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情不自禁地道了一声“美国人真好”


表弟4年前开始咳嗽,因他家境困难未能及时到医院检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咳越厉害,不得已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出来后让他的家人惊呆了:他患的是旧社会被称为“痨病”的肺结核。人患病了病砸锅卖铁也得治疗啊,于是他和妻子东挪西借,加上我们亲戚的资助,到本地结核病防治机构治疗了近两年的时间,但不见效果,病情在日益恶化。医生说,表弟患的是顽固性结核病,治疗久了又变成耐多药结核病。表弟惧怕死亡的幽灵缠上他,因而每每有人上门看望、安慰他时,他都会很伤感地流泪哭泣,感觉自己已经被“阎王爷”发了“请帖”,如鲁迅在《伤逝》中说的:离那个“长满蔷薇花和野百合花的地方越来越近”了。

正当表弟处于绝望之际,本地结核病防治机构推荐他到湖南省结核病防治所,接受美国的结核病援助项目的治疗。表弟喜出望外,日前遂到省结控所接受检查。这里的医生见面就告诉他:只要检查结果符合美国的援助项目的要求,即表弟的疾病可以适应美国的药物,表弟的医药费便可以全免,不用自己掏钱。

3月10日下午,表弟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告诉他是不幸中的万幸:表弟能适应美国的援助项目,他不但有救了,而且他的医药费经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报销30%之后,其余的皆可由项目基金报销。表弟喜极而泣,说了一辈子“中国好”的他,这回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声“美国人真好!”

中国是个结核病高发的国家。据报道,2007年中国的结核病发病人数为130万,患病人数为258万,死亡人数则超过了20万。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的结核病负担仅次于印度。由于我国的防治政策宣传不力,体制问题导致医院违规操作,以及一些患者因家境贫寒等原因,导致部分患者放弃治疗。在农村,患者无钱治疗是主要原因。说起来,治疗肺结核可以供应“免费药品”,但“免费药品”管什么用哦,“免费的才几十块钱,不免费的一个月加起来七八百!”我表弟说。要不是表弟的贤妻忍辱负重,四处求神拜佛东挪西借,表弟早就被迫中断了治疗。

根据中国政府的结核病防控政策,作为第一次感染活动性结核病的病人,我表弟可以在结控所免费查痰、免费拿药。当地结控所在接到我表弟初次就诊医院的报告以后,也三番两次打来电话,要求他尽快去接受治疗。但他经过了半年时间的治疗后,不愿意再在当地结控所接受治疗,也不信任缺乏针对性的统一给药方案。“那些免费药副作用可大了,我在那里才吃了一个月,转氨酶立刻就上去了。” “我的肝本来就不好,是小三阳,如果治结核给治成大三阳怎么办?”由于结核病药物对肝脏等器官损伤大,表弟在服用治疗结核病的药物时,还得服用护肝药等,那些调节免疫的针更贵,一针就400多,我表弟自然舍不得打。在近两年时间内,表弟每个月都要花八九百元钱。

在医院里,我表弟看到好多人得了耐药性结核十几年都没有治好,甚至还有人最后病死了。为了治愈疾病,他觉得自己至少在一年内得不停地吃药,而且绝对不敢冒险停药。表弟全家都在农村,爱人在县城打工每月只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还在上学,女孩辍学后在家照料爸爸。表弟的病情,让全家债台高筑,表弟的内心一直在“不治疗怕死,治疗不想借钱”的矛盾中挣扎。

不用说,我表弟并不是一个特例。许多研究表明,相当数量的结核病患者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经济条件越差,负担越重;而负担越重,心情越糟,患者也就越是难以得到康复。

