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顾圣婴(组图)

钢琴诗人乐坛星 悲怨含屈饮恨亡

2017-9-11 03:16 作者: 美慧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顾圣婴,首位在国际音乐比赛中获得金奖的中国人,被誉为“中国钢琴六圣手”。
顾圣婴,首位在国际音乐比赛中获得金奖的中国人,被誉为“中国钢琴六圣手”。

顾圣婴,首位在国际音乐比赛中获得金奖的中国人。上世纪5、60年代,傅聪、刘诗昆、顾圣婴、李名强、殷承宗、鲍慧荞被誉为“中国钢琴六圣手”,均是蜚声海外的知名人物,顾圣婴更是个中翘楚。

自5岁起,顾圣婴就展现出非凡的音乐天赋,1958年,她在第14届国际音乐比赛中荣获女子钢琴最高奖。而就在人生正要起飞的2、30岁时,她却惨遭迫害,饮恨身亡……

五十年代里的耀眼新星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获奖无数的顾圣婴是个音乐界的传奇,她的琴音细腻真挚,风格独特,且充满诗意,因此被誉为“演奏萧邦的钢琴诗人”。

1953年,顾圣婴开始在乐坛崭露头角,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出莫札特D小调钢琴协奏曲,获得极高的赞赏,她的音乐之路也从此顺利的展开。第二年,年仅17岁的顾圣婴被录取为上海交响乐团的独奏演员,她与乐团合作演奏的萧邦《f小调钢琴协奏曲》备受称誉。

1957及1958年,顾圣婴分别获得了第六届莫斯科国际青年联欢节钢琴比赛金奖及日内瓦第14届国际钢琴比赛的最高奖,名扬世界。从此,顾圣婴成了音乐界里极为耀眼的一颗新星。

书香之家 塑造独特的传奇

顾圣婴出生于书香门第,有着深厚的文学素养。
顾圣婴出生于书香门第,有着深厚的文学素养。

顾圣婴出生于书香门第,她的父亲顾高地,是位博学儒雅之士,曾经是国军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的秘书;抗战时担任国民党军委会国际问题研究所京沪区少将主任。母亲秦慎仪是上海大同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的高材生。在家庭环境的耳濡目染之下,她自幼就喜欢音乐,爱好书法、绘画和阅读,有着深厚的文学素养。

顾圣婴具有与众不同的音乐天赋,因此,父母决定让她接受全面正统的音乐教育和纯粹性的钢琴训练,她3岁开始学钢琴,5岁就上了设有钢琴科的上海中西小学,这些启蒙教育提供了广阔的空间,让顾圣婴的音乐生涯有了很好的开始。

家住愚园路的顾家与著名翻译家傅雷关系匪浅,傅雷还曾为顾圣婴编写百余篇适合儿童教育的文章,让她学习中国传统的文化,这些意境高远的经典文学,虽然不同于当时的显学,却让顾圣婴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中华文化的薰陶。

获得国际权威评论家的赏识

顾圣婴除了天资聪慧、优雅谦逊外,更是个勤奋好学的好学生,每天弹奏10多个小时钢琴似乎是家常便饭的事。

一位曾经在莫斯科和顾圣婴同班的同学周广仁曾经如此描述她:

“1962年,我们一起参加了中国青年音乐家演出团赴香港和澳门演出,天天生活在一起,我常被她的勤奋所感动。每天她练完琴,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湿透了。”

“她练琴一丝不苟,在艺术上精益求精,技术要求准确无误,音乐表现上感情投入,既有抒情诗意,又有豪迈的激情。她有一种分秒必争的精神,有非凡的记忆力,她能做到看谱背谱,不一定要通过弹奏来背一首乐曲。所以她利用一切时间来学习,我们在火车上旅行的时候,她总在看乐谱‘练琴’。”(周广仁〈难忘钢琴诗人顾圣婴〉)

已故指挥家李德伦曾忆述与顾圣婴的相识:

“1957年,顾圣婴去莫斯科参赛,我当时在莫斯科留学,每天都从学校往中国代表团的驻地跑,我发现,顾圣婴原来是个拼命三郎,她练琴一般从早晨开始,一直练到下午,中午不吃饭……我对她说,小顾你这样不行呀,不吃饭怎么行,但她不听我的,依然没日没夜地练琴。我没有办法,只好拉她出去吃饭,或者买好饭给她吃。但饭常常是搁在那里凉了……”(朱振威〈中国钢琴界的流星——顾圣婴〉)

顾圣婴的认真勤奋是大家公认的。她一直默默的在自己热爱的钢琴世界里努力的倾注生命的热情,当然也正因为如此,她获得了国际上的许多资深、权威评论家的赞赏。

悲怨含屈饮恨亡

以顾圣婴的音乐天赋和勤奋,本来有望成为世界一流的钢琴演奏家,但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文革风暴改变了她的人生。

文革初期,上海音乐界成为遭受迫害的重灾区,顾圣婴所在的上海交响乐团就有多位优秀人才被迫害致死,但谁也没料到,为国家争取了无数荣誉的顾圣婴也成了被批斗的对象。

1967年,在上海交响乐团的排练厅中,造反派把顾圣婴揪到排练大厅的舞台上,当着乐团全体工作人员的面,一个壮汉扑了上来,狠狠的抽了她一记耳光,揪住她的头发,要她跪下向毛泽东谢罪,宣布她已被定性为“白专典型、里通外国的叛徒、修正主义分子、历史反革命的子女……”并告诉她明天批斗会的主角就是她,要她交代自己的罪行。就在这个曾经让她展露头角、神采飞扬的地方,羞辱如漫天的雪花般向她撒来。

被批斗后,顾圣婴的领导、同事和亲友也都受到牵连,有的被捕,有的自杀,有些就算侥幸逃过一劫,却再也不敢与她笑脸相视。

批斗完,天色已黑,受尽屈辱的顾圣婴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路边贴满了大字报,一个个“火烧”、“炮打”的字迹触目惊心地映入她的眼帘,风吹着大字报破损的边缘,发出低切而又悲凉的声音,回到家,吃完饭后,她瘫倒在沙发上,向妈妈和弟弟哭诉当天的经过。妈妈和弟弟听完,三人抱成一团,泣不成声。

顾圣婴和她的妈妈及弟弟顾握奇开煤气自杀,父亲顾高地早前被诬为“历史反革命”入狱。
顾圣婴和她的妈妈及弟弟顾握奇开煤气自杀,父亲顾高地早前被诬为“历史反革命”入狱。(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1967年2月1日凌晨,一辆疾驶而来的救护车在愚园路旁的一条小巷弄前停了下来,担架上抬着两女一男,因开煤气自杀,已经没有了气息,这三个人正是顾圣婴和她的妈妈及弟弟顾握奇。医生匆匆写好死亡鉴定后,尸体立刻就被推进太平间火化,遗体火化后因无人敢认领,因此,骨灰并未留下。

一家三口就这样走了,留下的却是还在监狱中的父亲顾高地。顾高地在顾圣婴10多岁时就被诬为“历史反革命”而入狱;到了顾高地1975年出狱时,顾圣婴和妈妈、弟弟早已离开人世8年了。后来顾高地虽然得到了毫无意义的“平反”,却在极端思念家人、女儿的情形下,孤独的过完一生。

至于,顾圣婴遭批斗的那天晚上,一家三口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留下一团未解之谜。当时人生正要起飞的“天生的萧邦作品演奏家——钢琴诗人”顾圣婴,那一年,还未满30岁,她那倾尽生命的热情所弹奏出来的音符只能留给后人无尽的想像和思念了!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