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老地主”

2010-11-24 12:53 作者: 嘻哈大士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物竞天择、存强汰弱”——大自然亘古不变之规律。

“勤劳致富、懒惰可耻”——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文化。

少年时所受教育是:地主乃世上最坏之人,因此往往避而远之。生活中真正接触到活生生的地主,是在文革之后上山下乡的日子里。我下乡的生产队过去是个自然村,全村基本都姓刘,打断骨头连着筋,家家户户几乎都有亲戚关系,村里就有一个地主。

地主的名字无人提起,全村人均按辈份称呼,我们下乡学生则都奉命叫他“老地主”。老地主身体健壮,所有的农活样样精通,但沉默寡言,几乎从不说话。村里人告诉我,解放前老地主是全村最勤快也是最抠门的人,因此置地、盖房、买牲口,终致成为全村最富裕的人家。但生不逢时,遇上土改被划为地主,这一下可就从天上跌入了地狱,家产全部没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天天被监督劳动。好在老地主非常能干,倒也不在乎。而且挺奇怪,全村男女老少对他从不歧视,村里各家每遇红白喜事,照例会去请他,而老地主为避嫌,又照例不去,于是大人就会吩咐自家小孩端上一份吃食给老地主送去。

老地主是村里种瓜种菜的高手,因此每年一到种瓜时节,生产队通常都会派老地主负责种瓜,待满地里香瓜西瓜成熟时,全村的大人孩子就有口福了,大家几乎天天跑到瓜地边转悠,而此时老地主会格外兴奋和勤快,不等你动手,就把成熟的瓜儿摘到田边供大家分享。瓜儿被吃得太多,生产队长就会来驱赶,并且会非常大声的训斥老地主。此时老地主便一声不吭跑回瓜地干活,但我发现生产队长的训斥其实也是装装样子而已,并非是真格的。

老地主种菜也是一把好手,因此他家(如果还算家的话)破屋前的各种蔬菜总是全村最水灵的,一次我路过他家门口,多看了几眼鲜嫩的青菜,老地主一声不吭,快速摘了一大把青菜,放到我脚前的小路上,又回头继续伺弄菜地,我始则有些不知所措,继而还是捧起了这些青菜往住处走,一回头,看见老地主停下手中的活,弓着腰在注视我,脸上露出一丝非常满足和极其谦卑的笑容,这种怪怪的、甚至有些诡异的笑容我终身难忘!

我慢慢发现老地主其实根本不怕什么“劳动管制”,因为他根本就是一个最会劳作的人。也不怕村里的人,因为村子里几乎所有的大小老少都对他尊重有加。老地主最怕的是被“批斗”!然而偏偏冤家路窄,老地主人缘虽好,却还是有一个冤家对头:村里有一个“贫协主席”,虽与老地主同宗,但此人游手好闲,什么农活都拿不起来,是个远近闻名的二流子,外号“没屁眼”。 没屁眼的老婆跟他简直就是“绝配”,是全村最懒、最蠢、最矮、最胖的“吃货”,两个活宝自然坐吃山空家业败光。谁知碰上土改,这一下因祸得福时来运转,评了个贫农,还当上了“贫协主席”,分了不少东西,但很快又挥霍一空,因此总想着能有“二次土改”,于是非常喜欢搞“运动”。城里一旦有什么运动老地主就惨了,“没屁眼”就会以“贫协主席”的名义,把老地主绑到县城里参加游街批斗以示积极。而每次被批斗之后,老地主就会像丢了魂一样好多天失魂落魄萎靡不振,我隐隐担心:老天保佑,最好别出事……

然而最终还是出了事,一次县里开万人大会,要现场枪毙几个“反革命”,不成想“没屁眼”不但没屁眼,良心也让狗给吃没了,居然“推荐”老地主去“陪靶场”,枪声一响,老地主疯了!从此大小便失禁,什么活也干不了。开始时村里人还给他送水送饭,但后来他屋里臭气熏天,浑身腐烂发臭,人都进不去,只能把食物送到他门口,这样前后苦苦挣扎了约有一年,老地主才算解脱——死了!

后记:

我出生城市,平生所遇地主仅此而已,当不能以偏概全。十恶不赦的地主或许是有的,只是,我从未遇到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