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笔墨载录了贪官污吏的计高一筹?(图)

2016-10-14 03:00 作者: 乙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献中不乏对于贪官污吏与明君清官的记载,你可曾想过,这是为何?(《包青天之碧血丹心》视频截图)

文学之所以有趣,正是因为它承载了神传文化的精神精粹,载负了人世间的道德价值观。因此,在各朝代的各类文学作品中,绝对不乏对于无能君主、贪官污吏或邪恶之徒的批判讽刺。故事再如何戏剧性十足,大抵上不脱百姓潜藏其中的殷殷寄望,那是以正道为标竿,进而以刻划败坏义理之例的方式,来烘托善恶是非之差,告知世人勿入歧途、莫做坏事,提醒众人该适时为正理发声。

明代昆山人周元暐在《泾林续记》中,记载了一位小官吏为讨知县欢心,使坏心窃取库房钱财,但当自身面临危急时,他居然设计陷害知县……。

库吏偷盗库银 奉承上司

在〈长洲库吏〉一文中,周元暐是如此记述的:

长洲库吏叶景初,擅于奉承上司,他取得了陆令尹(县、府等地方行政长官之称乎)的欢心。凡是陆令尹托购绸缎、兑换金饰、买珠宝,叶景初一定选择高价的精良物品献上去,然而列算帐单时却故意减少价格。因此,陆令尹更加宠爱他了。每当家人回乡时,陆令尹势必凭证取库千金,叶景初会立即送到陆令尹那儿,绝不延误。

过了一年,陆令尹支出使用的库银就有万两多,叶景初的任职时间亦将期满,他估计陆令尹的俸薪没有办法偿还,顾虑到东窗事发后,自己将会被牵连受罚,因而萌生叛离之心。叶景初把库银通通纳入私囊,并嘱咐父亲偕同妻儿先逃离,度过钱塘江,前往新昌村,假装是来躲避粮役,再租房而居。叶景初则独自与童仆关保留守在家中。

适逢按君大人(指明清时期的官名“巡按御史”,按君为雅称)莅临考察,叶景初就另造库银簿册,上头仔细列载陆令尹平日盗用的库银,并逐项加添金额至两万多。碰巧陆令尹有一件得亲自呈缴的公文,叶景初就将库银帐册暗中装入袋,待陆令尹进入巡按御史的衙门内行礼时,就与童仆逃走了。

天理有道 一丢官一无事走他乡?

陆令尹照常呈递公文,毫不知其中变故。按君大人打开封袋,拿起帐册并仔细浏览过,只见上面列举的繁杂项目,乱七八糟地引人发笑。按君大人即命令巡捕官唤来陆令尹,询问他:“库吏人在哪儿?”陆令尹摸不着头绪,随意地回说:“在县衙呢!”按君大人又命令传唤库吏来与陆令尹对质,陆令尹接令后,急忙退出命令部下前往县衙逮补库吏。可是,叶景初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由于按君大人在厅堂上坐等了许久,陆令尹不得已,只好再度进入厅堂禀告:“库吏偶遇事情,已经外出了,等到他回来,立即晋见大人您。”按君大人遂拿起帐册交给陆令尹,陆令尹看完后,吓得大汗淋漓,他说:“卑职位曾擅自动用库银,不知道这本库银册是何人列载呈报的?”按君大人说:“这是库吏写的,是你今天早上亲自缴交上来的。”陆令尹这时候才知道被叶景初出卖了,他既羞愧又惧怕地离开了衙门之后,立即派遣捕快四处缉拿叶景初,可是,到最后却一无所获。陆令尹虽然勉强设法筹补了库银,到底还是因为任官怠懈而遭到革职。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