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夫:生日随笔与十万年的三相电插头(图)

2017-08-26 08:37 作者: 唐夫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块“石龄”十万年的石头上的“三相插头”(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17年8月26日讯】刚才到QQ空间,见不少网友送来“腐败礼品”令我感动不已。想写两句聊表寸心。

最早,外婆告诉我的出生那天是农历七月二十一日,每年里的这个时辰我可以获得一枚鸡蛋的恩赐,外婆总是在无第三者的时候给与,让我悄悄的吃掉,那时候鸡蛋很宝贵稀罕,香得不行。也许外婆也给了弟弟妹妹同样的待遇,大家都心照不宣,对生日好像都没有记住似的。老人认为生日吃鸡蛋,孩子一滚又一年,为此就长大了。盼孩子长得快,是老人的心愿。对721这三个数字我很小就不陌生。后来成人,每到了这天我又感慨万千,一个“快”字梗阻心间。

犹记得小时最痛苦日子是毛魔要全国人民饥饿三年。现还活着的邵正祥“老革命家”据他所获得的可靠资料透露,真实的死亡人数为9600万。政府文里才羞羞答答显示了三千万人。就我所知,仅中国最大的省份四川农民死就一半多。最难熬在我九岁那年,全国各地进行户口审查校对,以便恒定粮食数量,而我的生日被派出所的户籍(可能喝酒之后)写为“风马牛不相及”的二月二十六日。由此,我能提前早半年增加为学生口粮,估计多了三五斤大米,喜不自胜的父亲说这样最好。为此我的户口生日,后来的护照年龄,以及我退休时间都早了半年,我也像有父亲的感受。其实,外婆说的日子被我后来查阅中国农历历书六十年一个轮回叫甲子,1951年的这天因为新历的八月二十三日。

说到这天,曾经是希特勒和苏联宣起二战的前奏,瓜分了波罗的海四国,幸好芬兰人民不屈不挠,击退了苏联的进攻,不然五十年后我不会定居这里了。对同胞印象最深刻的恐怕是1958年,毛魔用倾盆大雨似的炮火倾泻到金门,那是曾经的一国两治出轨,结果倒吃了大亏,只有收手,到今天也只能提虚劲罢了。

唉!这都是过去的发生在我的生日之事,又与我何关呢?此时此刻,我不惮这样痴痴的遐想,如果我还剩一半时间,那是创造奇迹,这样说当然是在开玩笑。不过,我今年遇到很开心的事,还暂不好说。偷偷的乐,也许因此能凑足100年,还有三十四个年头,用来完成目标。

我想活那么久,因为我还有很多知识需要学习,很多阅历需要尝试,很多路径需要涉足,很多奉献和力所能及的回馈社会我还没有尽到九牛一毛。像我这样的年龄,拿破仑都把欧洲拿下来了,牛顿的苹果也差不多砸得地球跳出核弹了,爱迪生上千项的发明都弄出来了。而我,仅仅有健壮的四肢和能吃能睡的感觉,的确很羞愧。当然,能读到我的这些文字的朋友,或多或少与我是“一丘之貉”了,更有共鸣吧。

其实,每年的今天都是我的警钟,我总是抱怨时光走得快。最先是舅舅走了多年,外公外婆走了,父母走了,亲朋中有同龄人也走了。时光如刀,割裂那些流逝的情怀,留下不过是一些名词。就连这样的名词,也在内心深处渐渐消磨至无影无踪。前几天游网见到一则消息说有位工程师发现了十万年前的三项插头。

知道那是经历了多少次文明的生命遗迹,其中发生过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人物,到而今都烟消云散,唯一的蛛丝马迹还在花岗岩石中的插头,令人不敢去浮想联翩。试问,十万年之后,如果这颗星球还在,那是什么样的景象呢?

而我们,当然是无影无踪了。别说我们,就是拿破仑和爱迪生,也大概不会被提起了吧?因为时间空间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们还比不上里面的灰尘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