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博志:国际贸易自由化副作用也不小(组图)


作者为前经建会主委、总统府国策顾问、台湾大学经济系主任暨经济研究所所长。现任台湾智库董事长,为台湾经济发展与国际金融专家。

国际贸易自由化副作用也不小
现在的开发中国家不只更容易抢先进国家的产业和就业,而且抢的数量和范围更远大于1980年代之前。图为中国福建省一间纺织厂的员工工作画面。Getty Images

本专栏上期指出一些“国际金融自由化”的主张,实际上并不是基于经济学的分析,而美国强力要求各国国际金融自由化的结果,也危害了全球的安定。相对地,“国际贸易自由化”较有学术分析做基础,而其推动也带给各国较明确的利益。然而,贸易自由化的许多推动者却未注意到国际贸易理论中的一些相关假设和结论,因此贸易自由化的很多不良副作用也被忽略,造成了目前的一些国际争议,以及失业和所得分配恶化等等困难。

国际贸易自由化副作用也不小
1980年代之后大部分开发中国家都想加入国际竞争,他们的总人口近60亿人。图为中国沈阳今年2月一场招聘会的求职画面。Getty Images

自由贸易确实有利 但部分人会受伤害

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确实常得到自由贸易对所有国家都有利的结论,这也是推动全球自由贸易的强力基础。然而这些理论都是均衡理论,其中假设各国都是充分就业,自由贸易之后的调整过程都顺利而不造成失业及其他调整的成本。多数模型还假设一国之内的每个人都一样,甚至把全国当成一个人看待,因此也不会有所得分配的问题。有些理论假设得到利益的人会给受到损失的人充分补偿,以让他们实际上不会受到损失。

而在现实的社会里,这些假设几乎都不能成立,因此自由贸易虽然有可能带来利益,却也很有可能造成一部分人的损失,甚至是国家整体的损失。带头推动国际贸易自由化的美国即使当初确是出于善意,现在却也逐渐受到贸易自由化的伤害。

国际贸易自由化的利益,基本上来自各国的分工合作。外国东西比我国便宜或生产成本比我国低,我国就向外国进口而自己少生产;反之,我国较便宜的产品,则可增加生产而出口到外国。这样的合作通常可使贸易商及生产出口品的厂商赚到钱,因此这些人常会努力鼓吹自由贸易。

然而社会上却有另外一些人很可能受害。那些国产品较贵的产品将因进口品的竞争而减产,因此这些产业的部分员工甚至老板将失去工作。而由于这类员工变成过剩,即使保有工作或能再得到新的工作,他们的薪资很可能会下降。在某些还算接近现实的假设下,有国际贸易理论证明:生产进口品时较多用或专用的劳工等生产要素的实质报酬将会下降,即使他们只买价格已因进口而下降的进口品,实质报酬仍然下降。至于失去工作而没有收入的人,当然不可能得到利益。不只是人力,这些进口品产业所使用的某些资本设备也会因减产而降低其效益,甚至被闲置或失去其价值。

就算我们忽略这些调整过程的失业和成本,即使调整很快完成而所有人力和设备等等生产要素在新的均衡状态都有工作,国际贸易理论七十多年前即已指出,自由贸易的结果将会把各国相同生产要素的价格拉得更接近,也就是说低工资国家的工资会上升,但高工资国家的工资却有可能下降。这就是我常提到的“国际要素价格均等化”的作用。这项和自由贸易是互利的主张在国际贸易理论中同时并吁的理论,却不太受到推动自由贸易的人士注意,以致于目前这项作用虽然已严重威胁我国和美国等中高所得国家,各国却很少拿出有用的对策,甚至仍然漠视这个作用而继续盲目推动贸易自由化。

1950-1980年代 四小龙vs. 欧美 利大于害 要素均等化不明显

美国在开始推动国际自由贸易时,虽然有部分人士藉贸易而获利的动机,但也确有帮助其他国家发展的目的。而贸易自由化果然也帮助了不少国家的发展。1950年代之后和西方国家友好的日本和四小龙,藉着低工资的优势大量出口劳力密集产品到欧美而取代欧美自己的生产,这做法也就是把欧美劳力密集产品的生产和工作机会搬到日本和四小龙。

