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静坐图片中的人物表情如此不同


中美静坐图片中的人物表情如此不同

中美静坐图片中的人物表情如此不同

人们平时所说的“静坐”,大抵有三种含义,一是指中国的冥想法,最早源起于佛教的禅坐与道家的坐忘,后来被宋明理学家所吸纳,形成儒家自我修养的方式。广义的静坐,包括中国的佛、儒、道三家及印度的婆罗门、瑜伽等的静坐姿势,综合历来的相传,约有近百种之多,其中包括各种姿势与方法;二是指气功中的“静坐”,即排除思虑、闭目安坐,它是一种协调身体内部系统、恢复生命力的方法;是一种气功疗法;三是指法律概念中的静坐,即某个国家和地区的公民为达到某种诉求或表示抗议,有秩序守纪律地安静地坐着,以期引起当局和社会的关注,实现自己的维权诉求。本文所说的自然是第三种。文中这两张静坐图片,一张是美国华尔街抗议活动中美国公民的静坐图片,一张是中国某地在强拆中老百姓的静坐图片。

同样不用解释的是,从这两张图片可以看出,图片中的角色——静坐的人们其表情是不同的。前者个个表情轻松,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紧张、愤怒、痛苦、恐惧、绝望的表情,其中有个人甚至还在弹琴呢;后者相反,每个人的表情都极度痛苦、悲伤乃至绝望。我想,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抑或是“中间派”,都不得不承认两张图片中的人物有着绝然不同的表情。

那么,为何同样是为争取权益表达诉求而采取的静坐方式,静坐的人们会有天壤之别的表情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得由远及近地慢慢道来。

众所周知,经济高度发达的美国拥有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不说美国中产阶级有房有车有存款有快乐的度假休闲,即便是美国的穷人,从总体上来说也不存在“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情况,即使是“次贷危机”、“金融风暴”,对穷人的冲击也是微乎其微的。当然世界各国对贫穷的标准不一,如果按联合国所制定的一个人每天的收入为1.25美元也就是一年为456美元的贫困标准,美国“穷人”个个都是富翁了。2009年,美国贫困线的标准(也就是穷人)定在一个人一年的收入为10830美元以下,两口之家的年收入在14570美元以下,三口之家的年收入在18310美元以下,四口之家的年收入在22050美元以下。也就是说美国的穷人标准比联合国所定的穷人标准,从收入上看就要高出20多倍。何况,这一数字只计入税前现金收入,没有计算房屋产权等累积财富,以及政府补贴的食品券等福利救济。吃和住是一个家庭维持基本生活不可或缺的两大方面,美国穷人既然有政府食品券的补助,在吃上不仅不用花钱,而且大多数穷人家庭还可以同收入高的家庭一样达到美国农业部规定的家庭食品营养标准。

2008年,美国75.4%的家庭可以保证在饮食上满足家庭成员的健康需要(这里的标准不是能吃得饱,而是吃得好,吃得健康)。美国穷人家庭住宅平均有一个车库,大部分住宅都带有院子。在住宅上,66.2%的穷人家庭平均每人拥有两个以上房间,28.2%的穷人家庭平均每人拥有一个房间,只有5.6%的穷人家庭是属于居住过度拥挤。另外,四分之三的美国穷人家庭至少拥有一辆汽车,31%的穷人家庭拥有2辆以上汽车。说了这么多有点离题的话,主要是想说明美国人的静坐示威,并非是为了“肚皮”即为了解决生存权利而维权,而多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政治权利或更高层次的经济权利,美国人的静坐示威所以表情显得很轻松,其根本原因正在这里。以美国的华尔街静坐示威为例,静坐着的诉求居然是抗议华尔街大金融机构贪婪无度、缺乏自律,敦促这些机构为危机负责,敦促政府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此次静坐示威还冒出了一些让国人看不懂的现象:美国总统奥巴马不但为“华尔街运动”推波助澜,称此次运动“显示民众对美国金融行业存在广泛的不满”,而且于2010年10月8日亲自加入占领华尔街游行队伍,敦促国会加快通过金融监管改革法案。同时,美国占领华尔街示威者竟然用无人机监视美国的警察,这完全颠覆了国人在国内见到的“游戏规则”!

中国,老百姓的静坐示威,不但规模小、时间短,而且其诉求多是为了争取生存权利。近些年来各地发生的一些包括静坐示威在内的群体性事件,九成以上是导源于官商勾结的暴力强制拆迁和暴力强制占地:得到政府官员默许或支持的开发商,在补偿问题未能和拆迁户、腾地户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动用黑恶势力强制拆迁农民的房屋、强制租用农民的土地,让许许多多的农民失去了安身立命的居所;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孤苦无援的受害农民在投诉无门求告无路的情况下,最后想到了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在政府或司法机关门前静坐。这些可怜的人本来就是带着房屋被强拆、土地被抢占的悲苦来静坐的,但静坐又要承受被驱赶、被抓走、被殴打的风险,这也就难怪他们的脸上会呈现出紧张、愤怒、痛苦、绝望、恐惧的复杂表情。

有人会说:美国警察对静坐示威的人们同样很凶,同样动粗抓人,且有报道说2011年11月18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校警为了清场,向静坐示威的学生喷射胡椒水。但不要忘记,美国不但有高度民主,也有高度法治,美国是用高度法治保障高度民主。美国警察之所以抓人,是因为一些静坐示威者妨碍了交通和公共秩序,如果不进行禁止,便会影响他人的民主自由权利。关于警察向学生喷胡椒粉一事,我们还得注意事情的另一面:就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校警向学生喷射胡椒粉之后的当日,该校部分学生在校内一处开放场地进行静坐示威,以声援兄弟院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占领华尔街”校园活动,而这时再也没有哪位警察向学生喷射胡椒粉了。尤其我们应该注意的是,事后两名使用辣椒喷雾的校警被停职,校长也已命令对此事件进行彻底调查。再说,美国警察对静坐示威的人们喷射胡椒粉,毕竟是非常偶然的现象,且动粗的警察还得承担丢饭碗的风险。否则的话,美国警察对静坐示威者动粗的事情就不至于会成为传遍全世界的大新闻。正因为美国公民在依法维权的情况下,警察一般不会动粗,所以通过静坐示威进行维权的美国人,其表情大都显得轻松自然。

话到此处,我想起了2010年的“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广西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民建广西副主委刘庆宁向大会提交了一个引发网友热议的议案:希望修改《刑法》,增设“扰乱信访秩序罪”。他在议案中提到:到领导办公室和生活地点闹访、不分场所找领导闹访等信访问题很严重,已经“严重影响领导正常生活和工作秩序”,所以提交议案,希望修改《刑法》增设“扰乱信访秩序罪”。他列出了20种应受刑罚信访行为,包括信访时喊口号、打横幅、散发材料、静坐,未经批准在国家机关办公场所及其周边地区非法聚集、滞留等行为……这些行为如果多次或有严重后果,那么将依其严重程度,处以3年以下、3年到7年、7年到15年有期徒刑。对这位代表的议案,我不好过多地评价,但我只想问刘庆宁一句话:假如某一天你自己成了平民百姓且权利受到严重侵犯,而后你四处告状四处碰壁,在无可奈何之际你采用静坐方式维权,却被警察逮捕判刑,你还会赞成你自己写的这个议案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