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阿里会崩盘吗?……(一)(图)

——中国网络股:红色帝国的落日余晖(一)

2015-03-09 10:36 作者: 王尚一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3月09日讯】太阳落山时,彩霞满天,人们流连忘返。晚霞之所以灿烂,是由于整个天空背景相对黑暗,映衬出云团的亮色更加耀眼。随着太阳完全落山,红霞转瞬即逝,变成乌云沉入暗夜。

一 权力在空中飘荡

2014年,中国网络股成为美国股市最靓丽的风景。5月22日,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是当时中国最大单一赴美上市的IPO。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纽约上市,创出纽约股票交易所有史以来最大的IPO。在大量资金的追捧下,开盘价报92.7美元,较发行价上涨36.3%,市值达到2383.32亿美元,市值盘中最高达2461亿美元,为美股第9大公司。

受阿里巴巴美国上市的积极影响,其它中国网络股也陆续做美国上市筹备,并受到热捧。虽然阿里巴巴因为假货问题导致股价下跌并遭到美国律师行起诉,但是并没有明显影响中国网络股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 

中国网络股:红色帝国的落日余晖(轮图大小)
中国网络股正陆续在做美国上市的筹备工作…(网络图片)

中国网络股正在迅速成长是大多数人的共识。阿里巴巴的丑闻只是个案,并不影响大趋势。人们相信,中国网络股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原因如下:首先,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2008次贷危机后,中国经济迅猛增长,超过日本成为世界GDP第二的国家,并让无数人相信中国经济将保持长期发展势头。而且,中国消费增长也让世界瞠目结舌,让人感觉在买遍世界,尤其是奢侈品销售,从很小的比例迅速成为世界最大奢侈品消费国,到2013年占到世界奢侈品消费份额的46%。

其次,在十几亿中国人的支持下,中国成为世界互联网使用人数最多的国家。而且,中国互联网公司模仿任何一个美国的先进公司的经营模式,利用中国的网络管制,在中国网络系统中复制。一般的结果是中国公司迅速扩张,在中国市场胜出,有的产品活跃用户人数甚至超过美国公司在全球的客户数量,大量投资者据此判定中国网络股具有“光明的前景”。

第三,智能手机普及后,更多中国人随时上网。很多西方人在乘车时读纸质书,中国年轻人则一律玩手机,其网络使用频率和强度,或者说网络粘性,远远超出西方国家的人均使用状况。

这些因素汇总起来,让大多数人认为,中国网络还有更大发展潜力,中国网络公司也会快速增加,已经上市的网络股还有更大的发展前景。

实际上,中国网络公司只是红色中国经济的最后亮色。本质上,网络与中国的共产经济是不相容的。中国网络从1990年代末的美国互联网热开始起步,模仿美国互联网公司模式,依托中国民众对于网络的热衷而发展。在此成长过程中,中国互联网公司面对两大困境:第一,由于美国互联网利润不清晰、业绩造假严重,在泡沫破裂后,整体失去方向,也引发中国网络公司的危机和重大挫折。

第二,网络经济与中国共产经济不相容,网络只能在中国经济夹缝中生存。中国政府对网络公司做各种限制和改造,使之为己所用,也加剧网络公司的困境。数年挣扎后,一些中国网络公司逐渐找到生存之道。最重要的是,2008年后,中国实施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

表面上,中国经济一枝独秀,引世界瞩目。但是,共产经济外部规模急剧扩张时,内部经济状况快速恶化。互联网在充裕资金的支持下,也实施快速扩张,侵蚀共产经济的地盘。不同类别的互联网公司,不仅用户规模急剧增长,收入和利润上都大幅提升。尤其是手机上网普及后,互联网公司的种类更加繁多,各种放电吸引年轻人的眼球,获得极大的成长空间。

随着互联网公司发展,反向推动共产经济的衰落,两者形成此消彼长、螺旋推动关系。所以,中国互联网公司发展越靓丽,其背后的共产经济衰落也越快、境况越差。这时候,互联网就变成红色中国的晚霞,反映中国整体经济的衰落。

回顾历史,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主要由三部分构成:以政府和国企等共产权力经济为主导,以血汗工厂和外资企业经济为支持。共产经济的本质是国家权力掌控所有生产资料,包括土地所有权。在中国,中国作为国家权力掌控者,拥有所有土地,也拥有土地上的全部人,这些人都是中国的奴隶。

中国模仿苏联模式,建立起中央极权、地方辅助的共产权力经济体系,中国大陆所有人和土地都囊括在体系中。1990年代后,中国为了维持自身的统治,对权力经济调整。一方面,中央改变权力方式,以金融、税收、文化宣传和央企等方式,掌控中国的根本经济命脉;另一方面,在地方大力实施血汗工厂政策,在沿海地区建立血汗工厂,将内地的农村年轻劳动力驱赶到沿海地区做血汗奴工,并且将内地的资源以几乎零成本的方式输送到沿海,推动以出口为主导的血汗工厂经济快速增长。

血汗工厂经济规模扩大后,权力经济获得利润大头,又采取措施吸引外资企业大规模进入中国。外资进入中国后,主要从三方面获利:1、支持共产权力经济,包括带入大量外汇,提供各种技术、核心零部件和产成品,供权力经济消耗;2、带动血汗工厂经济,外资除了建立充分利用廉价奴工的大型工厂外,还给血汗工厂提供生产设备、关键技术和零部件等;3、在消费品市场中,为越来越富裕的中国消费者提供中高端消费品。

在共产经济中,中央权力经济居于核心和主导位置。权力经济具有几个关键特点:

第一,中央极权,极权者垄断暴力、信息与宣传、资金、物资和人口等关键资源,下面各级只是极权的执行机构,不能有自己的意志甚至意见,通过被动接受和执行极权者的意图而生存;对于反对极权者的下级,极权者可以采取多种手段让下级屈服,直到消灭反对者。

第二,金字塔梯级结构,中央高居顶端,地方再到民众则逐级向下,越向下人数越多。

第三,自利式单向传播,中央的各种意图通过金字塔结构,按照从上到下的方式,以重力加速度的方式,逐层进行传达和贯彻。上层只发布对自己有用或者重要的信息,强迫下层接受,灌输模式。有时候上层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经过重力加速度和自利式推动,到底层可能造成血流成河。反过来,下层除了出卖劳动力和贡献税收,其意图难以向上层传递,而且下层的个体之间也缺乏信息沟通与必要联合。

与之相对比,互联网的起点是不同的网络节点,相互以平等、利他的方式建立。其中,任何一个节点不是强迫其它节点接受自己,而是需要其它节点自愿接受。另外,任何一个节点都需要发布对其它节点有用或者重要的信息,否则无法被其它节点接纳。越被其它节点自愿接受的节点,越容易获得经济支持,也因此获得发展壮大;反之,不被其它节点主动接受的节点,自动逐渐萎缩和消亡。

根据上述的特点可以看出,权力经济与互联网经济具有直接的尖锐冲突。如果任由网络发展壮大,底层民众很快形成信息共享,进一步会形成底层的自助型经济,直接打破中央极权者的关键资源垄断,导致权力经济从底层的全面垮塌。

很明显,网络经济与上述三个部分之间存在根本的矛盾。不过,1990年代末,中国的中央权力经济岌岌可危时,中国为了自身生存,允许互联网进入中国,以支持血汗工厂出口和吸引外资进入中国,给了网络经济夹缝中生存的机会。

早期,中国网络公司主要以信息传播为主,得到中国的限制性支持。互联网被被看作信息技术产业,能更有效传播信息。互联网公司大都将自己定位为信息门户网站,通过建立信息集散地位,获得在互联网上的主导地位。

但是,暴力和谎言是共产经济的两大基础支柱,中国必须保持信息垄断。一方面限制美国主要的门户网站直接进入中国,另一方面培植中国本土门户网站。这里的本土主要指,主要由中国人领导的、以中国地区为主要目标的网站。本土网站为了生存,顺应中国的信息控制要求,按照中国的总体舆论导向,做相应信息的编辑和发布。本土网站遂成为中国的喉舌马甲,以另外一只形式,继续传播权力的意图和意志。其中,百度是表现最具典型性特点的网站,充分反映中国的操作模式。

百度是模仿Google建立的搜索网站,号称中文第一搜索。百度之前,中国大陆使用Google搜索。Google搜索的问题在于,经常暴露不利于中国权力经济的信息,内容让中国憎恶和恐惧,中国采取措施有限封杀Google特定网页,但效果不好。百度横空出世后,大量宣传自己在中文搜索中的优势,有了这个帮手,中国彻底封杀Google,包括gmail。百度大获全胜。

百度搜索利用信息搜索的相对垄断地位,主要以以下几种方式获利:

第一、信息封杀和篡改。封杀不利于中国权力的信息,或者将搜索引向篡改事实的内容,以此获得报酬。

第二、搜索排名付费。在很多条目搜索中,百度并不是按照Google的公允计算方法实施排名,而是根据点击付费的方式排名,交钱越多,排名越靠前,也就是唯钱排名,交费客户信息是否真实不在其考虑之列。

第三、搜索内容色情化。Google被封杀前,宣传机器抹黑Google的重要理由就是Google搜索色情内容很多,导致年轻使用者心神不宁。但现在百度搜索的色情内容简直泛滥成灾。色情化导向既符合中国政策需要,又给百度带来广告收益。

百度作为网络信息搜索引擎,其上述三个获利方式,整体反映中国网络的发展方向。在本土网站的支持下,权力经济既可以向世界展示互联网的发展,表现出中国的开放姿态,同时又能够有效保持信息垄断。

不过,大多数信息门户网站由于中国控制模式导致遭遇严重的经营困境,网站通过顺应权力,以妥协换生存之路不可长期稳定持续。新浪、网易、搜狐都有各自精彩的创业故事,且在美国上市。这些网站最初受到互联网泡沫资金支持,从不同特色出发,实现快速用户扩张;但是,当网站遵循权力的要求,逐渐都变成内容来源单一、形式类似的喉舌类网站,最终失去特色,丧失吸引力。

初期的互联网盈利模式理论中,门户网站主要靠广告收入。网站的内容吸引人越多,每个人阅读的时间越长,就越有眼球经济价值。网站还可以根据登陆者的状况,推出相应的广告,获得收入。例如,Google提供极为独特的网络搜索引擎服务,其主要收入就来自网络广告。Google按照搜索计算方法,将广告项以显著的方式置入网页。愿意阅读广告的用户,会点击广告的网站。随着Google的独特优势扩大、服务项目增多,愿意在Google发布广告的用户增加,Google收入也增加。

与Google该盈利模式相对比,不同的信息网站按照中国的要求,传播类似的宣传内容,很大程度上失去阅读价值,尤其失去中高端阅读者的兴趣。同时,广告商做商业权衡,既然门户网站的内容与电视报纸内容差不多,而且电视观众人群更相信广告更容易上当,不如砸钱在电视上,在门户网站上投放广告的动力减弱。门户网站失去收入和利润增长动力,陷入经营困境。

当然,中国权力经济只关心自己的垄断地位,并不关心这些网站的经营状况,不会给这些网站经济补贴。面对这样的困境,信息门户网站只能自己想办法,扩大收入来源。(待续)

(供稿单位: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