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夫:生日隨筆與十萬年的三相電插頭(圖)

2017-08-26 08:37 作者: 唐夫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塊「石齡」十萬年的石頭上的「三相插頭」(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17年8月26日訊】剛才到QQ空間,見不少網友送來「腐敗禮品」令我感動不已。想寫兩句聊表寸心。

最早,外婆告訴我的出生那天是農曆七月二十一日,每年裡的這個時辰我可以獲得一枚雞蛋的恩賜,外婆總是在無第三者的時候給與,讓我悄悄的吃掉,那時候雞蛋很寳貴稀罕,香得不行。也許外婆也給了弟弟妹妹同樣的待遇,大家都心照不宣,對生日好像都沒有記住似的。老人認為生日吃雞蛋,孩子一滾又一年,為此就長大了。盼孩子長得快,是老人的心願。對721這三個數字我很小就不陌生。後來成人,每到了這天我又感慨萬千,一個「快」字梗阻心間。

猶記得小時最痛苦日子是毛魔要全國人民飢餓三年。現還活著的邵正祥「老革命家」據他所獲得的可靠資料透露,真實的死亡人數為9600萬。政府文裡才羞羞答答顯示了三千萬人。就我所知,僅中國最大的省份四川農民死就一半多。最難熬在我九歲那年,全國各地進行戶口審查校對,以便恆定糧食數量,而我的生日被派出所的戶籍(可能喝酒之後)寫為「風馬牛不相及」的二月二十六日。由此,我能提前早半年增加為學生口糧,估計多了三五斤大米,喜不自勝的父親說這樣最好。為此我的戶口生日,後來的護照年齡,以及我退休時間都早了半年,我也像有父親的感受。其實,外婆說的日子被我後來查閱中國農曆曆書六十年一個輪迴叫甲子,1951年的這天因為新歷的八月二十三日。

說到這天,曾經是希特勒和蘇聯宣起二戰的前奏,瓜分了波羅的海四國,幸好芬蘭人民不屈不撓,擊退了蘇聯的進攻,不然五十年後我不會定居這裡了。對同胞印象最深刻的恐怕是1958年,毛魔用傾盆大雨似的炮火傾瀉到金門,那是曾經的一國兩治出軌,結果倒吃了大虧,只有收手,到今天也只能提虛勁罷了。

唉!這都是過去的發生在我的生日之事,又與我何關呢?此時此刻,我不憚這樣痴痴的遐想,如果我還剩一半時間,那是創造奇蹟,這樣說當然是在開玩笑。不過,我今年遇到很開心的事,還暫不好說。偷偷的樂,也許因此能湊足100年,還有三十四個年頭,用來完成目標。

我想活那麼久,因為我還有很多知識需要學習,很多閱歷需要嘗試,很多路徑需要涉足,很多奉獻和力所能及的回饋社會我還沒有盡到九牛一毛。像我這樣的年齡,拿破崙都把歐洲拿下來了,牛頓的蘋果也差不多砸得地球跳出核彈了,愛迪生上千項的發明都弄出來了。而我,僅僅有健壯的四肢和能吃能睡的感覺,的確很羞愧。當然,能讀到我的這些文字的朋友,或多或少與我是「一丘之貉」了,更有共鳴吧。

其實,每年的今天都是我的警鐘,我總是抱怨時光走得快。最先是舅舅走了多年,外公外婆走了,父母走了,親朋中有同齡人也走了。時光如刀,割裂那些流逝的情懷,留下不過是一些名詞。就連這樣的名詞,也在內心深處漸漸消磨至無影無蹤。前幾天游網見到一則消息說有位工程師發現了十萬年前的三項插頭。

知道那是經歷了多少次文明的生命遺蹟,其中發生過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人物,到而今都煙消雲散,唯一的蛛絲馬跡還在花崗岩石中的插頭,令人不敢去浮想聯翩。試問,十萬年之後,如果這顆星球還在,那是什麼樣的景象呢?

而我們,當然是無影無蹤了。別說我們,就是拿破崙和愛迪生,也大概不會被提起了吧?因為時間空間是個虛無縹緲的東西,我們還比不上裡面的灰塵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