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纣王酒池肉林被现代化?或引发民变(图)

2017-4-1 06:39 作者: 郑文新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私人会所一景(网络图片)
北京私人会所一景(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4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郑文新综合报导)中国大陆早期私人会所的雏形可追溯至厦门远华案嫌疑人赖昌星的“红楼”,红楼被打造成了一个隐蔽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场所。传统的腐败行为更多表现为一种物质上的交易,而私人会所腐败方式更为多元化,除了传统腐败的物质贿赂外,还有即时即地的消费体验与精神享乐,如色情贿赂。有评论指,私人会所已是商纣王的酒池肉林的现代化版本,其恶化的社会不公已成为引发民变的一根导火线。

3月31日,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表文章称,私人会所比较隐蔽,中共官员在这些隐蔽场所参加聚会极易滋生各类腐败问题,比如公款吃喝、权钱交易等。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既不是一个简单的出入场所问题,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吃喝问题。在查办相关中共官员案件过程中,发现许多官员经常在会所性质的私密场所搞吃喝聚会,滋生出许多腐败问题。

私人会所已发展成滋生腐败的温床

2013年11月25日,《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称在90年代,赖昌星的红楼已经具备了现代会所私密性的宴请、娱乐等高档接待功能。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中共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等很多高官都去过。赖昌星将红楼打造成了一个隐蔽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场所,当时并不被外界知晓,直到案发后才臭名昭著。

一些高级的会所外部大都戒备森严,内部装饰华贵考究,高端消费不同寻常,可以说,中共官员在这些私密性较好的会所里做任何事情,都不易被外界所知悉。因此,很多不愿公开的商务宴请、政务会晤都愿意都被安排在顶级会所里,这中间当然也包括一些中共官员的腐败行为。

9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出现了以京城俱乐部为代表的顶级私人会所,并在近年来迅速发展壮大,吸引着私企老板、中共政府官员以及各界社会名流慕名而来,找寻自己的那份利益所在。然而如今的会所,却在人们的贪欲中逐渐演变成了藏污纳垢之所。特定的现代土壤滋生了这样一种特殊文化,各类会所就是在一些中国人盲目追求奢华、显示身份、畸形消费的不良浪潮中,走向了滋生腐败的温床。

以“高端路线”傲视群雄的“四大会所”——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美洲俱乐部、中国会—则是中国顶级的官商名流聚集地。落在寸土寸金的长安街上的“长安俱乐部”号称“政要天堂”,与天安门广场咫尺之遥:踏进大门就是金碧辉煌的仿金銮殿,让各界名流趋之若鹜。“长安俱乐部”会员以政府官员为多,包括不少知名中共央企和外资企业的高管。李嘉诚、霍英东、杨元庆等都是座上贵宾。

在“长安俱乐部”可吃到精致的粤菜和各地特色菜,贵宾包间名字很特别:一品、双喜、三元直到九如、十全;俱乐部有几款独创菜单,据说是根据全球最好的食谱及最好原料搭配制作,价格由8,888元到48,888元人民币。而入会资格须要经过严格审核。有钱并非入会的唯一条件,尤其一些顶级私人会所,入会条件很多,有的入会标准是资产超过千万元的企业老板,有的要求必须是名人,否则有钱也不一定进得去。

除了长安俱乐部、北京香港马会、中国会、京城俱乐部以及美洲俱乐部等公开经营的会所,在京城的某些角落,还蜗居着各类企业家的私人会所。

在中国大陆。现在,亏损式经营、违法腐败、甚至整个社会观念负面甚至又给私人会所事业蒙上一抹浓重的灰色。一些被查处过的会所,大多有“偷税漏税”之嫌,官商勾结等甚至从事其他的非法活动等亦不可避免。

私人会所不是工作场所,一些中共官员走进会所后接受一些色情服务,“交易”的过程往往隐藏娱乐项目当中。

近年来,一些中共官员在受贿表面形式上已提高警觉,直接收受钱财或银行转账等传统的职务犯罪形式开始被摒弃,变相在一些高档会所进行隐蔽性消费。如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部的某著名高尔夫俱乐部,海淀区检察院曾经查办了中共某矿业公司经理收受了一张该俱乐部价格45万元的高尔夫球会员卡受贿案。要成为该俱乐部的会员,首先要交60万元办理一张高尔夫球会员卡,

也有一些行贿人,投其官员所好,不直接向官员赠送会所会员卡,而是将自己办理的会员卡借给官员使用,或者共同享用,或者利用会员的身份在会所宴请官员,甚至进行赌博、嫖娼等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违法行为。

另一种会所腐败常见的表现形式,则是在公款办理会所会员卡的过程中变相贪污,即在会所中大肆挥霍公款甚至私设个人小金库。2010年,北京市某会所向在该处开会、度假的中共单位返还费用,从2003年至2010年,该会所已经向上百家中共单位返还“现金折扣”,有的中共单位虽未在该会所返现,但却以会议费的名义在该宾馆存入高额款项,并开立消费账户,供中共官员或单位招待客人时使用,金额高达几百万元。

商纣王酒池肉林现代化 或引发民变

私人会所另一大垢病就是恶化社会不公。有中国学者认为,城市奢华私人会所林立,不但成为当地官场腐败的新景象,而且也对社会不公、贫富悬殊起到恶化作用。

在政商名流和演艺明星汇聚最为密集4000家俬人会所主要为全国的政要官员、巨贾、名流明星提供秘密而安全的交结场所。即使在“低端路线”的私人会所吃一次便饭,也是按人头收费,一位2000元人民币,不含酒水,另加20%服务费。这些私人会所一律会员制,入会费少则30万到50万元人民币,多则500万元,年度消费最低金额限制为30万元。的北京,新涌现的4000家俬人会所,正不断撰写着这个城市中最为奢华腐败的传奇。

许多网民认为,在今天中国法制名存实亡之下,这4000家私人会所只会藏污纳垢,孕育无数腐败,成为腐败基地。网民说,以“高端路线”傲视群雄的“四大会所”,不过是集腐败专制之大成,让商纣王的酒池肉林现代化了。有分析指出,北京的4000家私人会所已成为引发民变的一根导火线。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