日本和四小龙的生产、所得、以及工资乃得以快速上升。这就是国际要素价格均等化的作用,工资较低的日本和四小龙之工资被欧美国家的高工资拉上去了。只是当时甚至到今天很多人都不了解这个原理。相关政府和部分专家更以官员英明乃至文化卓越等等不见得正确的说法来吹嘘这些国家的成功发展,因此要素价格均等化这个最大的力量就被忽视了。

这种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力量,理论上也会使欧美的工资被日本和四小龙拉下来。然而欧美的技术仍不断在进步,因此也有一股把工资往上拉的力量,两相抵销之后,欧美整体的工资和所得仍有可观的成长。这种现象也使人忽视了要素价格均等化的力量,夸大了自由贸易的利益,并忽略了它的副作用。

1980年代共产国家纷纷崩溃或改革,自由贸易得到大幅的扩张。很多美国厂商为了自己的利益急于打开其他国家的市场,有些人士以为透过自由贸易使开发中国家,特别是中国提高所得,将可以促进世界和平,因此美国更大力要求自由贸易,而不自知已陷入更大的困难之中。

1980年代之后和之前最大的不同,是加入国际贸易竞争的开发中国家大幅增加。

1960年代开发中国家主要只有四小龙加入国际竞争,其总人口不过五千万左右,而当时先进国家约有七亿人口,因此四小龙只能取代先进国家一小部分产品和人力,大部分较先进的产品仍须向先进国家购买。因此高、低所得国家间的合作大于竞争,自由贸易对生产、就业和工资的冲击被合作的利益抵销掉,以致大部分人看到的是自由贸易创造的共荣。

但即使如此,被四小龙替代较多的劳工还是受到冲击。美国低技术劳工的实质工资从1960年以来几乎没有上升,大部分先进国家的失业率更是大幅提高。要素价格均等化的伤害早已吁在,只是未受重视而已。

1980年代后 60亿人口投入 先进国家产业就业被大幅取代

1980年代之后,大部分开发中国家都想加入国际竞争,他们的总人口近60亿人,但高所得国家的总人口仍只约9亿,再加上资金、技术、人才和企业在国际间又更容易移动,因此现在的开发中国家不只更容易抢先进国家的产业和就业,而且抢的数量和范围更远大于1980年代之前。本专栏也曾指出过连白领高阶工作都正被开发中国家取代的现象。

所以目前相对于1980年代之前,高低所得国家间已由合作为主转变成竞争为主,高所得国家产业和就业被开发中国家取代,产业结构调整、失业、工资下降、以及所得分配恶化的后果,已难由贸易分工合作的利益来弥补。以美国而言,过去很多年已是靠发行更多货币和公债卖给外国,或者也可说是向其他国家借钱来花,以维持人民的生活水准。如今美国债务过高已成为问题,这种做法也不可能无限期做下去,而开发中国家的生产和出口能力都快速提高,所以美国将更明确遭遇贸易自由化的冲击。

多年来美国一直把其他国家对美国出口快速成长的现象归罪于外国的汇率政策,但这其实只是一部分原因,全球贸易自由化才是高所得国家不断失去产业和就业的主要原因。若在推动贸易自由化之初就充分注意到这个冲击,贸易的开放应该采取更渐进而限制各国出口扩张速度的做法,以降低调整的成本。但如今贸易自由化已难反悔,高所得国家只能降低进一步自由化的速度,并且严格规范各国不公平的竞争手段,以降低冲击的力量。

尽管有些人士已注意到贸易自由化的副作用,例如诺贝尔得主克鲁曼已由低估要素价格均等化的作用转为关切。但贸易自由化仍像是“国王的新衣”,对它采保留看法的人,常会被一知半解或无知或由自由贸易获利的人批评为保护主义。所以降低贸易自由化之伤害的很多措施,仍将因为人们不愿面对“新衣”的真相,而未能得到必要的重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