天没有人相信中共包括今天中共官员自己。

大家想想,刘亚洲也好,秦晓也好,他们在为这个国家担忧,在讲出他的真心话。而更多的官员,他们同一级的官员更是把儿子孙子都给他换成海外人士,直接换成外国人,对吧?他来的非常实惠,绝大多说的人来的实惠,把钱,把孩子,把房子,把所有的东西能搬出去全搬出去,但是在往外搬的过程中,他们大嚷着爱国,忽悠着民族主义的这种情绪。其实无论是直接来骂共产党的,无论是指出共产党必然灭亡的人,还是打着共产党的旗号挣钱的人,但是有一点大家认可,共产党已经没几天了,这个是自然的,只是如何处理。

前两天我跟朋友一聊天,朋友就提到共产党今天这么强大怎么能灭亡呢?后来我就提到一个说法,那以目前的状况可以显示出中共高层和握有金钱的人,上层的人根本不了解底下普通老百姓真实的想法和真实的状况,所以有一天当老百姓反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所有的人都痛恨共产党这是事实,所以如果今天党内有人,比如说胡锦涛,有这种能力说,今天我们抛弃共产党,把它换成公民党,换成民主党,抛掉共产党的党旗,扔掉共产党的党章。

在这个背景下普通的中国人,无论你赚钱没赚钱的人,内心的愤恨郁闷不满都将发泄到共产党本身的被抛弃之后的这个体制之上,这个形式之上。国家还存在,但是整个民族内心所压抑的愤恨将会借着这样的抛弃共产党行动的过程当中宣泄掉,会给整个民族以复苏,而这种民族的复苏就是恢复人本性的东西,他的文明、他的自由、他的人性、他的良知、他的理念。我觉得这绝对是个机会。

还是象我们刚才提到的,目前这么多人站出来非常象当年的六四之前,但是如果现在真的再出现那种情况我相信就不会出现最后六四的结局,因为今天在中共的高层已经没有邓小平式的这种绝对权力的屠夫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SOH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