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室缢亡,岂能心安理得(图)

2017-12-4 01:33 作者: 帝国良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幼儿园

【看中国2017年12月4日讯】今年9月25日,江西省赣州市赣县区留田村一5岁幼儿上课期间在教室身亡。留田村小学有1名教师、5名学生。据老师描述,孩子是“玩吊颈游戏吊死了自己”。赣县区警方出具的尸检报告显示,未见捂压口鼻部和勒掐颈部所致损伤的痕迹,亦未见抵抗性损伤的痕迹,符合生前缢死。赣县区警方表示,对于5岁的龙龙是自杀还是他杀,目前正在调查当中。(北京时间12月2日)

5岁幼儿在幼儿园“玩”吊颈游戏死亡,警方竟然调查了两个月还“目前正在调查中”,也真是奇葩了,更奇葩的是,如此严重的致幼儿死亡刑事案件,竟然只是幼儿园老师一句孩子是“玩吊颈游戏吊死了自己”来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似乎让人感觉过于冷血,这已经难以用“冷漠”来形容了。

警方出具的尸检报告“符合生前缢死”,难道真的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认为这只是一起简单的自杀事件吗?警方真的觉得可以结案或者认为这只是简单的自杀事件吗?很奇怪的逻辑,5岁幼儿会自杀?主观上当然不可能,当然也不至于是老师故意所为,我相信这一定是一起儿童玩游戏而意外死亡事故,问题是为什么在有老师管教的幼儿园里,竟然存在一种被叫作“吊颈游戏”的游戏,而且竟然任由这些未成年幼儿在眼皮底下玩这种既变态又危险的游戏?

幼儿园以及老师真的心安理得的觉得自己没有责任、而只是“玩吊颈游戏吊死了自己”?其实仅凭这一句话,该幼儿园以及老师就已经难逃责任了。为什么?道理太简单,你幼儿园是收费来替家长管理幼儿的,有责任确保幼儿在平安健康的环境中成长,更不用说生命安全了。纵观全世界也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在幼儿之间有这么一个被称作“吊颈游戏”的游戏,这间幼儿园也真是奇葩到登峰造极了;而且在已经造成5岁幼儿死亡的重大后果时,一句“玩吊颈游戏吊死了自己”可以做为推托罪责的理由,这似乎才更让人无比震惊和错愕。

在一个缺乏基本法律意识的内地农村,自己孩子花钱送到幼儿园,却因为“玩吊颈游戏”死亡,家长却不知道依法维权,警方居然还煞有介事的调查了两个月没有结论,这实在让人心寒。

报导说,“我不相信一个5岁的孩子,能用一条60厘米长的毛巾,把自己绑起来,然后挂到窗户上去,把结打死,把自己挂(吊)死。”龙龙的母亲掩面哭泣。这种事要是发生在城市里,幼儿园老师恐怕早就刑拘了,可惜在这个江西省赣州市赣县区留田村,孩子的母亲却只能“掩面哭泣”。

我就想问一下,这家幼儿园的老师自己是不是也“玩吊颈游戏”?老师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玩吊颈游戏”?仅就这一事实,警方就应该扪心自问了,在这起事件中,什么叫做一个5岁幼儿“符合生前缢死”?虽然不是他杀,但责任是昭然若揭的,那就是幼儿园以及老师严重失职,或者说间接杀人,哪有幼儿园无视儿童生命安全去“玩吊颈游戏”的。照讲幼儿园最基本的职责就是杜绝任何有可能危及幼儿安全的隐患,确保幼儿在健康安全的环境中被监护。至于幼儿母亲介绍“老师说我儿子很调皮,很会顶嘴,所以他经常打我儿子,经常用手拍他的头。”,这已经不重要了,我并不相信老师会吊死一个5岁幼儿,真正的责任在于失职渎职,在于玩忽职守。

耐人寻味的是当地教育部门仍然心安理得的规避责任,赣县区教育局谭局长对北京时间记者解释:“因为龙龙太调皮,老师从9月18日开始,将龙龙和另一名学前班幼儿安排到隔壁的教室。长洛乡中心小学认为这样分班不妥,老师无法同时照看两个教室。由于留田小学地处偏远,一时难以请到非编教师,直到龙龙死亡事发,学校一直在寻找聘请老师。”,言下之意这起致幼儿死亡的事件,并不存在直接的责任,心安理得到如此冷漠,情何以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