信奉基督教的美国人,最喜欢做的便是慈善事业。美国的穷人之所以并不穷,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有美国人的无偿捐款和爱心资助。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美国人慈善捐款增长的速度显然比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更快。排除通货膨胀和人口变化因素,在过去50多年里,美国人均GDP增长了150%,而人均慈善捐款增加了190%。随着美国家庭变得日益富裕,慈善捐款的数额也在稳定增长。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非营利性机构比较研究计划的统计数据,美国各地和社会各阶层捐出的善款达数千亿美元之多,遥遥领先于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

比尔·盖茨曾有一句名言:“当你有了1亿美元的时候,你就明白钱不过是一种符号,简直毫无意义。”现在,比尔·盖茨为他的数百亿美元找到了最有意义的投入方向———“盖茨基金”。他公开表示: “我对财富的态度是,我只是这笔财富的看管人,我需要找到最好的方式来使用它。目前基金会的规模已经很大,但还会有更多的资金注入,因为最终我会把我所有的财富都投入到基金会里。”

虽然富豪们的慈善捐赠可以高达上千亿美元,但美国众多慈善机构的成立和发展离不开普通民众的参与和推动,美国约85%的慈善捐款来自普通民众。据不完全统计,美国年收入在1万美元以下的家庭,他们捐赠的是收入的5.2%,而年收入在1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他们捐赠的仅为收入的2.2%。可以说,每一个比尔·盖茨的身边,聚集着数以百万计的普通民众。美国人有着务实而进取的心态,一方面,他们舍得消费,该花的钱绝对不抠门,但也绝少铺张浪费;另一方面,他们普遍对社会乃至对全人类有着很强的责任感,公益捐助被视为捐赠人的权利和精神寄托。美国人认为,慈善捐助能给捐助人带来满足感,既有内心得益又有声誉得益。因此,他们一边赚钱,一边将钱回报社会,富豪们如此,普通民众亦如此。

美国人看出了中国经济强劲增长后面的民生之艰和百姓之苦,近些年来频频向中国的穷人伸出援手。仅以结核病援助为例,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礼来制药公司达成一项防治肺结核的合作协议。根据该项协议,这家美国公司将在3年内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7000万美元资金,并向肺结核流行的国家转让生产抗菌素的技术。中国、印度和南非的制药厂将获得该技术,通过改造现有设备,以便生产缠霉素和环丝氨酸这两种治疗肺结核的抗生素。而2007年开始筹备、2009年3月正式批准的“中盖”结核病项目,其总目标是在中国开发和验证“应用新工具及创新的卫生服务提供方式加强结核病控制”的新模式,将有效地预防、控制和管理结核病的新方法及卫生服务模式逐步整合,促进国家结核病防治规划的实施。该项目的周期为5年(2009年至2014年),前两年半为开发阶段,通过在局部地区试点来检验新工具和创新的卫生服务提供方式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后两年半为验证阶段,在对前期开发的新工具和创新的卫生服务提供方式评估后,考虑进一步推广。让我表弟受益受惠的,或许是前一个项目,或许是后一个项目,或许是这两个项目。

湖南省结核病防治所的医生告诉我:中国生产的一些治疗结核病的药物,其性质和抗癌的化疗药物差不多,有的药品如异烟肼、利福平、吡嗪酰胺、对氨基水杨酸钠等,既可用于抗结核又可用于抗肿瘤。至于免费抗结核药,不但品种少,而且副作用特别大,最大的副作用是伤肝伤肾,极易导致肌酐和转氨酶升高,很多结核病患者服了这种药,虽然治了结核病,却又惹来了肝病和肾病,还有的出现没胃口、胸痛胸闷及发烧等不适症状。而美国的抗结核新药不到疗效佳,而且副作用很小,对患者身体没有明显的危害。这位医生认为,这既与美国的医药技术有关,也与美国人对结核病患者的爱心有关。

中国人倡导的是施恩不图报,受恩不忘报。作为一名普通的平民百姓,哪怕从美国朋友那儿受惠得更多也无以为报,但从内心里感激美国人的爱心资助,口头上喊一声“美国伟大”,我想完全在情理之中,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