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警滥用暴力 市民入禀只为一句道歉(视频)

2017-09-25 14:26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9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2014年雨伞运动中有多名市民表示遭到警方滥捕及殴打,但3年来鲜少有人状告政府,原因为一旦败诉,可能无力承担至少6位数的讼费赔偿。然而当中一位无惧破产也要讨回公道的梁伟文先生,虽然曾获警方赔偿18.9万元,但今年3月再度入禀高等法院,为的是警方能够向自己及所有受害者道歉。

《苹果日报》报导,雨伞运动期间路过旺角的油漆工人梁伟文(视频中绿衣者),无故被警方强行制伏插眼,导致梁手腕骨折、双眼微丝血管破裂。梁当时认为法庭定会只相信警察,已经问过律师如果自己认罪会如何判刑,然而其后有市民指拍摄到当时片段,亦有目击者主动到警署录口供,最终还他清白。警察决定撤控,并在庭外和解,梁获警方赔偿18.9万元,亦是唯一一位获警方公开赔偿的个案。

不过梁伟文认为,在雨伞运动中还有很多名遭警方滥暴、无故拘捕的受害者未有讨回公道,其原因不外乎一旦在法庭上败诉,即使有义务律师不收分文律师费,也须赔偿警方的律师费,那“至少要6位数字的金额”。

去年8月梁就警方“恶意检控”到警察投诉科录口供,到今年6月收到回复指投诉已经调查完毕,此后再无消息,于是决定于今年3月入禀高等法院,控告警方滥用职权。梁回忆指,当时身边好多人跟他说,你已经拿到赔偿了,别人的事你就不要再管了。但梁认为,自己虽然获赔偿,但索偿期间受尽警方冷言冷语,亦从未向他道歉。他曾对有关人员说:“那我不要那18.9万赔偿了,你现在躺在地上,试试被人插眼的痛苦”。

梁指出,自己是有证据才获撤控及赔偿,但雨伞运动中还有“多少冤案,自己也无法想像”。他指出,警方一直声称如果做错了就会承认,但直到目前警方仍然未有公开道歉,自己选择入禀,是为了给所有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他呼吁所有有证据的受害者站出来,让警方知道不能再肆无忌惮地滥用暴力,也是为了避免再有人受害。

梁的个案背后,还有一众人权律师的努力,陈惠源律师是其中之一。他接受访问时表示自己接触的在雨伞运动中被警方滥暴拘捕的个案达“双位数”。虽然自己不收一分律师费,但看到近来社会政治打压歪风凌厉,很多人都决定放弃追讨公道,因为害怕败诉而最终需要赔偿政府钜额讼费。陈表示,当中有人认为自己“比起梁伟文,已经算打得较轻”,但陈认为“我们不可以这样把道德标准拉低,不能把这些情况认为是社会的常态,一旦这个标准失守,那社会就会更加是非不分,默许这些滥权行为发生”。

过去不少媒体亦有拍下雨伞运动中警方滥用暴力,殴打无辜过路市民的镜头。比如《852邮报》报导,下班路过旺角的黄小姐因为说了一句“不要打人啊”,而被警方当成参与人士,用力拉扯她,导致她头部撞向电灯柱;《SocREC》拍摄到有一名年轻男子路过马路时被警方突然按下,用警棍疯狂殴打他,致面部出现伤痕;有购物路过的妇人突被警方推撞受惊晕倒;也有“杀红了眼”的警员抽出警棍挥打路边广告牌至金属支架断裂变形……在雨伞运动中被媒体拍下的警方滥暴情况多不胜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