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感恩就是摆拍(图)

2016-10-17 08:20 作者: 羽谈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感恩节油画(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看中国2016年10月17日讯】不知为什么,笔者似乎就像一个很小很小的小人,从小到大我对谁说“感恩”就特么厌恶。譬如父母教育我们要孝顺,我心里就一阴,因为我心里想:孝不孝顺全看儿女自己,这好像靠叮咛嘱托没用吧?越是教化我越是反感。还是很小的时候,看见大人给左邻右舍红白喜事随份子,总是给富人送得多但给穷人送得少。我就心里一沉,为什么要这样?但我也知道那是不敢多问的,否则,不挨一顿黑揍也会挨一顿黑脸。同时,当看见礼簿先生滴水不漏地记录客人所送的礼品什物时,我又纳闷:为什么要这样?于是就有大人告诉我们说以便“礼尚往来”。我一听就心里一咯噔:自然是自愿送出去的,为什么还要想着别人还呢?对,就是这个问题从小到大伴随我一生,我对“礼尚往来”这文化从不接受,当然对“滴恩涌报”的感恩文化更是恶心到呕吐。也许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

你给了我好处,或者在我困难时给了我帮助,我是否会感恩你?那是我自己的事,我如何感恩你?也是我自己的事,但你不能对我索恩,更不能逢人就说你对我有恩,你一说我就不舒服。注意啊,我说的是感恩,这与欠债还钱是两码事,别混为一谈。同理,我帮助了你,请你别挂在心上,我不需要谁的感恩,即便将来反目成仇,我也不会唠叨什么“恩将仇报”。这就是我的感恩观,如果读友感觉不适,就自己抽纸捂着吐。

我一直都对中国式感恩难以接受,但一直也说不出所以然,反正就觉得有哪里不对。三年前我买了一套《美国史》,就读到了“感恩节”的来历,读完彻底颠覆了三观。我们一直理解的感恩节是天路客感恩印第安人的帮助才渡过了难关,但美国人却不是这样的说,而是说“感恩上帝给了他们丰衣足食”。事实上印第安人确实给了天路客的帮助,天路客也同样给了印第安人的帮助,但他们却把这些相互帮助的人性之爱归功于上帝传递的福音。这就是西方人的“感恩”信仰。在西方人心里,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是在光辉上帝的荣耀,是上帝借己之手向人类传递福音。帮助他人就是传递上帝之爱,接受帮助就是接受上帝之爱。因此,感恩的涵义就是:感恩上帝,传递福音,帮助弱势,让人间充满阳光和爱。这就是西方人的感恩,看看,与中国式感恩有什么差别?

西方人的感恩就是爱的接力,“接力”你懂吗?跑过接力赛的读友应该明白,把爱的接力棒传给下一个需要的人,依次类推继续往下传,不是两个人之间相互传来传去。但中国式感恩恰好相反,谁给我好处,我才给谁好处,谁不给我好处,我凭什么要给他好处?有一句特别震撼而又励志的洪荒之音:“坚决支持强者,绝不同情弱者”。对,就是这句,你就明白了中国式感恩的全部涵义。谁有资本支持强者?当然是强者啊。谁有能力感恩强者?当然还是强者啊。这就是为什么官官总是能相卫,为什么官商总是能勾结,为什么强强总是能互助,因为他们都是强者啊,只有强者之间才有礼尚往来的实惠,只有强者之间才有恩恩相报的价值,这就是为什么富者越来越富穷者越来越穷的原因。因此,西方人的感恩是追求人人平等而力促护弱扬善的普世精神,中国式感恩是固化等级歧视而加速阶层撕裂的道德推手。这,就是中西方关于感恩文化的天地之别。

西方人由于秉持“人人都是上帝宠儿”的普世价值,感恩上帝传递爱心就是人人与生俱来的人生信仰,谁帮了谁或谁爱了谁从来不会挂在嘴里磨叽磨叽。扎克伯格的裸捐在美国根本掀不起什么波澜,墙上的咖啡你想喝就尽管喝,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该感恩谁。实在没吃的就去教堂或社区领免费食品券不丢人,只要不倒卖就是在接受上帝之爱,你发达了也就自然会释放自己的爱心该干嘛干嘛。正是因为将传递爱心作为人生信仰,所以西方人一辈子都没有黄昏,你看特朗普和希拉里,本该跳跳广场舞打打麻将排队去买打折鸡蛋的年龄,但为啥还那么拼?那就是在感恩上帝传递爱心呀,凡是相信上帝的兔子们无不如此。

相反,只有从来不愿传递爱心的国家或国人,才会把“感恩”当做一种道德荣誉加冕自己或他人,正如天天高唱学雷锋的国家注定无人是雷锋,不做雷洋就不错了,但为了积累自己的政治资本就必须摆拍“雷锋”。对,摆拍,中国式感恩就是摆拍。对谁做了一件像人的事,恨不得广播天下人都知道他多么善良,不用感恩十字架将受恩人给压出“滴恩涌报”绝不收工。真是龌蹉之极。所以,我每每遇到有谁在磨叽感恩二字就鬼火乱冒,看见谁在传什么感恩贴文我就想一脚送他去远方。

一个人什么都可以炫,什么都可以秀,但唯独有一个东西千万别炫别秀别摆拍,那就是你的心品。一个人的道德品质只服从敏于行而讷于言,品质好不好也是只服从任由他人去评说,万万不可自己给自己当道德吹鼓手。只要看见有人自吹自擂自己多么道德时,尽管静悄悄地远离他,因为缺什么秀什么,这是铁律。所以,只要有人在磨叽感恩,毋庸置疑,他一定是一个斤斤计较、睚眦必报的猥琐小人,千万别去沾惹,不然会莫名其妙就背上恩将仇报和忘恩负义的负罪枷锁。

如果这个国家真的懂什么叫感恩,杨改兰一家六口就不会死。谁愿意帮助一家穷人呢,穷人可没有偿还恩情的能力,所以,这一家就死在了高唱感恩的国度里。这就是中国式感恩的必然悲剧。

(文摘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